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魔天記 >第七章控元之術

第七章控元之術 (1/2)

小說名稱《魔天記》 作者:忘語  更新時間:2013-11-04 12:04  字數:3592

柳鳴忍不住一手把銅環抓了起來,結果臉上換上了驚愕萬分的神情。

這銅環輕飄飄的,彷彿一絲重量都沒有一般。

「這就是那位白少主的符器?」柳鳴將銅環拿在手中仔細把玩了一會兒,才問了一句。

「不錯。虎咬環可是一件罕見的攻守兼具的上品符器,就算在白家也能排進前十之列的。」谷老三望著銅環,口中解釋著,臉上還帶出出一絲不舍之色來。

「不過小兄弟要想催動它,恐怕還要先學會最簡單的控制元之術才行。這法決的話,我兄弟會在路上一點點的加以傳授,絕對讓你儘快能夠催動此環。」關老大則如此說道。

「晚輩就多謝兩位前輩了。」柳鳴有一絲興奮的說道,當即將銅環往右腕上一套的,從中感受到一絲清涼之意。

「很好,但你現在容顏還有些不妥,需要稍作一些改變,以免被上門使者看出破綻來。」關老大點點頭後,又看來一眼柳鳴臉孔的說道。

「要如何改變?」柳鳴一聽這話,眉頭一皺。

雖然他相貌普通,但也不想被人在面孔上動什麼大手腳。

「呵呵,小兄弟放心!我們絕不會真破壞你原來容顏,只是稍微在頭髮膚色上改變一二而已。在這一點上,谷老三是專家,交給他就行了。」關老大似乎看出了少年的擔心之意,笑著解釋了兩句。

「如此的話,那就沒有問題了。谷前輩,就麻煩了。」柳鳴心中一松,也就同意了下來。

「嘿嘿,這是小事一樁。我當年還沒有成為鍊氣士前,可曾經有百面人的稱呼。」谷老三嘿嘿一笑的回道。

接著他一轉身,又從身後大包裹中掏出一些瓶罐罐東西和幾把異常鋒利的小刀剪子,再沖少年一招手。

柳鳴略一遲疑後,也就起身來走了過去。

半個時辰後,當柳鳴面前多出一面亮晶晶的銅鏡,將面容照映的清晰萬分。

「眉毛比眼前淡了一些,原本有些殘差不齊的鬢角被休修的整整齊齊了,同時額上多了一根銀色頭帶,讓人憑空多出一分儒雅之氣來。但最大的改變還是……」

柳鳴將兩手一抬而起,原本還算健康的手掌,赫然變得異常白皙,給人一種養尊處優的感覺。

「這瓶洗膚液,你先拿著,每天晚上用其擦洗身子一遍。我會在路上多給你配上幾瓶,這樣等快到了蠻鬼宗山門的時候,膚色應該就會定型一段時間。等膚色以後再漸漸褪掉恢復的話,也不會有人注意到的。這些年雖然沒有再動用過易容之術,看來我的技術倒是沒有退步太多的。」谷老三單手托著銅鏡,得意洋洋的說道。

關老大在旁邊上下打量少年一番,也露出了滿意的表情。

這時候的柳鳴,比起原來更加酷似了一兩分。只要不是白家少主的相熟之人,應該看不出破綻的。

柳鳴雖然沒見過白家少主是什麼摸樣,但見關老大二人的滿意表情,也就清楚自己的改裝應該算是成功的,心中也微微一松。

現在他和這兩人算是綁在了一起,真被無法矇混過關的話,自己恐怕也小命難保的。

呵呵,從現在開始,你就是我二人的少主了,千萬不要再稱呼什麼前輩,叫我二人『關大』『谷三』即可,以免到時露出了什麼馬腳。」關老大神色一正的說道。

「我知道了。」柳鳴略一沉吟,也就凝重的回道。

……

一日後,一艘淺黃色小舟沿著河道順流而下,直往下游飛馳而去。

在小舟上,谷老三一邊兩手掌著船舵,一邊不時的往船艙中掃上兩眼。

在那裡,柳鳴正在關老大指點下,掐訣盤膝而坐著。

在他身前一張低矮小桌上,那枚虎咬環則靜靜擺放在那裡。

忽然柳鳴一聲低喝,手臂一抬,一根手指沖銅環一點而去。

「噗」的一聲。

銅環只是在小桌上微微一顫,就再也沒有任何動靜了。

柳鳴見此,眉頭一皺而起。

「不錯,這般短時間已經能讓體內元力和虎咬環產生一絲感應了,看來你在操控符器上還是頗有天賦的。」一旁的中年男子,卻撫掌露出滿意之色。

「不是說,我只有兩個月的時間來修鍊法決嗎?」柳鳴緩緩的問道。

「少主不知道,虎咬環身為上品符器,原本就不是那般容易操控的。據我所知,白家應該另有一套專門針對此符器的操控元力秘訣。現在我等只用普通操控法決,自然效果要差了不少的。不過以你的天賦,兩個月時間也足夠初步掌握住此符器了。」關老大解釋的說道。

「既然『關大』你說無礙,那應該真沒事了。不過在掌握虎咬環後,我還要學習那幾種攻擊防禦手段,恐怕同樣要花不少時間的。」柳鳴眨了眨眼睛後,如此的回道。

「少主不用擔心此事。只要能掌握了控元之術,和符器的感應聯繫到了一定程度,其他手段施展只是個熟練問題而已,到時一點就會的。」關老大不加思索的回道。

「原來如此,那我這些天就一心專門修鍊控元之術了。對了,蠻鬼宗到底是一個什麼樣上門,關大應該知道一些吧。」柳鳴點下頭,又想起一事的突然問道。

「少主想知道蠻鬼宗的事情,這可有些難辦了。此宗雖然在大玄國幾家上門中排名靠後,但單論神秘程度的話,卻絕對是排在第一無疑的,並沒有太多傳聞了流傳出來的。」關老大聽了後,臉上露出一絲為難的表情。

「哦,這是何故的?」少年有些詫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