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魔天記 >第六卷群魔亂舞1233前夕

第六卷群魔亂舞1233前夕 (1/2)

小說名稱《魔天記》 作者:忘語  更新時間:2015-09-02 01:08  字數:3476

bx

大家搜索在威信公共號「忘語」或「ang--y」,可及時了解忘語和魔天記小說一切信息。)

「流水長老,還有奇長老,兩位遠道而來,多多辛苦了。」柳迴風一笑,雙手抱拳的朗聲說道。

他身旁的麻衣老者目光一轉,也神色漠然的點了點頭,算是打了招呼。

「柳侯客氣了,這些日子你為皇朝戍守邊疆,可謂殫盡竭慮,魔皇大人對此深感欣慰,特地囑咐我二人慰問一下柳侯。」高大壯漢沒有開口,另一個紫袍青年呵呵一笑的開口說道。

「魔皇大人真是太客氣了,老夫受之有愧。」柳迴風客氣的回道。

柳鳴站在人群之中,聽到兩人的對話,目光微微閃動。

根據他這些年得到的資料來看,高赫家族,孔翔家族,柳氏家族,龍氏家族這四大豪族實力的確強大異常,勢力遍布整個萬魔大陸,而四大豪族在中央皇朝之中,也是位高爵顯,家主是被封為四大魔侯,地位之高,可謂僅次於魔皇。

當然其中有多少的權力平衡因素在裡面,他卻不得而知了。

♀「對了,流水長老,差點忘了介紹,這些都是藏州,裕州各地聞訊趕赴過來支援的各位家主。」柳迴風突然想到了什麼一般,回首一指柳鳴等人,口中說道。

紫袍青年目光一轉,在人群之中飛掃過,眼眸之中紫色光華一閃而逝。

柳鳴等人頓覺得身體一涼。似乎被紫袍青年一下看穿了不少秘密,心中俱是一凜。

當紫袍青年的目光從柳鳴身上掠過時。柳鳴臉色微微一變,眉心處的真魔印記忽的一熱。

紫袍青年眉頭微皺。在柳鳴身上略微停留了一會,上下打量了幾眼,眼中閃過一絲疑惑,不過之後很便移開了目光。

「諸位家主為了皇朝不辭辛苦,盡忠職守,等平叛了大朔逆賊,本人定然會如實上報魔皇大人,對諸位家主論功行賞。」紫袍青年朗聲說道。

「多謝流水大人。」在場一眾家主雖然心中各異,但面上都躬身說道。

寒暄了幾句。眾人便落回了幽戎城中,並走進了大殿依次坐了下來。

柳迴風和皇甫流水並排坐在了主座之上,皇甫奇和麻衣老者則在下首處坐下,一切看起來都是井然有序。

「柳侯,不知此刻幽戎城外的大朔軍,如今情況如何了?」皇甫流水一坐下來,立刻問道。

「老夫正要向流水大人稟告此事,現在是這個情況……」柳迴風當即將幽戎城的情況詳細說明了一下。

大殿中的眾位家主也紛紛豎起耳朵,仔細聆聽起來。

「……根據我們密探的回報。黑風坳的大朔軍隊雖然又來了十幾名天象魔人的增援,但是通玄存在還是只有三人的樣子。」柳迴風說道。

聽聞此話,在場眾人頓時大喜,如今有了皇甫流水和皇甫奇這兩位通玄存在。整體實力上,已經絕對超過了大朔軍。

不過柳鳴此刻臉上卻沒有露出什麼喜色。

「好,戰局轉瞬即逝。既然敵弱我強,那麼就應該立刻抓住機會。柳侯。不如下令即刻進軍吧。」皇甫流水略一思量下,立刻站了起來。口中說道。

「流水長老,我等是否要先討論一個作戰計劃?難道就這般貿貿然衝上去?」坐在柳迴風身旁的麻衣老者遲疑了一下,說道。

「樅陽長老果然如傳聞中一般謹慎,不過我剛剛遠遠看了幽戎城外的敵軍大營一眼,距離幽戎城不過幾千里,幾乎轉瞬即至,我們在兵力的調動上,恐怕很難瞞過對方的耳目。何況我等實力此刻強過對方很多,倒也用不著這般彎彎繞繞了。」皇甫流水呵呵一笑,頗為自信的說道。

「流水長老言之有理,既然如此,諸位家主,請你們立刻點起各自族人。今夜我等便進攻黑風坳。」柳迴風見對方如此說了,也站了起來,沉聲下令道。

下方的各位家主急忙站了起來,答應了一聲,飛的離開了大殿,朝著各自家族居住之處飛遁而去。

柳鳴神色漠然的飛出了大殿,不過就在此刻,他感應到了一道目光落在了自己身上,心中頓時一凜。

不過他沒有回頭,身形也沒有停頓分毫,就如同沒有察覺到一般,繼續往前飛去,轉眼消失在了大殿之外。

主座之上,皇甫流水緩緩收回了目光,眼中閃過一絲異芒。

此刻,麻衣老者柳樅陽向幾人告辭了一聲,也飛出了大殿,調撥柳家大軍去了。

轉眼間,大殿之中已經空蕩蕩的只剩下了柳迴風,皇甫流水,皇甫奇三人。

「兩位長老遠道而來,是否需要休息一下?從皇都到此距離遙遠,二位只用了兩日,應該是施展了某種秘術吧?」柳迴風面帶笑容的問道。

「這個倒是不必,我和奇兄是被魔皇大人催動洞天至寶,直接傳送到了藏州附近,之後不過飛行了一日一夜而已,並沒有消耗多少法力的。」皇甫流水擺了擺手,隨意的說道。

「對了,倒是剛剛那些世家之中,有一個身穿青衫的青年男子,就是此人,柳侯對其可熟悉嗎?」皇甫柳鳴笑過之後,忽的開口說道,同時一揮手,發出一道紫光,紫光之中浮現出了一個人影,赫然正是柳鳴。

「此人……我記得他叫做柳鳴,是藏州一個中等世家的家主。怎麼,流水長老對此人感興趣嗎?」柳迴風目光一閃,有些詫異的問道。

「姓柳……他難道是你們柳家流落在外的族人嗎?」皇甫流水發出了一聲淡笑,問道。

「流水長老說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