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魔天記 >第三十二章評價

第三十二章評價 (1/2)

小說名稱《魔天記》 作者:忘語  更新時間:2013-11-16 21:31  字數:3642

「是不是真的如此,就看其下面表現了。」朱赤也若有所思的說道。

而這時,遠處柳鳴在一聲低喝聲,兩條手臂驟然一粗的將鐵鎖舉過了頭頂,並看似輕鬆的將其一拋而下。

柳鳴此種表現,讓廣場四周不少弟子都露出意外的神色。

他既然顯示出修成第一層基礎功法,能將最輕鐵鎖舉起並沒有出乎大多數人意外,但這般舉重若輕樣子,卻實在難得的很了。

有些弟子甚至好奇之下,很想知道這位新師弟,能否將第二隻鐵鎖舉起。

但柳鳴卻深吸一口氣後,兩條手臂就一下恢復如常,直接走向了石碑處。

咒語聲一起,同樣的一道青色風刃一閃的激射而出,在石碑上留下了一道淡白色的印痕,其表現幾乎和紅髮少年一般無二。

這讓原本對其還有些期待的朱赤、道姑等人不禁有些失望。

「前兩項測試,一個中上,一個中等。」儒生略一思量後,還是做出了中肯評價。

柳鳴聞言,望了望圓圈中那隻人偶,用手摸了摸另一手腕上的虎咬環後,就神色不變的走了過去。

在他雙足方一踏入的瞬間,那頭人偶立刻惡狠狠的飛撲而來。

但是早有準備的柳鳴,雙足只是微微一動,就以一種詭角度連連避過了人偶正面攻擊,同時手腕再一抖銅環,口吐一聲「輕身術」。

虎咬環白光一閃!

柳鳴身軀一下比先前輕了倍許之多,輾轉騰挪之間,更見幾分靈活。

而那人偶一連十幾拳然全都落空之後,忽然雙臂一展而開,身軀再滴溜溜的陀螺般瘋狂一轉後,一時間幻化出十幾條手臂的向柳鳴狂擊而去。

一時間,四周虛空儘是拳影閃動,所有躲避方向全都被封死死的。

柳鳴見此,目光一閃,忽然體表黑氣一盛,身軀一扭,竟如同無骨蛇般的從不可思議角度避開了層層拳影,一下欺近到了人偶近前處。

他手臂一動,帶著銅環手掌就直接貼到了人偶胸前插放晶石部位,同時口中低喝一聲「虎嘯」。

銅環一聲嗡鳴,表面竟一下浮現出一顆黃濛濛虎頭,一張口,一股白茫茫音波衝擊而出。

「轟」的一聲,人偶在如此近距離下,被這股音波一衝下,當即蹬蹬連退數步去,並嘎然一聲的就此停下了一切舉動、

原來人偶雖然全身毫髮未傷,但是胸前那顆半露其外的靈石,赫然已經化為一堆碎片了。

「哈哈,好,不錯。如此短時間,你就能抓住這頭低階傀儡的弱點所在,真是不容易了。看你身手反應,應該有過不少實戰經驗吧。」圭如泉見到此幕,撫掌一笑的問道。

「弟子曾經修鍊過一些凡人秘技,並且也因此的確有過一些爭鬥經歷。」柳鳴聞言,束手而立的含糊回道。

「很好,最後一項測試,我給你一個上等評價。所以你這次測試綜合評價是中上,這次多半能進入額外重獎之列了。」儒生面露笑容,口氣十分和善。

「多謝圭師!」柳鳴自然一喜,急忙再次一禮後,才在周圍眾多訝然目光中走回到了新弟子之中。

「白師兄,你好厲害,竟然能有辦法將那頭人偶直接擊敗,真是不可思議的事情。」萬小倩一等柳鳴回來,仍有些不能相信。。

「是啊,白師兄,你將鬼靈功第一層修鍊成了吧。若不是我們和你一齊舉行的開靈儀式,恐怕都無法相信你是和我們一般的三靈脈。」薛山更用一種羨慕的口氣說道。

一旁的紅髮少年,也用一種複雜目光看向柳鳴起來。

「沒聽圭師說嗎,我這次只是僥倖找到了人偶的弱點,。才能一擊得手的。要是換做我第一個上去測試的話,也絕不到此種事情的。」柳鳴微然一笑的回道。

雖然這話聽起來有些虛飄,但薛山於誠等弟子,總算為自己前面失敗找到了一些理由,心中不由的舒坦了一些。

只有萬小倩仍盯著柳鳴,半晌後嘴角微微一翹,明顯並不相信的樣子。

不過這時的柳鳴,自然不會關注少女相信與否,而是將注意力全放在了新弟子中最後一位出場的蕭楓身上。

蕭楓長的還算英俊,只是鼻子有些踏扁,但就是這樣,身為九靈脈弟子的他還未出場,早已是無數人偷偷打量不停了。

他先前雖然站在新弟子中,但傲然根的本不和任何人說話,對於誠薛山等人的測試結果,目中更是帶有一絲不屑之色。

只有當他看到柳鳴在測試中一擊將人偶擊敗一幕的時候,,臉上才不禁閃過一絲凝重之色來。

而等到圭如泉喊道其名字的時候,他答應一聲的也站了出來。

他幾步走到鐵鎖前時候,並未在最小一隻前站住,而直接走到了第二隻鐵鎖近前處,略一吸氣後,體表一下有絲絲綠芒透體而出,讓其彷彿變成一個淺綠色光人一般。

「這是枯木決,圭師果然將此法傳授給他了。看樣子,還真將第一層修鍊成了。」

外面觀看眾多內門弟子目睹此景,頓時一陣騷動,並有人立刻失聲出口起來。

雖然同為基礎功法,這枯木決修鍊之難在十三篇基礎功法中也是名列前茅的,沒有人親自指點或者資質不好之人是根本無法修鍊入門的。

蕭楓臉上一層綠瑩瑩光霞一閃而過後,雙臂一用力,竟真將第二隻鐵鎖慢慢的舉過了頭頂。

這般驚人一幕,頓時廣場四周議論之聲為之一靜。

蕭楓將鐵鎖一拋之後,並未離開,反而在原地直接的掐訣施法起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