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魔天記 >第三十九章回春堂

第三十九章回春堂 (1/2)

小說名稱《魔天記》 作者:忘語  更新時間:2013-11-20 13:22  字數:3583

「沒什麼,我只是恰逢遇到一名前輩追殺一頭妖獸,無意中被裹到了遠處。現在妖獸已經被斬殺,那位前輩已經離去,我才馬上趕了回來。」柳鳴倒也沒有全隱瞞的意思,說了一個大概。

「追殺妖獸!這就難怪了。我說怎麼還看到一團綠呼呼怪東西的。不過這位前輩能弄出這般大聲勢來,應該不是普通的靈師吧。白師弟,她可曾經告訴你姓名!」牧仙雲回首看了一眼倒塌的石陀山,臉上不禁現出一絲心悸的說道。

「嗯,這位前輩好像叫『葉天眉」,似乎也非本宗之人,世界可曾經聽說過此名字?」柳鳴心中一動後,直接的問道。

「葉天眉,這個名字還真未曾聽說過的。烏師姐,你曾經在宗外走動過一段時間,可知道哪一宗有這般一個出名的前輩?」牧仙雲搖搖頭後,轉首向烏師姐問了一句。

「我也從未聽說過這個名字。不過也不奇怪,大玄國不知有多少不知名的前輩高人,我等不認得也是正常的事情。這一次遭此驚變,我等幾人都安然無事也算是大幸的事情了。」烏師姐想了一想後,如此的回道。

「這倒也是。」牧仙雲嘆息了一聲。

她們幾人倒也沒有仔細追問柳鳴事情經過,顯然也不認為這等前輩高人會和一名區區靈徒有什麼太多接觸。

「對了,我離開之後,杜師兄牧師姐可湊夠到足夠的血絲果了。」柳鳴又想起一事的問道。

「石陀山倒塌後,血絲果大都深埋其中,我和牧師姐費勁了心思,才總共湊到八十餘枚血絲果。白師弟,你先前應該也已經採摘到了一些吧。」杜海緩緩說道。

「我這也有二十多枚用來交任務是足夠了。」柳鳴笑著回道。

「太好了,如此一來的話,總算沒有沒有白跑這一趟。我們現在就回宗門交下任務吧。」牧仙雲嫣然一笑。

其他人聞言,也是精神一振。

於是五人再商量了幾句後,當即紛紛催動灰雲的向蠻鬼宗方向飛去了。

數個時辰後,當柳鳴和牧仙雲等人告辭,離開執事堂的時候,身上赫然多出了五點貢獻點和二十塊靈石。

靈石作用不說,這五點貢獻卻足以讓他去慧天堂聽取一堂靈師授課,或者進入「魂潭」一個時辰之久了。

不過柳鳴現在卻不急著做這些事情,而是匆匆騰雲往另外一處地方飛去。

一盞茶工夫後,他就在一片紫紅色樹林中落下,前方赫然有一座不大的白木閣樓,通體都是用木材修建而成,不見任何一塊石料。

在閣樓大門上方赫然懸掛著一塊寫著「回春閣」的青色牌匾

閣樓大門緊閉,但是在大門附近處有一座一人高木架,下面懸掛著一隻淡銀色小鍾,並有一隻同樣顏色小錘放在一旁。

柳鳴大步走了過去,略一猶豫後,就一把從木架桑抓起銀色小錘,沖著小鍾輕敲了一下。

「當」的一聲清鳴響起。

原本緊閉的閣樓大門,頓時緩緩一打而開。

柳鳴深吸一口氣後,大步走了進去,但方一進入一層大廳,目光一掃後,人不禁呆了一呆。

只見偌大的大廳中,除了一張紅色木桌以及後面坐在一把竹椅上的青衣少女外,赫然再無第二人。

而少女此刻正低首看著手中一本薄薄書卷,頭也不抬的淡淡說道:

「想要治病療傷,去二層,想要拔毒驅邪,去三層。」

「多謝師姐指點。」柳鳴聞言點下頭,轉身向一側的空蕩蕩的樓梯口走去,但走到一半的時候,忽然想起了什麼,轉首凝神的問了一句。

「請問,可是珈藍師姐嗎?」

一聽此問,青衣少女身形一顫,一抬首,露出一張清秀臉龐的向柳鳴望了過來。

赫然真是那位身懷夢魘之體的珈藍。

此女不知是何原因,竟然會出現此地。

「你是……」青衣少女臉上有一絲疑惑,顯然已經不記得柳鳴這般一位師弟了。

「師弟白聰天,當初可是和師姐一同成為靈徒弟子的。不過珈藍師姐不是拜入陰煞一脈門下了嗎,怎會出現在這回春堂?」柳鳴微微一笑後,開口問道。

眼前少女的夢魘之體,當初曾讓他嚇了一大跳,如今意外再見,不覺起一絲盤問之心。

「原來是白師弟。這回春堂原本就是我們陰煞山的一位師叔在主持,我出現在此有何奇怪的。好了,師弟忙自己的事情吧。我還的。」青衣少女終於想起了柳鳴來,但只是淡淡解釋了兩句,就一擺手的繼續低首看書起來。

收到這般冷淡對待,即使柳鳴也不禁微微一咧嘴,一抱拳後,就不再多說什麼的上樓而去。

二層是一間散發淡淡葯香的獨立廂房,但門口處懸掛一層白色珠簾,讓其無法看清楚裡面是否有人。

柳鳴一遲疑後,還是抬腿直接上了三層。

他雙足方一踏入三層,還未來及細看什麼的時候,耳邊就一下傳來一個冷冷女子聲音:

「你中了什麼奇毒,不去找自己一脈長輩去解毒,而要來我這裡!」

話音剛落,柳鳴只覺一股白茫茫狂風一卷而至,自己身形滴溜溜一轉下,竟不由自製的被一股巨力直接拉扯到了遠處。

當他駭然的重新站穩身形時,已經站在了一名頭戴青色斗篷的女子面前。

雖然隔著斗篷,柳鳴仍能感覺對方閃閃發光的一對明眸,竟似乎對他的到來頗感興趣的樣子。

而三層大廳布置的極為典雅,不但後裔床鋪齊全,甚至還有幾盆不知名的妖艷花樹擺在角落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