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魔天記 >第六卷群魔亂舞1227小寰園

第六卷群魔亂舞1227小寰園 (1/2)

小說名稱《魔天記》 作者:忘語  更新時間:2015-07-25 23:33  字數:3618

「柳道友,到了此處你們二位大可不必再隱瞞人族身份了。」正當柳鳴正抬首眺望整座洛城之時,背後卻傳來藍思的聲音。

「藍仙子提醒的是。」柳鳴聞言微微一怔,隨即洒然一笑。

剛才已看到進出洛城的人群之中,有不少人族修士的身影了。

他單手在身上輕拂了一下,身上散發的淡淡紫色頓時消失無蹤,手中則多出了一顆拳頭大小的淡紫色橢圓珠子,正是貘目珠。

乾如屏也同樣取下了貘目珠,兩人再稍一施法去除了原本的偽裝,立刻恢復了人族修士氣息。

「好了,天色不早了,我們也快些入城吧。」藍思目光在柳鳴二人身上略一掃過,再次看向了前方城門口處。

但見那位天禽族的嵐姓灰袍老者,正在與看似隊長模樣的血藤族守衛交談著什麼,似乎與其頗為熟稔的樣子,片刻後從懷中掏出了一袋靈石遞了過去。

那個隊長接過靈石後,神識微微一掃,便點了點頭,一揮手,示意手下之人放行。

隨著嵐姓老者一聲令下,原本停在城門口的天禽族車隊數百人,當即浩浩蕩蕩的開始駛入城門,竟連盤查似乎都免去了。

此刻臨近傍晚時分,天色漸暗,落日的餘暉映照在城牆上,泛起一層淡淡血紅色,給這座蠻荒巨城更添了幾分異域風情。

這時進出洛城的各族修士依然是絡繹不絕,也有一些看似商隊的妖族隊伍,只是人數顯然沒有天禽族車隊這般多,頂多不過數十人罷了。

柳鳴等人如此大規模的隊伍,自然格外的引人注意。

「柳道友,客卿長老一事,還請務必考慮一二,畢竟離跨海巨舟啟航還有近百年時間的。」幾人方一踏入城門裡面,藍思忽然開口道。

「藍木族有蠻荒大陸勢力首屈一指的血藤一族庇護,應該無須擔心那些影狼族的報復才是。再說,柳某區區一名真丹又能幫上什麼忙。。」柳鳴微微一笑的回道。

「在血藤族區域內,那些影狼族自然不敢造次,但若是涉及其他區域的交易,若是沒有真丹修士隨行,那可就難說了。畢竟影狼族對於我族脫離之事一直耿耿於懷,絕不肯輕易善罷甘休的。至於報酬之事,小妹也絕不會讓柳道友失望的。」藍思說及此處,輕嘆了一口氣。

「多謝道友美意,容柳某再考慮一二吧。」柳鳴不置可否的說道。

「如此,小妹便恭候佳音了。對了,我們接下去要將這批貨物送至客戶處,下邊恐怕不能和道友同行了。這是我們在洛城的藍木商行的貴賓令牌,道友日後有事但可去商行找我。無論如何,柳兄對我們藍木一族是有大恩的。」藍思見此,也沒有勉強,抬手遞給柳鳴一塊淺藍色令牌,道出了告辭之言。

「也好,我二人就和藍仙子在此分手吧。」柳鳴接過淺藍色令牌,微笑的回道。

「洛城各族雲集,往來客商頻繁,城中有不少臨時租住的住處和洞府,相信小寰園中應該也有不少,只是費用不菲。此外,柳道友切記莫在城中與人爭鬥,血藤一族雖然對各族修士都頗為和善,但對於膽敢違背其設下規矩者,可是絕不留情的。好了,兩位保重。」藍思又相告了一些注意之事後,便飛身沒入了前方的華麗雕車之中,隨車遠去了。

柳鳴目送其遠去後,目光一收,仔細打量起周圍來。

眼前是一條足有百丈寬的街道,街道上行人雖多,但在如此寬敞的道路上,自然不會有任何擁擠之感了。

兩旁的店鋪建築密密麻麻,風格各異,高矮不一,有的裝點精緻,有的卻頗為粗獷。

頗有意思的是,這些建築風格,在柳鳴二人這一路上經過的那些蠻荒城池中,大都見識過一些。

這也難怪,這洛城本就是蠻荒第一大城,血藤族又以海納百川自居,對於各族修士都是來者不拒,使得此城成為了名副其實的諸族混雜生活的大城,這在兵荒馬亂的蠻荒大陸是不多見的。

但在某些方面,這些部族仍舊保留著各自的傳統,無法輕易更改的。

「如屏,走吧,我們先去小寰園找個落腳地,明日我們再好好逛逛這蠻荒第一大城。」柳鳴回過神來,看著身旁有些被四周景象吸引住的乾如屏,如此說道。

「好!」乾如屏用力的點了下頭。

兩人當即按著地圖的指引,朝著城中東北方向走去。

當夜幕減價降臨之時,柳鳴才來到了城中的東北區域。

映入眼帘的,是一片四四方方的閣樓以及石屋建築,環境頗為清幽,其中時而可見一些身著長袍短衫的人族修士,在其中往來穿梭,看起來雖不冷清,但也不如其他區域那般熱鬧。

柳鳴見此,不禁有些啞然失笑。

他以前從沒想過,自己會有看到人族修士這般興奮的感覺。

此時。他若不是自知身處蠻荒,否則真要以為自己回到了中天大陸的某座人族小城了。

這裡正是洛城的人族聚集之地,小寰園了。

洛城的北邊倚靠常羊山,故而在小寰園北邊山壁上,隱約可見一片洞府,從山腳延伸至山腰,此刻有一小部分蒙著一層厚厚的灰色霧氣,使得神識無法探入分毫,應該是藍思口中,那些用來租住的洞府。

乾如屏看著眼前的人族,似乎也漸漸消除了初入洛城時的那幾分拘束,立刻東張西望起來。

柳鳴帶著乾如屏徑直穿過這些建築,來到了山腳下,一座看似頗為簡陋的灰色石殿之中。

殿中還算寬敞,四周隨意的擺放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