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魔天記 >第七卷原始輪迴 1497永生

第七卷原始輪迴 1497永生 (1/2)

小說名稱《魔天記》 作者:忘語  更新時間:2015-12-10 18:34  字數:3467

轟隆一聲!

黑白色雷電重重落在了乾坤御雷環所化的五色光盾之上,化為一團黑白參半的雷電光團,噼啪之聲大作,使得五色光盾一陣劇顫。

就在此時,下方的乾坤御雷環猛地滴溜溜旋轉起來,五色光盾隨之轉動,從中彈射出一道道九天神雷,化為了一個五色漩渦。

一道道纖細的五色雷電如靈蛇般,順著黑白色雷電光團盤繞而上,飛快的吞噬起黑白雷光。

柳鳴眼見此景,心中微微一松。

這黑白雷電之力雖然聞所未聞,且蘊含的威能奇大,但乾坤御雷環仍然能夠將其克制,那便好辦許多了。

但是下一刻,半空的劫雲滾滾翻湧,雷光一閃,又是一道粗大黑白電光激射而出,雖然和第一道雷光看似相差無幾,但速度卻是達到了匪夷所思的程度,只是一閃,便轟擊在了五色漩渦之上,使得原本有些孱弱的黑白色雷電光團驟然變大了一倍。

五色漩渦猛然一震,似乎無法同時吞噬如此強大的兩道雷電之力,隱隱有些不支起來,連帶著下方的乾坤御雷環也是靈光一黯。

柳鳴心中一陣駭然,但未及其多想,又是一聲劇烈轟鳴聲傳來!

第三道黑白雷光幾乎沒有絲毫間歇,便從劫雲之中激射而下,並瞬間轟擊在了五色漩渦之上。

這每一道黑白色雷電,便可撕裂天地,更何況是三道!

五色漩渦終於再也支撐不住,表面五色雷光一閃,終於潰散開來。

接著三道黑白色雷光所化的巨大雷電光團余勢不減的狠狠轟擊而下。

雷電光團之中,熾熱的白色電芒及陰冷的黑色電芒茲茲亂竄,還未轟擊下來,一股亦冷亦熱的詭異法則之力已經作用在了戊土天罡罩上,使得戊土天罡罩表面光芒狂閃,眼看下一刻便要不支潰滅。

柳鳴臉色大變,想也不想的一揮手中損魔鞭,大片綠色鞭影激射而去。

同時他身後的兩具法相則周身黑白色光芒大放,四手相連的擋在了柳鳴頭頂。

轟的一聲驚天動地的巨響!

黑白色電光驟然爆裂開來,一股黑白兩色的雷電風暴向四周席捲而開,將方圓百里的一切悉數淹沒在了裡面。

不過就在黑白雷光將柳鳴身體淹沒的時候,隱約看見一團柔和白光浮現而出,擋在了柳鳴的身前。

下一刻,柳鳴的身體被被黑白色雷光徹底籠罩在了裡面,看不見絲毫身影了。

遠處黑雲之中,原始魔主古井不波的臉色終於變了變,臉上隱約閃過一絲不可思議之色,目光深深的看向那一片灼目的黑白色雷電風暴。

半空中的劫雲連番轟擊了三道黑白色雷光後,終於停歇了下來,在翻滾中緩緩消散。

片刻之後,覆蓋百餘里的黑白色雷光終於緩緩散去。

但見雷光所過之處,原本蒼翠綿延的青山綠水如同憑空蒸發了一般,竟已蕩然無存,地面如同被人深深的挖了一個巨坑,坑洞表面卻出奇的光滑。

在坑洞中央最深處,一個身影踉踉蹌蹌的走了幾步。

此時正是柳鳴。

他此刻看起來頗為凄慘,身上的黑白護體光芒已經極為黯淡,嘴角流血,身上的服飾也已經殘破不堪,露出大片焦黑的痕迹,皮肉已經被撕裂開來。

戊土天罡罩早已不見了蹤跡,十二顆山河珠雖然依舊懸浮在他周圍,不過所有的珠子上都浮現出一道道清晰可見的裂紋,表面靈光黯淡之極。

護在其上方的兩具黑白法相更是凄慘,幾乎被毀去了整個上半身,此時終於支撐不住,紛紛化為黑白色霧氣,飛入了柳鳴體內。

損魔鞭和乾坤御雷環也已經化為了原本的大小,二者光芒微閃,顯然靈性也損失了一些。

柳鳴垂下了手,一面白色古鏡縮進了他的袖子,並且一閃而逝,正是渾天鏡。

黑白色雷劫的威力遠遠超出的他的預料,情急之下,他急中生智的祭出渾天鏡擋了一擊,沒想到自己竟然賭對了。

他目光朝著遠處黑雲瞥了一眼,眼見對方沒有什麼動靜,心中這才微微鬆了口氣,揮手將身旁的山河珠,乾坤御雷環,損魔鞭等法寶悉數收了起來。

空中的劫雲發出一聲悶雷般的聲音,終於徹底消散無蹤。

就在此刻,潮水般的黑白兩色霞光從四面八方的虛空中匯聚過來,形成了一片十餘丈大小的八卦虛影,將柳鳴籠罩在了裡面。

八卦虛影之中冒出無數黑白色細絲,這些黑白色細絲散發出一種古怪的能量波動,將柳鳴的身體層層包裹在了裡面。

轉眼間,柳鳴便化為了一個巨大的光繭,懸浮在八卦虛影之中。

光繭彷彿心臟一般不停的收縮漲大,同時四面八方仍源源不斷的有白色霞光湧來,並紛紛沒入了光繭之中。

這樣的過程足足持續了一個時辰的時間,巨大光繭終於停止了鼓動,接著頂端忽的裂開了一個纖細縫隙。

一股淡淡的香氣從裡面泄露出來,這香氣異常奇異,給人一種純粹,明凈,沒有絲毫雜質的感覺。

接著一陣天樂般的梵唱聲從中傳來。

光繭發出一聲脆響,隨即表面又浮現一道裂紋,周圍的梵唱越發響亮,彷彿有人在此吹法羅,擊法鼓一般。

「轟隆」一聲悶響,光繭轟然碎裂開來,一個青袍人影浮現而出,正是柳鳴。

他身上散發出柔和的黑白兩色光芒,容貌身材看起來和之前沒有多少顯著變化,不過整個人給人的感覺已經截然不同。

靜靜站在那裡,似乎和天地融為了一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