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魔天記 >第七卷原始輪迴 1506柳家餘孽

第七卷原始輪迴 1506柳家餘孽 (1/2)

小說名稱《魔天記》 作者:忘語  更新時間:2015-12-15 07:11  字數:3584

?柳鳴與羅睺這旁若無人的一問一答,讓紫發女子眼中閃過幾分錯愕神色,特別是當此女聽到「輪迴境」時,面色瞬間變得蒼白了幾分。

她連忙環顧了四周一圈,這才一副稍稍安心的模樣,隨即提高了一下聲音的問道:

「你們到底是何人?這裡又是什麼地方?」

「敢問閣下,可是中央皇朝魔皇皇甫雍之妻,來自趙家的趙卉?」柳鳴轉過頭來,目光往紫發女子身上看了一眼後,並沒有回答此女的問話,而是似笑非笑的說道。

紫發女子聽聞此話,臉色微微一怔,一時沒有說話。

柳鳴卻從對方的神色變化中,大致猜到了幾分結果,於是淡然笑道:

「趙道友可以儘管放心,在下並沒有什麼惡意。說起來,在下和道友一樣,也是被原始魔主抓到了輪迴境中。前不久剛剛僥倖從那裡逃脫出來,當時見道友在附近,便順手將道友也帶了出來。」

紫發女子,也就是趙卉聽聞此話,臉色一驚,仔細的打量起柳鳴來,眼中露出幾分思索神情。

她雖然進入輪迴境不久便迷失了神智,不過被原始魔主抓到輪迴境的記憶還是有的,而且她進階通玄境後,神智恢復了少許,隱約記得輪迴境崩潰,最後被人所救的事情,似乎正是眼前之人所為。

「原來如此,道友救命大恩,妾身剛剛還出言頂撞,實在抱歉之極。」趙卉對柳鳴躬身行了一禮,臉上神情有些歉意的說道,不過她的眼中仍有一絲警惕。

「無妨,小事而已。說起來,趙道友如今能夠恢復神智,當真是可喜可賀之事。」柳鳴擺了擺手,淡淡說道。

「不知道友尊姓大名,救命之恩。妾身日後定當重報。」趙卉壓下心中翻湧的情緒,並沒有再提及有關神志迷失之事,而是朝柳鳴拱手問道。

「在下柳鳴……至於報答便不必了,我和趙千穎交情頗為不錯。當不得一謝。」柳鳴目光微閃,猶豫了一下,報上了自己的名諱。

趙卉聞言目光微閃,瞟了柳鳴一眼,眼中露出一絲疑惑之色。

柳鳴不知怎麼。忽的覺得有些心虛,乾咳了一聲,話鋒一轉的開口問道:

「趙道友,此刻我們已經回到了萬魔大陸,眼下正在大陸的越州之地,不知道友,接下去可有什麼打算?」

「聽閣下所言,我們如今所在已是萬魔大陸,此言當真?」趙卉聽聞此話,有些不敢相信的開口問道。

柳鳴聞言沒有說話。只是單手一揮,島嶼周圍的陣法光幕頓時消散開來。

趙卉身形一動,飛到了半空,感受著周圍熟悉的萬魔大陸氣息,神情激動,身體也微微有些顫抖。

不過她也是自控極強的人,很快便控制住了情緒。

人影一花,柳鳴的身形毫無徵兆出現在一旁。

趙卉臉色一驚,有些詫異的側首看了柳鳴一眼,眼中閃過一絲異色。

她自從心智恢復後便發現。自己不知不覺間已經進階到了通玄境界,不過面對柳鳴,仍有一種茫然失措的感覺,柳鳴身上散發出的氣息並不如何強大。但是其一舉一動卻都給她一種高山仰止之感。

「趙道友……」柳鳴目光深深的瞥了趙卉一眼,淡淡開口道。

「沒……沒事。」趙卉被柳鳴目光一瞥,頓時有些不知所措,有些慌忙的移開了目光。

「在下有些事情,要前往中央皇城一趟,若是趙道友也有此意的話。一路之上倒是可以同行。」柳鳴微微一笑,說道。

「也好。」趙卉神色一怔,隨即說道。

「既然如此,事不宜遲,我們這便出發吧。」柳鳴單手一揮,一片黑光湧現而出,化為一團黑雲包裹住了兩人,化為一道黑色流光,朝著遠處激射而去。

趙卉看到周圍景色飛快後退,一切似乎都變得迷濛起來,比起自己的遁光快了足足一倍,心中的驚訝更甚。

「柳道友,不知你是否知曉輪迴境發生了何事,我們竟能夠逃脫原始魔主的掌控?」趙卉猶豫了很久,問出了心底最為關心的事情。

身為魔主分魂,其最害怕的始終還是原始魔主而已,所以對於輪迴境的劇變,趙卉極其想要知道原因和結果。

「半月之前,輪迴境中忽然毫無徵兆的一陣天翻地覆,整個空間似乎都開始崩潰起來,正好在下有一件可以破開空間的法寶,便拚死逃了出來。至於輪迴境中到底發生了何事,在下也是毫無頭緒,可能是原始魔主自己這裡發生了什麼變故吧。」柳鳴目光微閃,搖了搖頭道。

他自然不會將自己與原始魔主一番比斗,最終將之斬殺之事說出的。

「原來如此……」趙卉聞言,眼神中流露出一絲失望之色。

「趙道友也不必太過擔心,在下認為輪迴境中既然發生了如此程度的劇變,創造此秘境的原始魔主應該也無法獨善其身,說不定也隨空間的崩塌而隕落掉了。」柳鳴見此,淡淡說道。

「希望如此。」趙卉嘆了一口氣的說道。

「對了,有關中央王朝的消息,在下之前已經從越州幾個魔人那裡打聽到了一些,其中有些是事關皇甫雍及趙千穎道友的,趙道友應該也有興趣知曉吧?」柳鳴目光微閃,說道。

其實他對於趙千穎此女,心中隱隱有份言不盡道不明的情愫在裡面,如今他既得知自己要不了多久便要被迫飛升,和此女的情緣也需要妥善處理一番,否則他的心境恐怕便會留下隱患,對以後修鍊大為不宜。

有關此事,他已經有過一些打算,恐怕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