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魔天記 >第三十五章煉魂索

第三十五章煉魂索 (1/2)

小說名稱《魔天記》 作者:忘語  更新時間:2013-11-18 14:35  字數:3659

柳鳴想了一想,覺得沒有問題,也就一口答應了下來

隨之他在此女叮囑一定要早早去執事堂的話語後,就向二人告辭,騰空駕雲的離開了竹林中。

「牧師妹,不過區區一個新入門的三靈脈弟子,又何必這般拉攏與他。像這樣的低等弟子,本宗到處都是,一生也就頂多到達靈徒中期罷了。」杜海一等柳鳴離開後,終於開口向牧仙雲說道。

「師兄可知道,九嬰山小比,前幾天剛剛結束了。」牧仙雲卻輕笑一聲的回道。

「九嬰山小比,我倒是聽人說起過一次。怎麼,難道這小子在小比中表現的不錯?」杜海神色微動,竟一下就猜出了幾分來。

「不錯。在九嬰一脈小比中,這位白聰天師弟可是唯一一名以三靈脈之身,獲得中上評價之人。」牧仙雲有一分凝重的回道。

「這般說,他還算是有些潛力的。」杜海若有所思的說道。

「嗯,要不是如此。我縱然想多拉攏一些人手,也不會將隨便找一名新弟子加入我們三天後任務的。畢竟此任務就像我說的,沒有多大危險,只是稍微麻煩費時了一點而已。要不是我有些關係,也不會提前知道此任務會在三天後一早發布的。」牧仙雲正色的言道。

「既然這樣,我就沒什麼可說的了。這次任務就當在這小子身上投資一次吧。希望不會讓我們失望。對了,聽說歐陽鋅前些天就糾纏你了。」杜海點點頭後,忽然目中寒光一閃的說道。

「不錯。前幾天去采些奪目蛛的蛛絲,沒想到遇到了此獠,不過幸虧烏師姐也在旁邊,讓他還不敢太多放肆。」牧仙雲苦笑一聲的說道。

「哼,歐陽鋅不過剛剛進入靈徒中期,竟然敢多次對你污言穢語,要不是看在歐陽師叔的面子上,我早就讓他知道厲害了。不過,雲兒你也不用擔心,頂多再過一年時間,我就可以進階靈徒後期了,到時候我就向牧家正式提出迎娶你的要求。那時候,歐陽師叔應該也不會加以阻攔了。」杜海臉上冰凍溶解般的浮現一絲柔情之色。

「杜師兄,你的心意我領了。雖然我當年名義上夫婿在我未過門前就已經意外身亡了,但畢竟已經交換過了生辰八字,牧家也收過歐陽家的聘禮了,現在再想外嫁他人的話,絕不是那般容易事情。我當年能進入蠻鬼宗成為靈徒,歐陽師尊也是出了不少力氣的。杜師兄,我們就保持現在的關係,已經不錯了。」牧仙雲聞言,面現一絲複雜之色,還是神色一黯的回道。

「若是靈徒後期還不行,那我就在數年後的大較中奪得核心弟子排名。不管怎麼說,我一定要娶你的為妻的。」杜海卻面色一獰,毫不猶豫的說道。

牧仙雲聽了之後,嬌美臉龐上浮現感動之色,最終沒有再說什麼。

……

柳鳴盤坐修鍊之處地面上,正打量著手中一個被血紅色符籙封印的小瓷瓶,裡面裝著的自然是他剛剛買到手的一條低品質陰魂。

他再默默背誦了一遍煉魂索修鍊之法後,當即單手一招,將旁邊一個早已準備好的木盆穩穩吸到了近前處。

木盆中裝滿了黑紅色的刺鼻液體,並且裡面隱約還漂浮著一些棉絮狀的深紫色東西。

盆中之物,是他從九嬰山外事殿花費一塊靈石買來的黑狗血等一些輔助材料。

柳鳴想了一想後,就將瓶上符籙一揭而開,再將蓋子一拔而開。

一聲「嗚嗚」的怪鳴後,從此瓶中一下衝出一道黑氣來,在空中滴溜溜一轉後,就化為了一團模糊不清黑色光球的懸浮在空中,無鼻無眼,只是微微的顫抖不停。

柳鳴屏住呼吸,沒有任何其他動作,只是眼也不眨的盯著空中圓球。

下一刻,黑色圓球突然發出一聲怪叫,就向下方激射而去。

「砰」的一聲後,這條陰魂一下扎入木盆液體中不見了蹤影。

柳鳴雙目一閃,當即不再猶豫的的沖木盆接連打出數道法決去。

頓時木盆中黑紅色液體一顫後,就自行的飛快旋轉而起,一下將躲在裡面正大口喝著東西的陰魂再次顯露而出。

柳鳴手中法決再驟然一變。

「噗」「噗」幾聲,液體中的那些紫紅色棉絮一下活過來般的從液體中激射而出,瞬間凝結成一張細網的將陰魂一罩其下。

不可思議的情形出現了。

陰魂一接觸這看似一扯就斷的紫紅色棉絮,就「呲啦」一聲,整個身軀就再次化為了滾滾黑氣,但是左衝右突下,卻始終無法衝出紫紅色棉絮之外。

柳鳴深吸一口氣,不再猶豫的兩手一伸而出。

兩手表面油光鋥亮,赫然塗抹一層不知名的透明油膏,並直接插入到木盆之中。

柳鳴神色肅然,陣陣的咒語聲從去口中一傳而出……

兩日後,屋門一打開而開,柳鳴面帶一絲興奮的從修鍊之地走出。

只是這時的他,手臂上赫然纏著一根手指粗細的黑黝黝細索。

他走到院落中,目光左右一掃後,就落在了上次被其用風刃斬的只剩半截留下的小樹上。

手中略一掐訣。

黑索一顫之後,一端頓時毒蛇般的彈射而出,一個閃動後,就繞了數圈的死死纏在小樹殘餘主幹上,另一頭卻仍在柳鳴手臂上。

「收」

柳鳴手臂微微一抖。

黑索又一閃的彈射而出,重新回到了手臂上。

而先前被纏住的小樹,主幹上赫然多出了一圈圈的漆黑溝槽,足有數寸之深,彷彿被侵蝕過一般。

柳鳴點點頭,露出了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