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魔天記 >第二十八章宗門任務

第二十八章宗門任務 (1/2)

小說名稱《魔天記》 作者:忘語  更新時間:2013-11-14 21:18  字數:3483

「這個……,算了,以後師弟總會知道的,我先給你略說一二吧。」李宗略一猶豫後,倒也沒有拒絕。

「本宗向來有一年一小比,三年一大較一試煉的說法。其中小比是各支脈自己的事情,只是大概測試一下本支弟子修鍊和法術秘術掌握情況,然後根據情況會有長輩頒發下一定獎勵。這種比試雖然好處不多,但一般情況倒也是一團和氣的。至於三年一次的大較則完全不同了,是全宗所有靈徒弟子多要參加的真正比試,將會決出全宗一百名核心弟子,並且名字還會銘印在宗內太陰碑上,讓所有弟子瞻仰。更重要的事情,這些核心弟子在此後三年將會得到宗內的專門培養,名次越靠前,能領取的獎勵也越多。當然大較的綜合比試結果,還直接決定各支脈今後在宗門內可以佔據的資源多少。即使各位靈師大人對大較比試也會重視萬分的。據我所知,九嬰一脈在大較比試中一連十幾年都一直墊底了。如此一來,你們九嬰獲得的宗門資源自然一直是最少的,但越如此,也就越難翻身的。而且這大較雖然有靈師親在主持,但是靈徒間的真正爭鬥是何等兇惡之事,在比試中失手傷人,甚至錯手擊斃對手的事情,也是常有之事。所以這大較比試是生死不負,也有人稱之位『血擂』。」李宗一口氣說出了許多話來,直聽的柳鳴連連點頭。

「嗯,小比,大較的事情,和小弟知道的差不多。只是那生死試煉又是怎麼一回事,這個小弟只聽人偶爾提一下名字而已。」柳鳴又問道。

「生死試煉,就是是光牽扯到我們蠻鬼宗一宗的事情了,而是大玄國五大宗聯手舉辦的一種試煉,也是確定諸宗間實力,最終決定諸宗在大玄國排名的一種比試。故而此試煉之殘酷激烈,遠超我等這些弟子想像的。如果說大較中有人受傷或者斃命,還只是偶爾發生。那麼在生死試煉中,諸宗弟子能活著回來的,卻往往不足一半的,是真正的生死一線。這數百年來,本宗在生死試煉中表現一向不佳,經常排在最後一名的。」李宗嘆了一口氣的說道。

「這生死試煉如此兇險,那參加比試的弟子如何選拔的,一般弟子不會願意主動參加吧。」柳鳴聽了之後,不禁倒吸一口涼氣。。

「嘿嘿,這生死試煉縱然危險無比,但是只要能活著回來,能得到的好處之大,也不是你我能想像的。據我所知現在各支脈的諸位師叔師伯,其中大半都是當年參見過生死試煉的弟子。故而一般弟子就算想要參加,也沒有此資格的。能參加此試煉的,只能是太陰碑上排名前十的核心弟子。而只要能得到前十的位置,任何弟子都會一飛衝天,在剩下的一年時間將得到宗內不惜代價的最好培養,好為整個宗門在大玄國爭取更大的好處。」李宗不加思索的回道。

「原來如此,多謝李師兄指點了。」柳鳴聽完之後,略一思量後,當即誠心的稱謝道。

「哈哈,沒什麼,我也是和小師弟一見極為投緣啊。對了,你一會兒去領宗門例行任務的時候,若是想挑一個好點任務,不妨到時報我的名字,再暗中送給分派任務執事一點好處的,到時自能如願的。」李宗哈哈一笑後,又沖其擠了一下眼睛,頗顯幾分詼諧。

柳鳴笑了一笑,又沖這位「李師兄」稱謝一聲,就不再滯留的也加入到一個排起的長長隊伍中。

這時一層大廳中,不時有人進進出出,隊伍倒是前進的非常快,很快就輪到了柳鳴。

眼前是一名身穿執事服飾,但微微禿頂的中年男子。

但柳鳴可沒有什麼靈石賄賂眼前執事,自然不會提李宗的名字,只是將早已準備好的銘牌一交後,老老實實的說道:

「我是新入門弟子,來領宗門例行任務。」

「哦,原來是新師弟,我看看現在還有什麼任務可以做的。」禿頂執事倒是表現的十分和善,接過銘牌後,立刻開始飛快查閱旁邊一本厚厚書本來。

「現在適合新弟子的,只有天竹峰的砍柴和南靈谷的種田兩項了,不知師弟想選哪一種?」禿頂執事手中動作略一頓後,抬首問了一句。

「什麼,砍柴、種田?」柳鳴差點以為自己聽錯了。

在他以為,這所謂的宗門任務多半應該是站崗或者巡山之類的任務,怎麼會和耳中聽到的兩種事情聯繫起來。。

「我知道師弟有些疑惑,但等接了任務後,到時自然就知道是怎麼一回事了。」禿頭執事對此卻毫不奇怪,反而面露一絲神秘的說道。

「那就選種田吧。」柳鳴心中仍然滿腹疑惑,但也只能強壓住的選了其中一種。

不管怎麼說,他當年在凶島那種地方也曾經種過半畝雜糧的。

「種田例行任務,三天內必須完成,否則當失敗論的。」

禿頭執事聞言,將其銘牌一拿而起,在書本上某處一按而下,口中熟練異常的說道。

柳鳴接過銘牌後,一頭霧水的離開了隊伍後,才想起自己不知道這所謂的南靈谷是何地方呢。

他再想回頭去問那執事,卻見其前面早已站了其他一名弟子,而整個隊伍又排的老長起來,不禁搖了搖頭。

但等他目光一轉,忽然看到李宗仍然留在大門附近未走的時候,雙目一亮,直接走了過去。

「白師弟,你領了哪一例行任務。可千萬別是餵養靈獸,那可是最麻煩的任務了!」李宗一見柳鳴走了過來,當即主動打起招呼來。

「李師兄,你還沒走,真是太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