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魔天記 >第二十七章法術初成

第二十七章法術初成 (1/2)

小說名稱《魔天記》 作者:忘語  更新時間:2013-11-14 14:07  字數:3537

但柳鳴更鬱悶的是,這冥骨決第一層,他參悟出的才不過十之三四而已。

此修鍊法決和他以前學習的鍊氣士功法大相徑庭,有些字句似是而非,讓其實在難以確定其中真意。

如此話,他要麼直接一句句請教他人詳加指點,要麼翻閱一些修鍊心得類相關典籍,自己旁觸類通的自行領悟了。

不過前者在有那位阮師叔警告情形下,冥骨決不可能輕易外泄給他人了,看來只走第二條路。

心中有了主意後,他當即將錦書一收而起後,再離開了住處,去了一趟山頂的靈法閣。

等他捧著兩本厚厚的修鍊心得典籍回來的時候,身上僅剩的兩塊靈石也不見了蹤影。

不過柳鳴卻面帶一絲興奮之色。

因為這兩本修鍊心得典籍,赫然是蠻鬼宗的兩位靈師級大人物所寫的,裡面對基礎功法一些口訣的注釋都十分詳細,正好是其所需之物。

他回到住處後,並沒有馬上開始參悟,而是到卧室一頭扎到床上的呼呼大睡了起來。

這一睡,就是一天一夜的時間。

柳鳴再次睜開雙目的時候,當即走到院中清洗了一把臉,就匆匆的進入到修鍊用房間內。

他盤膝坐下,將兩本厚厚典籍以及錦書在身前全都一一攤而開後,略一猶豫,又從懷中掏出小布袋,倒出數粒辟穀丹的夾在了錦書中間兩頁內。

如此一來的話,他就再也不會出現上次那般差點餓死自己的事情了。

柳鳴深吸一口氣後,就一頁頁翻看厚厚典籍起來,很快像上次那般的沉浸其中……

半個月後,從房間中忽然傳出一陣狂笑聲。

柳鳴赫然一下從地上站起身來,揚首發出一陣陣大笑。

此時的他,披頭散髮,衣衫滿是皺紋,甚至身上還隱隱有一股酸臭之氣。

難怪柳鳴如此了!

他這十幾天來,餓了就吃一粒辟穀丹,渴了就喝一口清水,困了則倒頭就睡,根本未曾離開房間一步。

不過也就如此,他終於將冥骨決第一層修鍊之法徹底參悟了出來,下面只要慢慢的修鍊即可了。

柳鳴臉上高興之色一斂後,就發現了身上的不妥,當即眉頭一皺,提著木桶走出了屋子。

他三下五除二,就將身上衣服扒的一乾二淨,再用幾桶清水從頭到腳的一澆而下後,身上頓時變得清爽起來。

柳鳴晃了晃濕漉漉的頭髮,把衣服毫不在意的重新穿好,就再次回到了屋中。

其身上的這件避塵服,也不知是何種材料編製而成,這般多天不但不顯臟污,就連水直接潑到上面,也會飛快滑落而下,根本不會浸濕分毫。

柳鳴重新坐下後,沒有開始修鍊冥骨決,而將騰空術等三部法術典籍取出,開始默默背誦上面記載的東西。

原先看著還有些晦澀難懂的修鍊口訣,在柳鳴現在看來,卻流暢無比起來。

他幾乎只花了兩個時辰時間,就將這三門法術修鍊之法徹底印在了腦中

柳鳴輕舒一口氣,將除了錦書外所有典籍都收好放在了一旁,就雙目一閉,兩手在膝上各擺出一個古怪手印。

片刻後,他就感到心神一沉,意識一下沉入到自己身體內,並能看到光濛濛的體內一切情形。

一條條普通經脈,六根纏繞全身的粗大靈脈,以及丹田處靜靜不動的拳頭大銀色靈海。

柳鳴心念微微一動,靈海當即開始徐徐轉動起來,並且越來越快。

「噗噗」幾聲後,有數條白氣般元力從靈海中一衝而出,並沿著數條經脈的往全身各處飛快流動起來。

就這般,他終於踏出了冥骨決修鍊的第一步。

三天後,柳鳴仍然盤坐地上,但是口中念念有詞不停,兩手飛快掐動著某種法決。

只見其身下處浮現出一絲絲灰氣,並且越來越多,終於在一盞茶工夫後,凝聚成了一團數尺長的小雲團。

「起」

柳鳴一見身下雲團成形,毫不猶豫的手中法決一變。

「砰」的一聲,雲團竟真托起他往高處徐徐升了起來。

柳鳴目睹此景,臉上露出一絲喜色,但手中所掐法決不由自主的略微一亂。

「砰」的一聲。

柳鳴身體一下從雲中洞穿落下,砸落在了地面上。

好在騰空高度不過丈許來告,他除了一呲牙外,倒也沒有任何損傷。

柳鳴下面並沒有露出沮喪表情,反而顯露出一絲高興的神色來。

他剛才只不過第三次嘗試施展騰空術,能有這種表現已經是大出自己預料的事情了。

按照心得典籍上記載,即使最簡單的法術,沒有數十上百遍的練習也別想真能施展出來的。

看來他強大精神力和一心二用的天賦,讓其法術修鍊之快遠超普通弟子的。

他以後只要等轉化的法力再多一些,對法決的掌控再熟練一些話,真正掌握這騰空術就是輕而易舉事情了。

柳鳴心中這般想著,下面就重新掐訣施法,開始修鍊其他兩種法術來。

大半日後,柳鳴靜靜坐地上一動不動,忽然單手一捏決,另一手則往身前掌心一橫的五指一分而開。

「噗」的一聲,一團雞蛋大小紅色火焰在手心上洶洶燃燒而起。

柳鳴微微一笑,五指再一合,火焰就憑空而滅。

接著,他又念念有詞,兩手十指一起在身前划動不停起來。

一道潮乎乎白氣開始在虛空凝聚而出,等柳鳴雙眉一條的一聲大喝後,白氣頓時一凝而散,顯露出一顆拳頭大小的清澈水球,晃悠悠的懸浮空中,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