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魔天記 >第七卷原始輪迴 1494法則圓滿

第七卷原始輪迴 1494法則圓滿 (1/2)

小說名稱《魔天記》 作者:忘語  更新時間:2015-12-09 03:26  字數:3603

柳鳴見此,臉上露出喜色,長長的呼出了一口氣。

雖然是誤打誤撞,不過羅睺似乎因此有了一絲復活的跡象,並且他發現,這股生命氣息雖然微弱,卻可以緩慢的吸收天地靈氣,以一種十分緩慢的速度在變強。

他微一沉吟,沒有繼續將紫色圓球收進須彌戒,而是揮手發出一股黑氣,將其團團包裹住,貼身收了起來。

然後,他身上泛起濃鬱黑光,騰空而起,化為一道黑色長虹,朝著遠處激射而去。

一個月之後,一片煙波浩渺的碧水青山之地。

一道黑色遁光從遠處飛射而來,停在了半空,現出身影,正是柳鳴。

他此時的目光之中帶著嗜血之色,看起來和輪迴境中的其他生靈一般無二,只是其瞳孔深處,卻隱約有紫光流轉。

他目光朝著周圍打量了一陣,滿意的點了點頭。

此處空間之中充斥著濃郁的天地靈氣,是他在這一個月中兜兜轉轉下,好不容易找到的一處各方面都不錯的空間,正是一個閉關的好地方。

這一個月內,為了防止被魔主看出端倪,他無論是身形舉止還是模樣,都刻意偽裝成和失去神智一般,在各個空間之中遊走,一邊悉心觀察著周圍的情況。

此地周圍盤踞的一些生靈,都被其看似隨意的路過,並一一肅清了。

他身形一動,飛入了群山之中,停在了一處煙霧繚繞,看似頗為隱蔽的半山腰前。

柳鳴屈指連彈,數道金色劍氣激射而出,很快在山腰處挖出了一個頗為寬敞的山洞,又在裡面切割出了幾個房間,一個洞府雛形便完成了。

他找了一塊巨石封住了山洞大門,隨即在洞府之中布置了多層禁制,這才放心的進入洞府,在一間密室內盤膝坐了下來。

目光一閃,嗜血紅芒斂去,目中頓時恢復了平常清明。

此刻他的神識海中,陰陽兩種屬性的法則符文已經接近圓滿。

他打算在這裡閉一次生死閉關,一邊祭煉天罰,地劫兩把玄靈寶劍,同時全力參悟陰陽兩種屬性的法則。

天罰地劫二劍蘊含陰陽屬性的法則之力,以他的悟性,只要假以時日,陰陽法則圓滿,不過是早晚之事。

一念及此,柳鳴臉上露出幾分堅毅的神色,心中頓時做出了決定。

長長呼出了一口氣後,他閉上了雙眼,身上散發出淡淡黑光,沉浸在了修鍊之中。

他神識海中,七種法則符文散發出淡淡光芒,圍著他的元神徐徐轉動,七色霞光將之包裹在了中間。

柳鳴心念一動,七道符文同時上下跳動起來,元神之中一下湧入了七股截然不同的法則氣息。

七種法則之力在元神體內融匯成了一團,陡然化為一團暖洋洋的氣流,融入了元神小人之中。

柳鳴只覺身子一輕,眼前陡然白光一片,彷彿推開了一扇塵封已久的大門,一種豁然融會貫通的感覺襲來,讓其有一種隱隱觸摸到一個全新世界之感。

與此同時,他的神識不知不覺的擴散開來,身周的一切氣息變得前所未有的清晰。

通過神識,他發現周圍的一切此刻都浮現出一種或數種的霞光,顏色各異,有金色,有紅色,有黑色,有綠色……不一而足,色彩繽紛。

這一切的一切,在自己面前,都變得如此熟悉。

這種感覺就好比,自己就是它們一樣。

柳鳴睜開了眼睛,眼中露出一絲興奮之色,他感覺的到,自己領悟了七種法則之力後,似乎隱隱觸摸到了這個世界的本源。

秘境之中,佝僂老者等人說過,下界之中蘊含了金木水火土和陰陽這七種法則之力,所謂萬事萬物,萬變不離其宗。

此刻他已經將這七種法則之力盡數領悟,雖然還有深有淺,不過卻使得他對於法則之力的認識和世界的感悟提升了一個層次。

柳鳴神識散發體外,忽的輕咦了一聲,這一次神識竟撲捉到輪迴境中無處不在的淡淡紅光,正是那干擾人心智的詭異能量。

此刻他細細一番觀察下,那些紅光果然也是一種奇特的法則之力,不過並不屬於陰陽五行七種法則的任何一種,恐怕是不屬於此界的法則之力。

他既然察覺到了輪迴境中禁制的本源,沉吟片刻,忽的兩手一陣揮舞,一枚枚黑色陣旗激射而出,落在了密室周圍。

一層純黑光幕擴展開來,將整個密室籠罩在了裡面。

柳鳴手指連彈,一道道黑色光芒飛射而出,其中蘊含一枚枚黑暗符文,散發出陣陣法則之力。

黑光融入了純黑光幕之中,黑色光幕上也浮現出一顆顆的黑暗法則符文,竟然將虛空中那無處不在,引人狂暴的紅光逼退開來。

柳鳴盤膝坐在密室之中,身周再無一絲一縷的紅光禁制干擾,頓時覺得精神一震,通體舒坦無比。

他心中暗暗感嘆法則之力的妙用,他不過稍有頓悟,之前一直困擾他的難題便輕易解決了。

沒有了輪迴境禁制干擾,他便能全心全意修鍊了。

柳鳴盤膝坐好,片刻之後,一股黑白兩色的光芒從其靈海處泛起,將他的身體籠罩在了裡面。

他的身影在黑白光芒中變得若隱若現,看起來帶上了一絲夢幻色彩。

……

就在柳鳴開始苦修之時,輪迴境中央區域的魔皇宮中,魔主此刻盤膝坐在那面巨**輪之前,仍在搜尋輪迴境中的異狀。

他此時的心中有些微妙的忐忑之感。

這些日子一直在尋找其根源,可是尋了這麼些時日,始終一無所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