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魔天記 >第九章接引使者

第九章接引使者 (1/2)

小說名稱《魔天記》 作者:忘語  更新時間:2013-11-05 15:31  字數:3403

「不管白家家主如何,既然將這位少主送過來,估計也是作孤注一擲的打算。據我所知,白家這些年實力衰退不少,再拿出這般一大筆資源可算傷筋勞骨的事情了。這也沒辦法,白家下一代中除了那個白焉兒還算資質不錯成為了靈徒,其他白家弟子可都沒有通過開靈儀式,甚至活下來的都沒有幾個。這個白聰天應該寄附了白家不少希望吧。」老者淡淡的說道。

「白家會選擇排名最低的蠻鬼宗,多半也是看在此宗開靈儀式收取資源最少份上。我要不是因為雲姨也在蠻鬼宗中,可不會來參加這一次的開靈儀式。蠻鬼宗整天和鬼物打交道,我可不太喜歡。」牧明珠小嘴一撅,有幾分樂意的樣子。

「哼,不、給你這丫頭說過多少次了,開靈儀式是危險之極的事情。雖然你從小在修鍊上表現不錯,但沒經過開靈儀式檢驗前,雖然不能肯定靈脈資質到底如何。你雲姨應該會在這一次儀式上擔任一個職務,到時只要稍微對你照應一二,雖然不能對你衝擊靈海有何幫助,但起碼在危機關頭,能出手保住你一條性命的。否則,我們白家又不缺這點資源,讓你上天月宗等幾家上門也不是不可的。」青袍老者臉色一沉的的說道。

「是,珠兒知道錯了。」一見老者發怒,紫衣少女立刻小臉耷拉了下來,不敢再多說什麼。

「雖然白家和我們牧家因為你姑姑的事情,鬧的一度關係緊張過。但比起其他世家說,總算還有一些交情,並且逢年過節,兩家表面上的禮節也未曾真正斷過。這位白聰天既然被白家家主這般看重,應該修鍊資質還不錯,在開靈儀式前不妨拉攏他一二。萬一他真能開靈成功,牧家和白家也不是不能再回復往日交情的。你姑姑的事情雖然有些遺憾,但是多年前的事情了,我們世家不能被個人感情所左右,還是要以家族利益為主。」青袍老者不慌不忙的繼續說教道。

牧明珠縱然心中一百個不同意,但表面上也只能小雞啄米般的連連點頭。

這位『三叔公』身為頂級鍊氣士,在白家可是有僅次於家主的地位,她除非真成了上門靈徒,否則哪敢頂撞分毫的。

不過也因為這位叔公的說教,讓這位白家千金心對『白聰天』下意識的有了一分厭惡之心。

遠處打坐的柳鳴,自然對這一切根本不知,仍只在默默的修鍊控元術。

縱然他從小就有一心二用的天賦,但修鍊時間還是太短了一些,想要在此上面更進一步話,自然不是一件簡單的事情。

就這般,兩波人在互不打擾情況下,在山頂一呆就是一日一夜之久,期間更是各自取出些乾糧,匆匆吃了些東西。

等第二天午時的時候,從牧家等人上來的那條山道上,又有兩人走了上來。

卻赫然只是一老一少兩人而已。

老人一身灰色長袍,滿臉皺紋,手中拿著一桿長長的旱煙袋。

年少的,卻是一個年齡和柳鳴相似的高大少年,穿著一件嶄新的藍色衣衫,皮膚微黑,面容有些憨厚。

少年一見山頂已經有這般多人,就是為之一呆。

灰袍老者見此情形,卻不感意外,招呼少年一聲,就在山頂另找了一個地方坐了下來。

「他們也是鍊氣世家之人?」柳鳴見到此幕,忍不住的問了一句。

「看樣子不是,應該是散修。」關老大多打量老少二人後,才凝重的說道。

「哦,不是說開靈儀式名額只有鍊氣世家子弟才能得到嗎?」柳鳴訝然了起來。

「不是世家才能得到,而是一般情形下,只有鍊氣世家才有足夠財力買下開靈名額的。但若散修鍊氣士也能拿出同樣多的資源,上門自然也不會拒絕的。但這種事情一般很少出現的,不過一旦出現,上門絕對會對參加開靈的散修弟子十分重視。他們通過開靈儀式的幾率,甚至還在上門自己培養的靈脈弟子之上。」關老大低聲說道,似乎真對那一老一少極為看重的模樣。

「哦,這是為何?」柳鳴有幾分不解。

「嘿嘿,對鍊氣世家來說,購買一個名額也許要是傷筋動骨。但對散修來說,卻可能是數代人甚至十幾袋人的積累都要消耗一空,若不是子弟的確資質十分驚人,對通過開靈儀式起碼有三四分把握,絕不會拿來一賭的。」這一次,卻是谷老三嘿嘿一聲的回道。

「這般說,對方起碼覺得有三分之一把握能成為靈徒了。」柳鳴聽了後,心中暗驚,不禁轉首又看了那名高大少年一眼,卻實在看不出有何異常之處。

「有散修子弟參加開靈儀式的事情,每次都會發生,但數絕不會太多的。沒想到少主正好和其中一人在同一接引地點。若有可能的話,不妨和此人好好結交一下,說不定會對少主以後有一定好處的。」關老大遲疑了一下後,這般沖柳鳴說道。

「我知道如何去做了。」柳鳴再深深看了高大少年一眼,就不再說話了。

另一邊牧家中的『三叔公』,自然也一眼看出一老一少的散修身份,吃驚之下,同樣叮囑紫衣少女一番,但一時間沒有派人去招呼什麼。

於是在一種怪異氣氛中,三波人進水不犯河水的就這般在山頂處等了下去。

當又一日一夜過去,天色剛一微微放亮的時候,遠處天邊突然傳來了陣陣的嗡嗡聲,開始還很輕微,轉眼間就變得震耳欲聾起來。

正在山頂上休息的三波人,當即全都一驚的站起身來,揚首向聲音傳來之處一望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