|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魔天記 >第四十一章神秘空間

第四十一章神秘空間 (1/2)

小說名稱《魔天記》 作者:忘語  更新時間:2013-11-21 17:39  字數:3741

而之所以會出現此種事情,罪魁禍首赫然是他靈海中心處不知何時多出的一個米粒大小東西,圓圓的,有些透明仿,佛一個小氣泡一般,絲毫的不起眼。

柳鳴可以發誓,其靈海中以前絕沒有這東西的。

但也就是這個東西,剛剛在他靈海中瘋狂轉動不已,並將他新凝練而出法力全都吞噬一空後,才重新恢復了平靜下來。

「難道這東西就是先前鑽入其體內的那股涼氣,否則就絕無法解釋此種情形了。」

柳鳴將心中的一絲驚慌強行壓下,心念飛快轉動一遍,總算找出了一個還算合理的解釋。

不過這東西看起來,和典籍中記載的邪氣殘魂等東西模樣完全不相符的,否則他就更要有幾分驚惶了。

柳鳴甚至連額頭上汗珠都未來及擦,就急忙將心神再次一沉的的進入體內丹田中,仔細觀察靈海中的小氣泡來。

這氣泡看起來晶瑩圓潤,裡面也清澈異常,但怎麼看也不像剛剛吞噬如此多法力樣子。

足足一盞茶的工夫後,柳鳴仍未從上面查看出什麼有用東西來。

而此物也在他靈海中靜靜不動一下,彷彿真是死物一般。

柳鳴不禁遲疑了起來,但心念再一轉後,又一咬牙,當即控制精神之力的往氣泡表面輕輕一碰,想看看能否進入其中查看一下。

「砰」一聲。

氣泡在他精神之力方一接觸到的瞬間,竟一下如同鏡子般的碎裂而開。

柳鳴心中一驚,尚未來及有何反應的時候,只覺兩耳「嗡」的一聲雷鳴般巨響,頭顱一沉,兩眼一黑後,整個人就身處一片陌生的灰濛濛空間中。

「這裡是……」

柳鳴見此自然大驚失色,雙目四下狂掃一遍,只見四周赫然全是灰濛濛霧壁,整個能看到的空間,也就是直徑十四五丈大小的樣子。

他再抬首低首一下,天空和地面也是灰濛濛的霧氣,但只有五六丈高的模樣。

柳鳴只覺心中砰砰一陣急跳,好一會兒後才算讓自己鎮定下來,開始思量自己出現在此的整個過程。

毫無疑問,自己會到此地來,完全是因為自己觸動了靈海中的那個氣泡般東西緣故。

但那氣泡底是什麼存在,怎會在一破裂後,立刻絲毫徵兆沒有的將自己送到了這個詭異空間內,這就讓人實在難以理解了。

而看這個空間死氣沉沉樣子,怎麼看也不像是有其他生靈存在,反更像一個囚禁犯人的牢房般存在。

柳鳴在原地臉色陰晴不變的思量了好一會兒後,仍然沒有得出什麼太靠譜結論,甚至後來大聲叫喚了幾聲後,也並其他任何異常出現。

他心中一橫後,一俯身,小心翼翼伸出一隻手掌,往足下所踩霧氣徐徐一摸而去。

整隻手掌只沒入霧氣寸許來深,就被一層堅實仿若實地的無形屏障硬生生擋住了。

柳鳴目光一閃,站起身來後,口中念念有詞幾句後,深深一吸氣,再衝下方一張口。

「呼」的一聲,

一股狂風當即從他口中一卷而出,狠狠撞到了下方霧氣牆上。

不可思議的一幕出現了!

看似猛烈勁風一接觸霧氣的瞬間,竟無聲無息的沒入其中,再無任何蹤影了。

柳鳴臉色微微一變,單手一掐訣,口中咒語聲也隨之一變。

「噗噗」兩聲後,兩道看似鋒利的青色風刃,從其兩手中接連激射而出,但是一斬到下方霧氣中後,同樣詭異一閃的就此無任何反應了。

柳鳴臉色有些發青了,但還不甘心的又換用了火彈術等其他幾種學到的法術攻擊下方。

但是結果全都一般無二。

這看似普通的灰色霧氣,竟然可以直接吸納吞噬所有的法術攻擊。

柳鳴總算停下了攻擊,但在原地沉默了片刻後,又單手一掐訣,足下也有一團灰雲凝聚而出,並一托而起的朝上面徐徐一飛而去,但一離地數丈左右後,又嘎然一止的停了下來

他伸出兩手的沒入霧氣中,開始一點點檢查空中霧壁起來。

半晌之後,他長吐一口氣的從空中一落而下,顯然一無所獲。

隨後,柳鳴卻不再遲疑的大步向一側走去,一條手臂一抖,將手腕上的虎咬環一下亮了出來,並五指一分的就此抵在了霧壁上。

「虎嘯」

柳鳴體表絲絲黑氣一現之後,口中驀然一聲大喝出口

手腕上銅環當即爆發出一團黃色光暈,一個模糊虎頭一現而出,一股白茫茫音波當即沖霧壁一衝而去。

「噗」的一聲。

白色音波除了讓霧氣表面微微晃動幾下後,就再次消失的無影無蹤。

柳鳴一見自己最強攻擊手段也無效後,臉色真的難看異常起來。

現在這個樣子,他豈不真被活生生困在此地了、

更糟糕的是,他身上辟穀丹也並不太多的,原本半個月後就該再去領取新份額的。

至於喝水問題,反倒很好解決的,隨手一個凝水術也就可以聚集出一團出來。

接下來的三天時間內,柳鳴自然不會甘心真這樣的束手待斃,幾乎檢查過了整個空間每一寸地方,更用用盡了自己所知道的各種手段,但仍然拿四周霧壁毫無辦法。

這一下,他也只能無可奈何的承認自己束手無策了,臉色陰沉在空間中心處盤膝而坐的等待起來。

不過在這般狹窄空間內一個人待著,即使知道是在慢慢等死,也絕對是一種考驗人心神的事情。

柳鳴只這般坐了半天,也就只能苦笑一聲的開始掐訣修鍊起來。

但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