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魔天記 >第十二章一心二用

第十二章一心二用 (1/2)

小說名稱《魔天記》 作者:忘語  更新時間:2013-11-06 18:23  字數:3442

「哼,我們已經不和他們爭搶本門培養的靈脈弟子了,若是這些世家子弟也要來爭的,那就別怪為兄不客氣了。本分支雖然沒落多年,但也不容被人真騎到頭上的。」儒袍男子臉色一沉的回道。

「既然師兄下定主意了,小弟和鍾師妹自然一定會支持的。我們這一支就只剩下我們三個靈師,自然要共同進退的。」披髮男子思量了一下後,終於下定決心說道。

但是他方一說完這話,突然臉色一變,一陣劇烈咳嗽緊隨而來,不急忙將腰間朱紅葫蘆摘下,塞子一拔,揚首往口中灌了幾口翠綠色液體。

一股濃濃的酒香從中一傳而出,竟然某種不知名烈酒。

幾口烈酒下肚後,披髮男子臉色才好看了幾分。

「朱師弟,沒事吧!你體內寒氣可是多年頑疾了,光用藥酒來應對的話,是治標不治本的。」儒生見此,露出一絲擔心之色。

「圭師兄放心,我只要及時飲用這『三陽酒』,就能控制寒疾的發作,不用太過掛心的。」披髮男子一笑的回道,似乎真對自己寒疾未放在心上的。

「都怪為兄,當年明知你剛進階靈師,應該讓師弟多鞏固一下境界,再讓你去那夢魘崖。否則,說不定不會落下這般寒疾的。」儒生痛惜的說道。

「這不怪師兄,當年是我主動要求去的。畢竟師兄當時也在修鍊關頭,無法離開宗門半步,而是鍾師妹卻已經危在旦夕了,根本無法耽擱時間的。」披髮男子搖搖頭的說道。

「等這次開靈儀式後,我再去求師叔一次,一定要再多討要幾顆純陽丹來。此丹雖然不能治癒寒疾,但起碼也可以緩和一下你的痛苦。」儒生凝重的說道。

「算了,師叔現在正在閉生死關,前幾次打擾已經讓其他幾座山頭大有意見了,若是再去的話,就真有把柄落在了他們手中。」披髮男子苦笑了起來。

「你不用管此事了。若他們真要找來,自有我來應對的。」儒生卻冷哼一聲的說道。

披髮男子猶豫了一下後,終於沒有再說什麼。

隨之這二人在樹後又交談了幾句後,就在一股淡淡霧氣中再次消失了。

這時,眾少男少女走到一排明顯新建的石屋前時,在大漢隨手一指下,就被紛紛安排了進去。

當柳鳴推開尤帶絲絲新木香的大門時,一個長寬不過三四丈的房間出現在了眼前。

一張青木桌,一把同樣材質的木椅,一張丈許長的灰白石床,上面鋪著一層薄薄的棉布被褥,此外就再無任何東西了。

見到這一切,柳鳴非但沒有露出失望的表情,反而輕嘆了一聲後,幾步走到石床上就此了坐了下來。

石屋中類似的簡陋擺設,讓他不覺回想起在凶島上的艱難生活,心神不禁一陣恍惚起來。

不知過了多久後,他才重新回過神來,略一思量後,就開始仔細檢查石屋中各個角落和所有傢具擺設,見真的只是普通之物,並無任何異常後,才真正放鬆的躺到石床上,開始默默回想起一些事情來。

當年,他因為父親之罪而被官府直接拿下送到凶島的事情,雖然相隔多年,卻仍然記得許多細節。

當時事發時,家中除了他和自己父親外,就只有幾名僕從下人而已。

至於他母親,從其懂事之時就未曾見過,聽言是早年在生他時,因為難產離開的人世。

至於其他親戚朋友,更是從未聽父親談過。

但他從其他人口中隱約聽說,當年父親帶著還是嬰兒的他,從很遠的地方搬遷過來的。至於原來是居住在哪裡的,就誰也不知道,

其父對他非常嚴格,從剛一懂事的時候,就開始教其認字讀書,並讓其背誦一些古卷典籍。

就在其父被捕前幾天晚上,他突然讓當初不過數歲的柳鳴,去拚命記某個極其隱秘之處,直到那處位置被背的滾瓜爛熟,並反覆叮囑不得告訴第三人後,才算罷休的。

而幾天後,其父就被被湧進門內的衙差拿下了,他則直接被送到了凶島上。

大概那些衙差,也根本沒想過從一個幾歲大童子口中能得到什麼有用消息吧。

不過他一想到現在仍然銘記在心的那個隱秘之處所在,就不禁一陣苦笑不已。

小時候的他,還不知道那個地名意味著什麼,現在卻清楚那裡對如今他來說,和龍潭虎穴也差不了多少。

若沒有足夠的實力去闖那裡,簡直自殺是差不了多少的。

當年父親那般鄭重讓其記下那個隱秘之處,肯定是隱含了十分重大的秘密,並且十有八九和父親被抓死在獄中有著直接關係。

而那幕後使者竟然能用『大不敬』的罪名,直接致其父與死地,肯定也是大有勢力之人,一般探查手段恐怕根本無用,甚至可能反打草驚蛇,給自己引來殺身大禍的。

但殺父之仇豈能不報的。

柳鳴想到這裡,眼中閃過一絲這個年紀不該有的陰沉之色。

若此前他還為此一籌莫展過,但現在只要能成為靈徒,或者活著通過開靈儀式,等實力大進後再進入那裡,應該就是不難的事情了。

不過一想到,皂衣男子所說世家子弟通過開靈的恐怖比例,即使他對一向對自己有些自信,也不禁心中又微微一沉。

有關開靈儀式的具體過程,他自然也在途中詳細詢問過關老大二人。

可惜二人只是白家的高階僕人,對這知道的還真不多,只知道通過這儀式可以用外力將靈脈者體內未固化靈脈強化顯現出來,並藉助儀式力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