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魔天記 >第十九章宗內弟子

第十九章宗內弟子 (1/2)

小說名稱《魔天記》 作者:忘語  更新時間:2013-11-10 19:08  字數:3351

柳鳴雖然心中有些奇怪,但也沒放在心上,目光往高台所在遠遠掃了一眼。

只見在那邊,一干靈師大人圍著高大少年,似乎在說著什麼,不過因為相隔太遠,自然根本無法聽到談話內容,只能隱約感覺那邊氣氛有些緊張的樣子。

同一時間,其他環形高台上,也有不少小團體在議論紛紛著。

「司馬師兄,我們以後的日子恐怕不會太好過了。嘿嘿,這一屆竟然會同時出現三大天才弟子,夢魘之體、九靈雷脈、外加百年才能一見的地靈脈,這些師弟恐怕在師叔師伯眼中要遠遠超過我們這些人了。」一名身穿青色長袍,背插數桿骨槍的高瘦青年,正笑著沖身旁另一名渾身散髮絲絲寒氣的陰沉男子說道。

「哼,就算天資再好又怎樣了。當初的趙師兄,藍師姐他們,哪一個也不是資質遠在我等之上,但現在又身在何處了。本宗雖然對天資過人弟子一向重視,但更推崇弟子間的自由競爭和弱肉強食,否則一年一次的小比,三年一次的大比和那生死試煉,你以為是說著玩的。這三位師弟師妹縱然天資過人,也得等到多修鍊幾年後,才能對我們構成威脅。再說,就算有人擔心他們搶了自己在宗內位置的,恐怕還輪不到你我的,陽師兄、錢師姐他們更該為此事頭痛的。」陰沉男子雙目細長,冷笑一聲的回道。

「哈哈,這倒也是。他們一向霸佔了十大核心弟前十的位子,現在突然後面多出這般多厲害的師弟師妹,真要有些坐卧不寧了。」高瘦青年聽了後,也輕笑了起來。

同一時間,環形高抬上另一邊處,兩名在一群女姓外門弟子簇擁下的女子也在討論著相關話題。

「地靈脈,真沒想到會在本宗出現。翠兒,看來你以後遇到強敵了。以前宗內單問修鍊速度之快,可非你的靈髓之體莫屬了。短短三年時間,就讓你從一名低階靈徒修鍊到了高階靈徒。而地靈脈擁有十二靈脈,在吸納天地元力和轉化法力速度上同樣是一般弟子數倍以上,甚至比你還可能更快上一分的。更何況,地靈脈在衝擊靈師境界時,可比靈髓之體要容易的多了。」稍微年長一些的黃衫女子,輕嘆一聲的沖另一名不過十五六歲的綠衫少女說道。

「地靈脈就很了不起嗎,我倒不信我的靈髓之體真不如對方修鍊快。大不了,我以後少玩一些,在修鍊上在多用心一些就是了。」綠衫少女生扎著滿頭小辮,生著一張娃娃臉孔,聞言當一伸舌頭的說道,顯得十分可愛。

「我就知道你這丫頭先前修鍊並沒有用盡全力,以後你搬到我住處去,我要親自監督你修鍊。」藍衫女子瓜子臉孔,生的頗為秀麗,聞言一喜的說道。

「錢師姐,不要吧……」綠衫少女小臉一下苦了起來。

後面站著的其他外門女弟子見此,不禁全心中暗暗發笑起來。

……

「幾位,你怎麼看這位地靈脈小師弟?」一名身穿勁裝的大漢,將目光從高台上一收而回後,不慌不忙的向身邊幾名同伴問道。

站在其旁邊之人,赫然都是一些年齡較大的三四十歲左右的靈徒,甚至其中還有一名白髮蒼蒼的老者。

「吳師兄這話好奇怪,我等都已經過了爭搶核心弟子的年齡,衝擊靈師的希望也近似渺茫,這位小師弟就算資質驚人,和我們又有什麼干係。」另一名三十歲面目黝黑的壯漢,有些奇怪的反問道。

「這可不一定。封師兄,你怎麼看呢?」勁裝大漢搖搖頭,轉首向那白髮老者問了一句。

「吳師弟,有什麼話就直接說出來吧,我們這幾個也算認識不短了,不用拐彎抹角的。」白髮老者則面無表情的回道。

其他幾人聞言,也都露出了疑惑的神色。

「呵呵,既然師兄這般說了,那小弟也就開門見山了。我打算帶領我們幾個去投靠這位『高師弟」去。」勁裝大漢哈哈一笑後,就不再隱瞞的坦然說道。

「什麼,投靠這剛成為靈徒的小子?」當即就有人失聲起來。

「不錯。諸位有沒有想過,我等這些靈徒弟子,因為年齡緣故無法競爭核心弟子位置,平常宗內所發放修鍊資源比先前大大減少了不知多少倍,平常只能靠拚命完成執事堂任務積攢一些貢獻點來換取一點點資源繼續修鍊。在此種情況下,你們覺得我們以後真有衝擊靈師的機會嗎。據我所知,其他上門那些超過三十還能成為靈師的,無一不是耗費了海量資源,外加在衝擊時,有其他靈師親自出手相助,才能僥倖之極的進入靈師境界。」勁裝大漢緩緩說道。

「哦,吳師弟的意思是,我們賭這地靈脈小子一定能成為靈師,然後現在投靠過,換取對方以後成就靈師再對我們出手相助。」白髮老者目光微微一閃後,就明白金裝大漢話里的意思了。

「封師兄明鑒,我的確是此意思。雖然宗內嚴加規定,我等這些老弟子不得參與新弟子間爭鬥,但規定是死的,人是活的。若是一些間接的幫助,我想這位小師弟應該也不會拒絕的。而且此種事情,以前不是沒有人做過的。」勁裝大漢胸有成竹的回道。

「嗯,這倒是一個辦法。」一明白大漢意思,其他人不禁大為心動起來。

按照現在情形,單靠他們自己力量妄想衝擊靈海境界,肯定是不可能事情,但若換做有一名靈師相助的話,就憑空多出那麼一線希望來。

「此事你們去做吧,我就不參與了。」白髮老者在沉吟了一會兒後,緩緩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