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魔天記 >第三章鍊氣士

第三章鍊氣士 (1/2)

小說名稱《魔天記》 作者:忘語  更新時間:2013-11-02 17:21  字數:3384

「小子,你竟敢傷我夫人!你這次死定了。」男子臉龐在手中短劍亮光照映下,顯得有些微微扭曲,另一隻手將巨弩一拋而掉,飛快從懷中取出一枚血紅色丹藥拋入口中。

顯然剛才那一招遠超常理的攻擊,他並非能隨便施展出來的。

柳鳴見此情形,大叫一聲「看暗器」,單手一揚,一團白乎乎東西當即向地上還在抽搐不動的醜婦激射而去,同時單足一踩地,整個人弩箭般沖入了一側密林中。

男子見此先是一怔,隨之大怒,但也不能不真不管地上醜婦只追少年去,只能無奈的身形一晃,先一下擋在了前方,同時手腕一動,用骨劍沖飛來東西虛空一刺而去。

「轟」的一聲,那團白乎乎東西被一道無形刺芒憑空擊中,但一下意外的爆裂而開。

一團灰白色粉末迎頭一灑而開,覆蓋了附近數丈內一切。

藍袍男子見此一凜,哪敢讓這粉末真的及身,猛然將骨劍往身前一橫,另一隻手往身前虛空一按後,口吐「元壁」二字。

剎那間,骨劍微微一亮,一層無形氣浪從上面一卷而出,將附近粉末全都一卷而開。

接著男子飛快一低身,用手指從附近地面上沾了一點粉末,往鼻下稍微嗅了一嗅,頓時變得暴跳如雷起來。

「竟然只是普通麵灰。臭小子,我一定要將你碎屍萬段。」

藍袍男子大罵幾聲後,又查看了下醜婦的情形。

結果此女雙手緊抓脖子,氣息早已若有若無起來,眼看根本無法救治而回了。

「夫人放心,我這就去那小子的狗命,一定不會讓你一人上路的。」

藍袍男子咬牙切齒的說了一句,就再次站起身來,將手中骨劍握緊,口喊一聲「輕身」,就輕風般朝少年逃走方向飛身追去。

動作之快竟和先前大相徑庭,彷彿鬼魅一般。

他雖然體內元力不多,但藉助剛才服用的那一枚『氣血丹』,起碼一頓飯工夫內可以再多施展幾次練氣士手段,用來追殺一名凡夫俗子絕對綽綽有餘的。

……

柳鳴在林中拚命跳躍奔跑著,感到自己雙腿一點點沉重起來,同時胸前火辣異常,幾道血槽因為劇烈運動而血流不停。

至於他肩頭舊傷,此刻更是徹底發作,讓小半邊身子都有凝滯不靈起來。

柳鳴卻絲毫沒有停下來包紮的意思,只是認定某個方向撒腿狂奔不已。

眼前一下豁然開朗,少年竟衝出了密林,出現在一片空曠之地上。

在空地不遠的盡頭處,赫然是一條數十丈寬廣的巨河,裡面河水滔滔兇猛,不時帶起一陣陣白浪的向下游處狂卷而去。

柳鳴見此,心中一喜,但忽然感到兩眼微微一黑,腳步一個跌蹌下,差點就直接摔到在了地上。

他心中一驚,急忙牙齒狠狠一咬舌尖,一絲血腥味道頓時充滿了口腔,這才能保持神識清醒的重新站穩了腳步。

但就這時,忽然從起身後密林中傳出藍袍男子怨毒之極的聲音:

「小子,你往哪逃!」

話音剛落,後面風聲一起,藍袍男子從一顆巨樹後一閃而出,並一躍丈許的直奔少年飛撲而出。

柳鳴回頭一望,心中為之一凜,頓時將手中銀刃猛然往後狠狠一投,再次提起雙足的向河邊狂奔而起。

藍袍男子手中骨劍只是一揮,就將射來銀刃擊飛出去,身軀絲毫沒有停頓的仍向少年一飄追來。

一前一後下,兩人轉眼間就追出了十幾丈遠去。

柳鳴幾個跳動後,眼見終於跑到了河邊,當即縱身一躍空中,就要投入滾滾河水中。

後面藍袍男子還差數丈才能追上少年,目睹此景,自然大不甘心,猛然將體內元力全部調動而起,往骨劍中狂注而入。

剎那間,骨劍白芒刺目!

男子則一聲低喝的沖遠處一斬後,一道幾乎淡若不見的劍影從劍身上激射而出,一閃之後就詭異的出現在了少年背後處,並一紮而入。

「噗」的一聲!

柳鳴被那劍影洞穿腹腔而過,身軀隨重重摔入河水中,被白浪一卷之下,就此消失的無影無蹤。

藍袍男子這才兩個起落的追到河邊,看著眼前滾滾河水,眉頭皺起。

他雖然相信在符器全力一擊下,對方掉入滾急河水中絕無幸還之理,但沒有見到屍體總是有些放心不下。

但他並不擅長水性,而以這河水迅猛程度,就算下去,屍體也早不知衝到了何處。

男子低聲嘟噥了一句,低首往手中骨劍看了一眼。

只見這件符器此刻光芒全無,徹底恢復了原先的平淡模樣。

藍袍男子在原地滯留了片刻,並未見到少年屍體從附近水面浮出後,也只能無奈的就此離開了。

……

三日後,滁州奉雲兩郡交界的一條不起眼小河邊上,一高一矮兩名黃衫男子,正獃獃望著身前地上一具不知死透了多久的錦袍屍體,互相無語著。

而除了兩人身前屍體外,稍遠些草叢中,還另有七八具身穿灰色勁裝的其他屍體,每一具全都死的極其凄慘模,要麼從身軀中間直接被一斬兩截,要麼碩大頭顱被直接爆裂了半邊。

「怎麼辦,少主竟然這般簡單死掉了,我二人要如何回去給家主交待?」說話的是一名身材瘦小、身後背劍的男子,臉龐瘦削,生有一對三角眼,讓人一看就有十分兇惡的感覺,此刻卻滿臉愁容的向同伴問道。

「谷老三,你問我,我問誰去。誰知道這位『少主』這般白痴,身為一名低階鍊氣士竟被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