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魔天記 >第五章蘇醒

第五章蘇醒 (1/2)

小說名稱《魔天記》 作者:忘語  更新時間:2013-11-03 13:58  字數:3640

「你說的的確有理,好,此事就這般做了。等應付過眼前大難後,我和你一同離開白家了。」谷老三小眼一陣閃動後,終於也下定了決心。

「哈哈,這就對了。你我兄弟二人也算相識多年了,若沒有把握,此等事情我怎會去做。你先將『少主』屍體處理下,但其衣服符器等所有東西都要留下,我來救治這小子。看他樣子再不相救話,恐怕真要一命嗚呼了,這也要損耗我不少元氣的。」關老大拍了拍谷老三肩頭一下,面露笑容的說道。

谷老三點下頭,大步走向了土坑邊。

關老大則三下五除二將少年身上衣衫全都去了個乾淨,頓時露出胸前肩頭腹部等猙獰驚人發白的反卷傷口,以及其他眾多密密麻麻的疤痕。

即使以關老大的見多識廣,也不禁倒吸了一口涼氣,但兩手卻不遲疑的飛快往少年傷口附近拍打了起來,開始只是一聲聲,隨之就爆竹般的連成了一片。

讓少年身軀片刻就通體變的赤紅一片起來,但身上原本有的一些淡淡水腫卻也隨之飛快的消失起來。

忽然關老大手中動作一停,一手往懷中一探後,竟取出一個黃木匣。

數根手指往木匣上輕輕一敲,蓋子頓時「嘎嘣」一聲的自行彈開,露出了裡面十幾根大小不一的纖細銀針。

兩根手指往匣中只是一抹,就有一根銀針被熟練一夾而起。

關老大面色有幾分凝重下,手臂只是一動,頓時化為一片模糊銀芒的往少年身上各處連刺而出……

柳鳴不知自己什麼時候解除的「閉息術」,但是覺得自己頭顱好像裂開般的疼痛難當,渾身上下也沒有一寸地方不異常灼熱,但不知何時後,各處地方又一下變得清涼無比起來,其中的舒服之意,讓其都差點忍不住的叫聲來,但在一種無法抵擋的深深疲憊之意下,又很快的沉沉入睡起來。

在沉睡中,一幕幕景象在其腦海深處不停變化著,其中既有一對面部不清的中年夫婦身影,但更有一些奇形怪狀的鬼物臉孔,全都圍著他不停的說著什麼話語。

那對中年夫婦給他一種異常親切的感覺。

少年想努力聽清楚對方說些什麼,但在其他嚷嚷聲下卻根本辦不到此事,情急之下,想用手將其他鬼臉推開,但渾身上下卻都一絲力氣沒有,不由的心急如焚起來。

就這樣般的不知過了多久後,柳鳴終於在一股熱流在體內來回滾動下,緩緩蘇醒了過來。

結果他剛一睜眼,立刻就看到了近在咫尺處的一張四方的中年男子臉孔。

而此男子一見其醒來,立刻毫不客氣的低喝道:

「什麼都不要想,趕緊運功,否則前面那般多工夫就全白費了。」

柳鳴一聽這話心中一凜,不及多想下,立刻心中默念某種熟悉口訣,開始引導體內這股熱流往腹部某處徐徐流去。

這時,關老大才長鬆了一口氣,將放在少年胸口的一隻手掌一收而回,站起身來冷眼觀看柳鳴的一舉一動。

不知過了多久後,少年異常蒼白臉孔上終於有了一絲血色,並再次睜開雙目的望了過來。

「多謝前輩相救之恩,否則小子可能真要一命嗚呼了。」柳鳴低聲站起身來,微微一躬身的說道。

雖然他不知眼前之人是何來歷,但既然出手相救,自然讓其心中十分感激的。

此刻他也看清楚自己所處地方,赫然是離河邊不算的一處窪地中,而自己身上已經被換上一件嶄新的錦袍,幾處傷口也都已經包紮了起來,並有絲絲的清涼之意,顯然也都用上了上等藥膏。

而最讓他擔心的閉息術後遺症,也在對方相助調理過一番後,將原本應該早就爆發的內傷全都硬生生的壓制住了。

不過雖然對方手法異常高明,但現在體內情形實在太糟糕了,傷勢再次發作應該只是遲早的事情。

他在凶島上從一些囚徒身上學來的偏門秘技縱然對敵時十分有用,但也十分的霸道,幾乎可以說是傷人傷己的東西。

若不是從『亁叔』上另學來了一套吐納之法,身讓體恢復能力遠超普通人,也絕不敢這般頻繁催動這些秘技的。

他自認沒在河中傷勢發作斃命,這套無名吐納之法應該起了絕大的作用。

關老大一見少年這般鎮定,心中倒是一愣,但面上反而一笑的回道:

「沒什麼,關某等人救你也是舉手之勞的事情。」

「怎麼,這裡並非前輩一人。」柳鳴有些意外的問道。

「我有個同伴去處理一下其他事情,很快就會回來了。看小兄弟樣子也是好幾天沒進食了,先吃點東西再說其他的。」關老大面上堆滿了笑容。

接著他走了幾步後,再一躬身就不知從掏出一個花布包裹來,一打開後,裡面竟放滿了各種精緻異常的點心,並一股腦兒的全拿到了少年面前。

柳鳴肚中的確早已餓壞了,稱謝一聲後,就不客氣接了過來,左右開工的往嘴裡狂塞起來。

轉眼間,七八個拳頭大小點心就全都進了少年的腹中,進食動作這才放慢了一些。

「小兄弟不用急,若是不夠的話,關某這邊還有的。對了小哥貴姓,如何負這般重傷的出現在這裡。」關老大笑呵呵的問道。

「晚輩姓揚名元,是從商之人,原本是和叔父帶著一批貴重貨物到另一地方準備與人交易,沒想到在半路上遇到一群劫匪,結果我跳入河中逃生,而叔父他還不知生死的。」柳鳴略一沉吟後,就報了一個假名,臉上也恰到好處的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