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魔天記 >第二十章歸屬

第二十章歸屬 (1/2)

小說名稱《魔天記》 作者:忘語  更新時間:2013-11-10 19:08  字數:3616

蠻鬼宗所在山脈有大小山峰十幾座之多,但其中大部分都為宗內八個分支佔據,唯有其中最大一座山峰並未歸哪個支脈所有,而是在上面修建了執事堂、藏經閣、煉丹室等一系列對宗門來說十分重要的建築,並且日夜都有精選的弟子巡邏守衛著。

祖師堂作為蠻鬼宗弟子祭祀前輩祖師的地方,自然也修建在其上。

巨大黑雲在山峰半腰處一個平台上,一落而下後,當即從不遠處一座殿堂中飛快跑來數名綠袍弟子,並恭恭敬敬的沖黑雲上婦人一禮,說道:

「參見李師叔,祖師堂內一切都準備好了,就等掌門和諸位師叔了。」

「好,你先帶這些新師弟進去吧。一會兒,掌門師兄等就會過來的。」婦人看似隨意的吩咐一句。

「是,師叔。」這些綠袍弟子點頭稱是,然後沖柳鳴等人一聲招呼,就帶著一干少男少女往遠處巨殿走去。

婦人卻留在原地未動一下,似乎就打算在外面等候蠻鬼宗掌門等人。

柳鳴夾在人群中,在走進殿堂大門的時候,往上掃了一眼。

上面掛著一個數丈長的銀色牌匾,表面寫著「祖師堂」三個碩大的金文,隱約有淡淡晶光在上面流轉不定。

一進入大門後,不少弟子均都倒吸了一口涼氣。

只見外面看似依山是修建普通的殿堂,裡面赫然是一個十幾丈高,百畝大小的巨廳。

廳中兩側擺放著數以百計的黑色椅子,巨廳盡頭處牆壁上,懸掛著一副丈許長的古畫。

在畫中有一個一身青衫的道人背影,頭上插著一根數寸長銀簪,身後背著一口無鞘長劍,雙足各踩著一顆猙獰異常惡鬼頭顱,體外有一層層淡淡黑氣繚繞不定,給人一種萬分神秘的感覺。

圖畫下方處,擺放著一張五六丈長的銀色供桌,兩端各有一盞點燃的長明燈,中間則有十五六個淡金色牌位,上面分別寫著一個個黑色名字。

而供桌前還擺放著一個青銅巨鼎,裡面插著數根燃燒了大半香燭,給人一種不覺肅穆的感覺,

那幾名綠袍弟子將眾弟子一帶進廳中站好後,就回到門口處束手站立,根本不再理會一干新弟子分毫。

眾少男少女見此,不禁面面相覷,但被廳中肅然之氣感染下,倒也沒有誰竊竊私語,只好也老實站在原處等候著。

柳鳴打量了巨廳四周一遍後,不覺將目光落在了前方懸掛的古畫上。

此圖竟然這般鄭重的懸掛此位置,裡面所畫之人十有八九應該是蠻鬼宗開山祖師了,不過只是一個背影,倒是頗為奇怪的事情。

柳鳴的胡思亂想並沒有持續多久,一頓飯工夫後,門外傳來了腳步聲,站在門口的幾名綠袍弟子同時一躬身,大聲說道:

「拜見掌門和各位師叔!」

「起來吧。」蠻鬼宗掌門淡淡聲音傳來後,就從門外走進來了麻衣老者、圭姓儒生、雷姓大漢等一干蠻鬼宗靈師,而沖赫然是最後一個跟進來之人。

這時所有靈師都撤去了護體靈光,顯露出了自己真容。

柳鳴等一干弟子,也急忙見禮。

這一次,蠻鬼宗掌門卻沒有讓眾人起身,而是帶著其他人先走到供桌前,拿起一根香燭點燃後插在銅鼎內,才轉身的讓一干少男少女起身。

「本掌門黃石,相信你們中大半都已經認識我了,就不再多多介紹了。你們現既然開啟了靈海,只要拜過祖師爺,從此就是本宗真正弟子一員了。祖師堂供奉的這副畫中人,就是本宗開山祖師『六陰真人』,本宗現在八脈分支中的六支都是直接傳自祖師爺他老人家的。而下面供奉的牌位,則是本宗歷代成就化晶期的前輩,要不是有他們庇護,本宗也不可能一直延續至今。現在你們一個個上前給祖師爺和各位宗內先輩上香,同時報上自己名字。」蠻鬼宗掌門肅然的說道。

「化晶期?難道靈師上面,還有更高層次的存在。」

柳鳴頭一次聽到這個字眼,心中不禁微微一動,身為一名半路闖入修鍊世界的冒名者,對上門一切知道的實在太少了。

看其他弟子大都神色如常的樣子,多半都應該清楚相關事情的。

就在柳鳴暗自思量的時候,高沖這名地靈脈弟子,已經在蠻鬼宗掌門示意下,率先走到供桌前跪下,並恭敬說道:

「弟子高沖,今日得幸拜入蠻鬼宗,還望祖師爺和各位先輩加以庇護,此後定會竭盡所能將本宗發揚光大。」

然後高大少年起身,拿起一根香燭點燃插到了巨鼎中,才退回原來位子。

一見有人開頭了,一干少男少女中也就一一陸續參拜上香,所說入宗言語也大都和高沖差不多。

等所有弟子都拜完後,蠻鬼宗掌門才再次站到眾人前,臉孔一板的說道:

「本宗共有三大戒條,三十六門規,犯了其中之一,重則毀掉肉身抽出魂魄,輕則封禁法力,打入黑風谷受那風雷之刑。而這些戒條門規具體內容的,過幾日自會有人給你們仔細講述的,你們一定要好自為之!」

「是」

一干弟子全心中大凜的應聲道。

「另外,本宗共分為鬼舞、陰煞、玄符、九嬰、毒靈、煉屍、天機、化血等八支,按照以往的慣例,將會由這八支的師叔對你們輪流進行挑選,你們可有意見?」蠻鬼宗掌門又不慌不忙的問道。

一干弟子自然不會有人真出口反對了。

麻衣老者見此情形,十分滿意,不動聲色的繼續說道:

「既然這樣,那就由老夫代表化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