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魔天記 >第十章雷辰

第十章雷辰 (1/2)

小說名稱《魔天記》 作者:忘語  更新時間:2013-11-05 20:43  字數:3480

「是,靈師大人。晚輩是廣陵牧家的牧明珠,這是我的接引牌,請大人查看。」牧明珠聞言,急忙將手中一塊黝黑髮亮鐵牌雙手捧起。

「哦,你是牧師姐的族人!不過,我可不是靈師,只是一名靈徒而已。靈師真顏豈是連靈海都未開啟的凡人能輕易見到的。」皂衣男子口中這般說著,冰冷面容還鬆緩了一些,衝下方一招手。

「嗖」的一聲。

紫衣少女手中鐵牌一下衝天射去,穩穩落在了男子手中。

隨後這位接引使者,單手掐訣,一根手指泛起點點黑光的沖鐵牌一點而去。

「噗」的一聲,鐵牌微微一顫後,從表面噴出一小片白濛濛光幕。

在光幕中,另外一名紫衣少女影像若隱若現,除了服飾打扮略有不同外,五官神態神似無比,只是年齡看起來更小一分。

「嗯,是你不錯。你可以站到那邊去了。」皂衣男子只是掃了一眼,就點點頭說道。

牧明珠聞言,十分高興的稱是,走向了平台中心處。

「晚……晚輩高沖,拜見使者大人!」那名高大少年也從懷中掏出了同樣一塊鐵牌,高高捧起後,有些緊張的說道。

「高沖……,你就是這次開靈儀式中的三名散修弟子之一。不錯,說不定你會成為我的同門師弟,看一看你的接引牌吧。」難得皂衣男子臉上竟擠出來一絲笑容,並和氣萬分的說道。

同樣單手一招,掐訣施法一番。

高沖自然毫無問題的也過關了。

「白家白聰天,請大人查驗接引牌!」柳鳴深吸一口氣,也將手中之物捧起。

他此刻心中有些緊張,但面上看不出絲毫的異常。

這一次,皂衣男子漫不經心的掃了柳鳴一眼,就一言不發的將令牌也攝了過去。

當同樣白光從令牌上一卷而出後,另一個『白聰天』赫然栩栩如生的映現而出。

柳鳴目光往影像上一掃後,心中微微一跳。

影像中的『白聰天』,和他足有八九分的相似,但當時赫然穿著一件白色衣衫,並且神態中隱約透出一絲的驕橫,這點和其頗有些不同的。」

「咦」

皂衣男子打量了影像中的『白聰天』兩眼,再看了看下面的柳鳴一眼,面上現出一絲詫異來。

柳鳴心中一沉,手腕上的銅環不覺微微閃動了幾下,但最終還是站在原地未動一下。

「嗯,才僅僅一年,改變倒是不少。看來這一年來,沒有少為開靈做準備吧,以前那些浮躁之氣倒是改掉了不少。」皂衣男子緩緩的說道。

柳鳴聽到這話,心中大鬆一口氣,急忙躬身回道:

「晚輩自知資質一般,也只有在心性上多下些苦功,好能爭取一線的開靈之機。

「嘿嘿,開啟靈海可不是肯下苦功就能通過的事情,算了,現在給你們說這些話根本無用,以後自然會知道怎麼一回事了。你們全找個地方坐好,我馬上就要趕往下一個地點了。」皂衣男子先嘿嘿一聲的說了兩句,但就不願多說的吩咐下來。

其他少男少女聞言,紛紛就地盤坐了下阿里。

柳鳴三人見此,也在平台上找了一處地方坐了下來。

不知是否因為同一接引地點上來的緣故,三人竟下意識的沒有分開,而和其他人結夥般的自行坐在了一起。

但三人面面相覷下,誰也沒有首先開口。

就在這時,空中皂衣男子卻單手一個翻轉的取出一塊灰白色圓盤,身形再一晃後,就一下飛天而起,直接沒入高空光幕中不見了。

下一刻,四周那些雕像在一陣嗡嗡聲中泛起團團柔光,再一聲巨響後,平台就帶著一股巨大慣性的向某個方向一衝而出。

不少沒有坐穩的少年少女全一下摔的東倒西歪。

柳鳴前面的紫衣少女一個不提防,也嬌軀一扭的就仰天摔倒,幸虧旁邊的高大少年眼疾手快,猛然一動,一把抓住了少女的手臂,將其穩穩的來了回來。

「多謝高大哥!」牧明珠重新坐穩後,臉現出一絲紅暈的沖高大少年說了一聲。

「沒……沒什麼,只是舉手之勞。」高沖見少女對其稱謝,卻有幾分手足無措的樣子。

紫衣少女沖高大少年報一笑後,卻轉首沖柳鳴狠狠瞪了一眼。

柳鳴則露出似笑非笑的神色來。

他從始至終都穩穩坐著,明顯也能出手拉少女一把,卻根本沒有出手的意思。

如此一來,自然讓牧明珠對其印象更差了一分。

不過這時,柳鳴卻將目光從二人身上挪開,看向了離他不遠的一座灰白色雕像上。

雕像形象非常奇特,似猴非猴,似蝠非蝠,彷彿一隻猴子身上憑空長出一對蝠翅一般,顯得十分猙獰兇惡,讓人看了不覺心中發寒。

「哼,小世家就是小世家,竟然連夜遊鬼這種最普通的鬼物沒有見過。」牧明珠見此情形,撇了一下嘴,用一種譏諷口氣說道。

「哦,牧小姐知道這是什麼東西?」柳鳴頓時起了一絲感興趣之心,回首問道。

一旁的高大少年,也瞪大了雙眼。

牧明珠原本不想再和柳鳴多說什麼,但是一見高大少年神情,再一想起自己『三叔公』交代的話語,當即心意一轉的換上了笑容:

「既然高大哥也想知道,那小妹就獻醜一二了。夜遊鬼又叫鬼夜叉,是百鬼夜行圖上最常見的一百零八鬼物中之一,除了可以飛行外,實際上卻並無多大能力……」牧明珠不愧為牧家千金,雖然還不是蠻鬼宗弟子,卻對鬼物了解的頗多,不但將夜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