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魔天記 >第三十六章歐陽鋅

第三十六章歐陽鋅 (1/2)

小說名稱《魔天記》 作者:忘語  更新時間:2013-11-18 22:31  字數:3704

柳鳴等人聽了這話,都沒有什麼意見。

於是一行人,當即紛紛施展騰空術的驅雲衝天而起,直往某個方向飛去。

一飛出宗門範圍,柳鳴就好奇的朝下方一個個大小山頭打量不已。

這也難怪,自從他進入蠻鬼宗後,可是第一次離開山門,自然對外面一切都頗感興趣了。

其他四人也兩兩的湊在一起,一邊飛行一邊說著什麼話語。

其中烏師姐、杜海以及那位梅師兄根本沒有理會柳鳴的意思,只有牧仙雲偶爾還會轉首和其說上一兩句。

柳鳴自然一副無所謂的樣子。

他這次出來,主要是想增加一些執行貢獻點任務的閱歷而已,好為以後的獨立行動積攢一些經驗,至於其他人對其是何種態度,自然不會放在心中的。

幾人轉眼間就飛出了半個時辰之久,忽然前方嗡嗡聲一響,赫然也有一團灰雲迎面飛來。

牧仙雲等人見此,自然微微一怔。

不過等他們一看清楚飛來之人的真面目後,杜海頓時臉色一沉,牧仙雲烏師姐等人臉色也不太好看起來。

「咦,這不是牧師姐嗎!師姐這是要去哪裡,可要小弟相陪一二。」飛來灰雲上,赫然站著一名身穿白袍青年,長的還算英俊,只是一雙渾濁的雙眼,看向牧仙雲時卻盡顯淫穢之色。」

「哼,歐陽鋅。我們去何地方,和你無關。」未等牧仙雲大話,杜海就先忍不住的一飛向前,兩眼一瞪說道。

「杜海,你是陰煞山弟子,什麼時候能管我們鬼舞一脈的事情了。我是和牧師姐說話,用的著你多嘴什麼。再說要論關係遠近,牧師姐也算是我堂嫂,我這個做小叔的關心一下,還不是正常的事情。」這叫歐陽鋅的白袍青年,當即冷笑一聲的說道。

杜海一聽這話,當即氣的額頭青筋暴起,一把按住了背後帶著的一口帶鞘長刀。

牧仙雲也黛眉緊皺而起了。

「歐陽師弟,我和牧師妹是聯手去做宗門任務,人數也已經夠了,就算再增加人手,師弟也要先去宗門接下任務才行的。」這時,烏師姐卻嘆了一口氣的也一飛而出,沖歐陽鋅緩緩說道。

「嘿嘿,這沒關係。那點貢獻點歐某也不在乎的。那小子,看樣子是新入門的吧。現在算是便宜你了,你立刻掉頭回去了,我自會幫你完成此任務的。到時貢獻點也自會分到你銘牌上的。」歐陽新嘿嘿一笑後,忽然用手一點人群中的柳鳴,用一種傲口氣說道。

柳鳴一聽這話,只覺眼角一挑,再一瞥牧仙雲望過來的隱含哀求之色目光,心中當即暗暗叫苦不迭。

杜海烏師姐等人聞言,也都神色各異的朝他一望而來!

柳鳴更覺心中有些鬱悶了。

自己這算不算是城門失火殃及池魚了。

這家歐陽鋅的敢這般口氣和牧仙雲等人說話,顯然是宗門中頗有勢力弟子,自己若是不答應對方要求,自然會大大得罪了此人。但若是答應的話,顯然就算徹底交惡了牧仙雲幾人了。

歐陽鋅一見柳鳴露出遲疑之色,當即臉色一沉的呵斥道:

「小子,別敬酒不吃吃罰酒!你可以回去打聽打聽我歐陽鋅是什麼人,別給臉不要臉了!」

柳鳴一聽這話,心中大怒,但也瞬間下定了決心,當即哼了一聲的回道:

「雖然白某第一次聽說閣下名字,但本宗諸位師叔中並沒有你這一號吧。閣下若真想對白某發號施令,還是等你成為靈師再說吧。」

「你說什麼!」歐陽鋅聞言大怒,身形一動就要衝過來。

但就在這時,杜海一晃的擋住了其去路,並手按刃柄的森然說道:

「看來歐陽師弟似乎忘了本宗門規,不經許可,擅自挑起爭鬥弟子,輕則鞭刑及身,重則廢除法力。要不要杜某人給你再好好上上一課。」

這時候,梅師兄也默不作聲的飛了過來,和杜海一下並肩站到一起。

「好,很好。既然牧師姐不願意我加入,歐某也不勉強了。」歐陽鋅目光在面前兩人一掃而過後,心念一轉下,終於強忍一口氣的說道。

接著他一催身下灰雲,就從眾人旁邊一閃而過。

不過當他經過柳鳴身邊的時候,卻用一種刻意壓低但仍然能讓所有人聽到的聲音,狠狠說道:

「小子,我記住你的樣子了。下一次,千萬別一個人讓我遇到了。」

話音剛落,他才一下遁速加倍的激射遠去了。

其他人聞言,臉色都微微一變,但柳鳴只是眉頭一皺,但馬上就恢復了若無其事的神色。

「柳師弟,這次竟然連累到你,師姐真是心中不安。」牧仙雲帶有一絲感激的說道。

「沒想到白師弟也是這般有血性之人。牧師妹倒是沒有看錯人。師弟以後若是有空,也不妨到我那裡坐上一坐。。」烏師姐也輕笑一聲的說道。

杜海和梅師兄雖然沒有說話,但從和先前不同的和善目光中,也能看出他們總算是真正接納柳鳴了。

「沒什麼。說實話,能夠不用動手就能免費得到一筆貢獻點,小弟還真有些動心的。只是他後面的言語太惡了一些,白某雖然不想得罪什麼人,但也絕不是任人捏搓之輩。」柳鳴洒然一笑的回道。

「這話說的好。我等修鍊之輩,原本就是要迎難而上的。一旦連心中信條也把持不住,就算資質再好,也別想真進階大成的。」杜海點點頭,稱讚的說道。。

與此同時,柳鳴耳中又傳來他的傳音聲:

「柳師弟,這一次杜某算是欠你一個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