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魔天記 >凡人外傳二

凡人外傳二 (1/1)

小說名稱《魔天記》 作者:忘語  更新時間:2013-10-31 02:03  字數:2786

「不錯,晚輩現在已經將前面幾層全都修鍊成功,就缺前輩一直秘而不傳的後三層口訣了。」韓立倒也沒有隱瞞的意思,坦然的回道。

「你修成了前面四層,我不信,需要查看一下。」金色小人低頭沉吟了一會兒後,果斷的抬首問道。

「這個簡單,我將第四層大衍決的手段施展出來,前輩一看不就知道了。」韓立一笑起來。

「好,那就施展給老夫看看。」金色小人倒也沒有客氣的樣子。

韓立聞言,立單手一掐訣,一根手指沖金色虛空一點,同時口吐「失神刺」三個字倆。

聲音不大!

但是金色小人一聽這話,卻臉色一變,身軀頓時爆發一層淡銀色光芒,顫了幾顫後,才重新恢復如常。

「失神刺!沒想到你連這種精神秘術都修鍊成了,看威力大小,的確是第四層大衍決圓滿才能有的威能。但老夫先前的七情決,專門是用來對付元嬰修士,即使後期修士也無法躲過。你為何安然無事。」金色小人先露出幾分複雜神色,又想起一事的問道。

「呵呵,這個問題很簡單。因為韓某元嬰根本沒有中那七情決,而是另有東西擋了一劫。」韓立輕笑了起來,一手往天靈蓋上一抹,一股黑氣從中一衝而出,一個盤旋後,就化為一名面容和韓立一般無二的黑色元嬰,只是神色間顯得頗為憔悴,一副無精打採的模樣。

「第二元嬰,這怎麼可能?看你修為也不過剛剛進階元嬰期不久,怎會再有餘力馬上煉製出第二元嬰來。」金色小人目睹此景,大吃一驚起來。

「前輩好眼力,在下的確凝結元嬰不久,但另有些機緣,才能煉製出此元嬰來的。前輩的問題,晚輩都已經回答了,不知是否可將後面幾層大衍決功法相告了。」韓立輕咳了一聲後,才大有深意的問道。

「大衍決是老夫辛辛苦苦創立的獨門法決,看你樣子也不是我以前門下後人,我為何要將後面口決告與你。」金色小人長吐一口氣,,臉孔忽然一冷下來。。

「前輩現在這樣子,好像沒有多少討價還價的餘地吧。」韓立上下打量了金色小人兩眼,似笑非笑起來。

「嘿嘿,你若想滅掉老夫這點元神,儘管出手就是了。反正已經活了如此長時間,本神君早就已經活夠了。更何況,就算你不出手,以老夫現在的魂神強度,也根本無法再活幾年的。」大衍神君冷起來。

「前輩如此頑固,莫非以為韓某不懂那搜魂執法。」韓立臉色一沉,聲音有幾分森然了。

「搜魂之法!這等小道,你以為老夫會怕。本神君連大衍決這等精神秘術都能創出,區區一個搜魂又能奈我如何。大不了,我立刻自爆元神就是了。」大眼神君打了個哈欠,滿不在乎的樣子。

韓立韓立聽到這番言語,真的有幾分無語了。

眼前老怪物雖然只剩下一具元神,幾乎沒有任何法力了,但是對精神秘術精通異常,若真的動強,恐怕還真無法從其身上得嘗所願的。

「前輩何必這般強硬!韓某一向以為,世間沒有任何東西不能交換的,只是看出的價格夠不夠而已。」韓立面上恢復了平和,緩緩說道。

「交換?老夫看不出有何能讓老夫動心的東西。」金色小人雙手一抱臂,望著韓立淡淡說道。

「不知這個東西,前輩是否感興趣。」韓立略一沉吟,單手一個翻轉,手心中一陣黑光閃動後,驀然多出了一截尺許長的怪木。

此木外表焦黑粗糙。坑坑窪窪,實在醜陋無比。

「養魂木!你有此種靈物!」原本淡然的大衍神君,一見此木,當即露出驚喜之極的表情。

「養魂木,不但可以保持前輩魂力外流,更具有慢慢滋神養魂的奇效。對前輩現在來說,正好是合用之物吧。」韓立將手中之物輕輕一托,胸有成竹的說道。

「此木的確可以延緩我隕落之日,但我精魂早已流逝太多,縱然有此物滋養,也頂多再活數十年而已。單憑這東西,老夫還不能大衍決後面功法相告。」大衍神君所化小人猶豫了好一會兒後,還是搖了搖頭。

這一回答,明顯出乎韓立預料之外,讓其眉頭一皺起來,半晌後,才目光一閃的說道:

「閣下到底有何要求,才肯將法決相告。我看神君可不像一心求死之人,除了這養魂木外,其他條件儘管提來,只要韓某能做到的,絕不推辭的。」

「看來大衍決有助於突破修為瓶頸的秘密,你已經知道了。嘿嘿,既然這樣的話,此法傳授給你也不是不可能的事情。但你除了需用養魂木給我煉製一件養魂法器外,還需有兩件事情幫我做到。」大衍神君嘿嘿一笑,也不客氣起來。

「神君請說!」韓立變得不動聲色。

「看你樣子,應該對本神君事情了解不少,那就應該知道我生平除了大衍決外,還最擅長傀儡之道,並一度痴迷其中而無法自拔,否則還不會落到如今的地步。」大眼神君神色不定的緩緩說起來。

韓立聽的沒頭沒尾,但也沒有顯露出不耐煩的表情。

對方話中重點,明顯還未開始講述出來。

「我這些年閑著無事之時,倒是在傀儡術上有不少突破,並且集其所成,研究出了一種終極傀儡出來,論威力應該不在一般元嬰修士之下。但可惜因為沒有材料,一直無法將其煉製出來,故而這倒成了老夫一直牽掛之事。我希望出去之後,道友能夠收集這些材料,將此傀儡煉製出來,讓老夫一了心中夙願。」大衍神君凝重的說道。

「堪比元嬰修士的傀儡。那這些材料的價值肯定也非同小可吧。」韓立心中一驚,但面上不見異色的反問一句。

「的確如此。哼,不過這傀儡煉製出來,最後還是要歸你所有的,再貴也是花在你自己身上,又有何不可的。」大衍神君哼了一聲的說道。

「若是這樣的話,晚輩可以答應了。前輩說另一條件吧。」韓立聞言心中略一權衡,不再猶豫的答應下來。

「另一條就簡單多了。本神君雖然被困多年不出,但也知道現在的千竹教恐怕早已變得面目全非了,是否還是我以前弟子門下執掌都是兩說的事情。我這一身所學不能傳授給他們,但也不願就此斷絕傳承,所以要道友幫我另尋一名資質絕佳之人,將我這一脈功法傳承下去。」大眼神君深吸一口氣後,說道。

「哈哈,此條件自然更無問題了,晚輩也允諾了。」韓立聞聽後,哈哈大笑起來。

「既然這樣,此交易就此成立了。等你先煉製好養魂法器後,我就將一層大衍決口訣傳授給你,然後和你先一同離開此地。」大衍神君色深吸一口氣後,緩緩的說道。

韓立聽了,自然沒有異議。

數日後,韓立背著一件尺許長的黃竹筒走出了密室大門,大步向遠處走去。

一陣清風吹來後,隱約傳來陣陣的交談聲。

「嘿嘿,本神君倒是沒有想到,還能有再重見天日的一天。」

「前輩還是小聲點的好,此地可是以前的千竹教禁地,萬一讓你些徒孫後人聽見了,又是一番麻煩。」

「哼,以你修為,那些兔崽子還能奈何你分毫不成,再說,他們又那是我的……」

話語聲越來越遠,最終隨風一同消逝不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