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魔天記 >第二章亡命少年

第二章亡命少年 (1/2)

小說名稱《魔天記》 作者:忘語  更新時間:2013-11-01 12:47  字數:3826

女的三十來歲樣子,身材肥碩,披著赤紅衣衫,頭上戴一朵艷紅巨花,面容粗俗醜陋,手中卻提著一柄一人高的巨大狼牙棒。

旁邊男子則大約四十歲左右,身穿藍色綢袍,面容普通,腰間插著一柄黃色木鞘短劍,手中舉著一柄三尺長巨弩,上面駑匣空空如也,顯然就是剛才對柳鳴發起攻擊的利器。

「你們不是黑龍衛?」柳鳴眼盯著二人,深吸一口氣的問道。

在凶島獨自生活了這般長時間,讓他早就學會了在動手之前,先想盡辦法找出對方的弱點所在。

故而這番開口,既是詢問試探,也是一種拖延時間的手段。

實際上在目光閃動中,柳鳴腦中已經飛快轉動不停起來。

「女的,雙臂粗大,腳步沉重,明顯是力大體狀之輩,可能在身法上略遜一些,但以其手中兵器的分量來看,絕不可能沾上分毫的。男的十指白皙穩健,目光陰沉,多半會什麼特殊功夫,對其一定要打起十二分的小心……」

對面二人自然不知道瘦弱少年短短時間內心中就這般多念頭,但面對這般年少對手顯然也是第一次事情,都露出幾分頗感興趣的表情。

男子一手往腰間一抓,重新拿出一個裝滿鋼矢的努匣往巨弩上裝去,同時口中冰冷說道:

「柳陽宗,瞻南郡陽元城人,七年前身犯欺君不敬大罪,被捕抓入南蘭郡大牢,後病死獄中。其子柳鳴因為年幼免去一死,但被判在滁州死海凶島囚困終生。但一個月前,凶島因不明緣由沉入海底,島上大部分囚犯一同葬入海底,只有柳鳴等十一人趁機逃出死海。現刑部發出銀級追殺令加以追捕,生死不限。這些,沒有說錯吧。」

男子話音剛落,旁邊紅衣醜婦也發出尖利的笑聲:

「小子,這個人是在七天前死在我夫婦手中的,看看可是你那些同伴中人?」

隨之她將腰間一個皮袋一扯而下,往地上一甩而去。

「咕咚」一聲,皮袋一個翻滾,從中滾出一顆血跡斑斑的人頭來。

人頭滿臉鬍鬚,肌膚黝黑粗糙,嘴巴微張,看似也是四十來歲的年紀。

少年目光往人頭上一掃後,當即心中一沉,低叫了一聲「鐵頭」。

「既然你認得此人,看來是沒錯了。小子,你乖乖的束手就擒,我夫婦二人還可放你一馬,拿回去關押說不定還能保住一條小命的。否則一旦動起手來,肯定是殺無赦。」藍袍男子將駑匣熟練的重新換好後,往身前一橫的說道。

「兩位對我了解如此清楚,是刑部供奉吧,不知是什麼等階的供奉?但拿這種話來哄騙我,難道真欺我年幼,對大玄律令不通不成!以我先前斬殺的捕快和黑龍衛之多,恐怕就是皇子大臣親自作保,我也要受千刀萬剮之刑的。」少年眨了眨眼睛,對藍袍男子的話根本不信。

藍袍男子聽到這番回答,哼了一聲,沒有開口否認什麼。

旁邊的紅衣醜婦,卻咯咯一聲的又說道:

「想不到小兄弟年紀不大,竟對大玄律律令了解的這般多。從凶島之人果然不凡,年紀再小也不能當成一般之人看待的。我夫婦的確是刑部的專屬銀鱗供奉,小兄弟以後到了黃泉之下,可不要怪我夫婦以大欺小了。夫君,動手吧!」

醜婦說到最後,神色驟然一冷,將手中狼牙棒一揮,就化為一股狂風的直撲少年而去。

看似肥大的身軀,竟然異常的敏捷,手中揮動的巨大兵器,更是彷彿無物般的輕巧。

另一邊的藍袍男子聞言,則心有靈犀般的將手中巨弩一抬,手腕一抖後,十幾根弩矢就化為點點寒光的向少年所兩側激射出去。

少年若想向左右躲避,必定難躲弩矢攻擊,若是留在灌木中,就一定要面對醜婦正面攻擊。

這二人不愧為夫婦,一出手就配合的天衣無縫。

柳鳴見到此景,臉色也一變,但下一刻就猛吸一口氣,兩手同時一握銀刃一揮,化為一道雷霆般寒光的直劈醜婦頭顱而去。

他竟對那巨大狼牙棒根本不管不顧,完全一副搏命打法。

醜婦瞳孔一縮,雖然知道對方並非真心同歸於盡,但也不敢真的去賭命一次,只能無奈的身形微微一頓,手中狼牙棒往回一揮,就改變方向的砸向了銀色長刃。

柳鳴手腕一抖,銀色長刃就一個模糊的重新縮回,並未讓巨狼牙棒碰撞上,反而往左右各自狠狠一劈而出。

「噹噹」兩聲脆響後,

有兩根突然轉向扎向柳鳴的鋼矢,頓時被一磕而飛,

「這小子!」

遠處藍袍男子見到此幕,心中忍不住的暗罵一聲,手掌往腰間一抓,又開始填裝匣弩矢來。

剛才他那手用暗中操縱弩矢轉向的特殊攻擊秘技,可是解決不少強敵的,沒想到竟會在這少年身失靈了。

醜婦也大感意外,但哼了一聲後,就狂舞揮動手中狼牙棒的和少年戰在了一起。

她每一次揮動手中重兵,都帶起一股狂風,整個人大闊大開下,彷彿化為一頭人形猛獸一般,看起來實在是威不可擋。

與她相反,對面少年手中兵刃卻根本不和狼牙棒碰撞分毫,只是化為一道銀光的圍著醜婦上下遊走不已。

他雖然大處下風,但每一幾攻擊醜婦必救之地,讓其每每不得不放緩攻勢的加以自救。

如此情形下,醜婦縱然勇武遠在少年之上,卻也氣的破口大罵不已。

但柳鳴對此根本視而不睹,只是繃緊臉孔的繼續圍著醜婦來回跳動不已。

此刻的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