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魔天記 >第十四章珈藍

第十四章珈藍 (1/2)

小說名稱《魔天記》 作者:忘語  更新時間:2013-11-07 19:49  字數:3503

「既然林師弟這般說了,圭某說出來也無妨的。我也相信幾位師弟再愛才如命,也不至於連世家弟子也和我們九嬰一支爭搶的,否則豈不一點臉皮都不要了。」儒生略一沉吟後,就用一種譏諷口氣說道。

這話一出口,楚師弟等人都不禁大感尷尬。

雖然九嬰一脈沒落多時,但對方這般直接了當的說出來,自然讓他們還是有一種被人打臉的感覺。

「圭師弟放心,你儘管將看中的弟子說出來,他們若真和你爭搶的話,自然有我來做主。這次世家弟子中無論出現什麼樣的良才,都先僅你們一脈挑選。」蠻鬼宗門主似乎也覺得有些愧對九嬰一支,當即聲音肅然的說道。

「多謝掌門師兄!」儒生聞言一喜,沖蠻鬼宗門主一拱手的道謝。

其他人見此,有些面面相覷了。

「其實這一次外面弟子中,圭某也是矮子中拔將軍,只是看中了幾名略有潛力的弟子而已,能不能真能通過開靈儀式,還是兩說的事情,絕無法和林師妹他們爭搶的本門靈脈弟子可比。其中的三名散修弟子,我和朱師弟都已經接觸過了,初步判斷,那名叫高沖的弟子,應該有不小几率是九靈脈,而另外一名叫於誠散修弟子,卻擁有一定的靈目天賦,可以修鍊我們一脈的鬼鳩之術,有望讓鳩目之術在本門重見天日的。最後一名散修弟子,資質平平了,不過他幼年時曾經吞食過一根腐毒靈草,體內元力天生就具有一定腐蝕奇毒,若能通過開靈儀式,也許另有驚喜說不定的。至於其他的世家弟子,也接觸了幾名,卻只有一名叫雷震的雷家弟子值得關注了。此弟子也有一定幾率是九靈脈,相信雷家的那種特殊血脈之力,應該也繼承了不少。」

儒生一一將自己的判斷說了出來,聽得楚師弟等人都有些砰然心動了,但是蠻鬼宗門主在先的話語,讓他們倒不好開口再說什麼。

「圭師兄,雷震這小子是我的親侄,恐怕不能交給你們九嬰門下,師弟打算親自來調教他的。」一名始終沒有說話的人影,忽然用低沉的聲音說道。

「我也猜到你會這般說的,所以我對雷震只是觀察了一下,並未真的出面加以接觸。」儒生聞言絲毫不覺奇怪,反而面露惋惜之色的輕嘆了一口氣。

「多謝圭師兄體諒!」類師弟微微有些歉意的說道。

「這般說,圭師弟打算將三名指定名額都用在了這三名散修弟子身上了。」那名楚師弟卻忍不住的插口說道。

「的確如此。怎麼,師弟難道打算改變注意,將先前選中的靈脈弟子和本脈選中的對換一下不成?」儒生淡笑一聲的說道。

「哈哈,既然是師兄先看中的,師弟我就不奪人所愛了。」楚師弟打了個哈欠,急忙應付了過去。

雖然高沖等三名散修弟子不錯,但和他們看中的那幾名弟子相比,資質明顯還差了一籌,怎肯加以交換的。

「好,這三名散修弟子只要能通過開靈,就歸九嬰一脈了。我也希望九嬰一脈能夠重振雄風,這樣只有我們八支同心協力,才能讓整個蠻鬼宗更加強大的。」蠻鬼宗門主見此,也聲音一緩的說道。

其他人聽見這話,有的微微點頭,有的卻無動於衷。

蠻鬼宗門主心中眉頭一皺,還想再說些什麼時,一名靈徒弟子已經駕馭一朵灰雲的從廣場處飛了過來,並遠遠就躬身說道:

「回稟掌門,匯靈大陣已經準備完畢,隨時可以開啟了。」

「既然貯備妥當了,那就開啟吧。」蠻鬼宗門主聞言,不加思索的說道。

「是,掌門!」這名弟子躬身領命,並一轉身的向來處飛了回去。

同一時間,柳鳴夾在眾多世家弟子中,正朝對面蠻鬼宗靈脈弟子中的一名少女打量個不停。

其實何止是他一人,早有無數目光在少女身上掃視不已。

甚至蠻鬼宗弟子中也有不不少人,每隔一會兒就會偷偷望向少女幾眼。

這名蠻鬼宗少女容貌實在太過驚人了。

看似不過十三四歲的年紀,卻生的瓊鼻杏口,肌膚賽雪,一頭烏黑秀髮直披肩頭,晶眸閃動間,更有一種說不出的誘惑之力在其中,一舉一動給人一種心跳加速的驚艷之感。

少女似乎對被人注視早就習慣了,任憑如此多目光落在自己身上,卻仍然面帶微笑,絲毫不以為意的樣子。

柳鳴看了少女好一會兒後,才猛然一咬舌尖的將目光從其臉孔上勉強收回,同時暗叫一聲「好厲害」。

這莫非就是傳說中的媚體天成!此女這般小年齡已經這般讓人無法自拔了,若是再大上幾歲的話,豈不是更加的禍國殃民。

但讓他暗覺詭異的是,對方應該早在對面隊伍,為何先前誰都沒有發現其存在,怎麼過了一會兒後在,才忽然出現出這般一名妖魅之極的少女。

更讓他有些發寒的是,不光是那些少男偷望此女,甚至還有一些少女看向此女的目光,竟隱約也帶有一絲傾慕之色。

此女實在邪門的很,還是遠遠避開的好。

柳鳴心中迅速就有了決定。

其他人可沒有柳鳴這般好的定力,一開始還大都偷偷摸摸的望過去,等發現少女根本不在意,頓時膽子一狀,目光紛紛變得有些明目張胆起來。

不知過了多久,少女終於黛眉皺了一皺,明眸朝世家弟子這邊淡淡一掃而來。

所有接觸其目光的少年,紛紛面紅耳赤的低下頭去,但也有像雷震那般的幾名自持不同的少年,反而用更加炙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