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魔天記 >第六卷群魔亂舞1213凶島海底

第六卷群魔亂舞1213凶島海底 (1/2)

小說名稱《魔天記》 作者:忘語  更新時間:2015-07-18 23:54  字數:3628

第二日,彥姓老者一大早便來到了柳鳴的小院,臉色頗為複雜,似乎有些期待,也有些忐忑不安的樣子。

「總算是幸不辱命。」

柳鳴看到彥姓老者這般神情,單手一揚的取出了裝著飛天銀屍的高階養魂袋,和那塊骨白色令牌,遞給了彥姓老者。

彥姓老者大喜,急忙接了過來,手持令牌,口中念念有詞的一揮手,銀光一閃,飛天銀屍豁然出現在了大廳之中。

看到飛天銀屍的變化和身上散發出的強大氣息,彥姓老者面色先是一呆,繼而露出狂喜神色。

彥姓老者連忙一催法決,嘗試通過骨白色本命令牌控制飛天銀屍,果然發現絲毫沒有困難之感,不由得更加驚喜萬分起來。

「我已經在本命令牌之上設了一道特殊的禁制,日後只要煉化了那本命令牌,任何人都能夠操控這頭銀屍。」柳鳴淡淡說道。

「太好了,我還一直在擔心一旦我坐化之後,這銀屍便無人能夠約束,現在總算能夠鬆一口氣了。柳長老,你為本宗算是煞費苦心了。」彥姓老者感激的說道。

「這不算什麼!」柳鳴擺了擺手。

「對了,還有一事要告訴柳長老的!元魔門,化一宗等門派發來傳訊,打算近日召開聯盟高層會議,商討雲川聯盟的未來發展,不知柳長老是否有興趣參加?」彥姓老者遲疑了一下,問道。

「這些事情交給彥兄處理就好。」柳鳴眉頭一皺的說道。

「也好,那彥某就代辦了。」彥姓老者有些失望的答應了一聲。

接下來,彥姓老者急著去檢驗一番飛天銀屍的實力,很快便找了個理由告辭離開了。

柳鳴站了起來,轉身往自己的密室走去。

如今整個蠻鬼宗一派欣欣向榮的模樣,已無需他過分擔憂了,如此也算是實現了當時自己對陰流的承諾。

眼下以他真丹後期的修為,在這資源貧瘠的雲川大陸上,想要有所寸進,卻是難上加難了。

不過如今短時間內,似乎也沒有找到離開此地返回中天的方法。

想到這裡,他的面色一陣陰晴不定起來……

半個月後。

小院客廳之中,柳鳴正坐在一張靠窗的桌子旁,獨自喝著靈茶,面帶沉吟之色的思索著什麼。

突然,一陣腳步聲響起,一個婀娜身影從小院外走了進來。

「如屏來了,那塊石板研究的如何?」柳鳴抬首掃了一眼,微微一笑的問道。

「鳴大哥,這塊石板我早已修補好,只不過其上面的傳送紋陣頗為複雜,我冥思苦想了很久,也嘗試了很多種方式,但始終無法激發中心處的符文。」

乾如屏聞言,露出一些不甘心的神色後,從儲物戒指中取出了那塊灰濛濛的石板,上前幾步交到了柳鳴手中。

柳鳴接過石板之後,赫然發現石板比起先前看起來完整了不少,原本凹凸不平的那些損毀之處也已經修復如新,只不過整塊石板依然是黯淡無光。

柳鳴看著陣碟片刻後,搖了搖頭,輕嘆了一聲。

乾如屏在法陣的造詣上已經高過自己不少,既然其也沒有辦法,恐怕一時半會兒是解決不了返回中天大陸的事情了。

「對了,聽聞你葉天眉師叔早年失蹤了,你可知到底是什麼情況?」柳鳴忽然想到了什麼,話鋒一轉的問道。

「原來鳴大哥一直記掛的是天眉師叔。」乾如屏聞言,小嘴一嘟道。

「你若是知道什麼,全說出來吧,我打算外出一趟去尋找下其蹤跡,看看有沒有什麼線索。」柳鳴不置可否的說道。

「鳴大哥若是離宗時帶上我的話,那我就我所知道的都告訴你。」聽聞柳鳴離開蠻鬼宗,乾如屏卻眼珠一轉的說道。

「這個沒問題。之前我詢問過張秀娘關於你葉天眉師叔之事,她也只是知道個大概而已?」柳鳴略一思量後,如此回道。

「嘿嘿,鳴哥,你問我還真算是問對人了,我知道的比綉娘師姐的確要多上那麼一些。當日天眉師叔似乎是打探到了什麼重要消息,隨後便獨自外出,後來據我知道的隱秘消息,她是在鳳鳴山中才忽然失去聯絡的,至於葉師叔具體是為何事而去,我就不是很清楚了,知道此消息的人也寥寥無幾。」乾如屏聞言,全盤托出道。

「原來如此,那就去一趟鳳鳴山看看吧,對了,去之前,我們先去一次海底礦脈,將那座法陣修補一番。」

柳鳴一揮手,一道灰光從袖中激射而出,緊接著隆隆之聲大作,整個洞府密室中的禁製法陣悉數被他收起,接著便與乾如屏二人足踩一朵黑雲,神不知鬼不覺的離開了蠻鬼宗山門,朝滄海方向飛去。

……

鳳鳴山,位於大玄國滁州郡東側萬餘里之外,由七八座小山圍著一座主峰構成,相傳此處每隔一二十年,主峰之巔會火光衝天,並從中傳出陣陣鳳鳴之聲,故被當地人稱之為鳳鳴山。

山中人煙稀少,靈氣卻相較於其他荒山野嶺充沛得多,是一處不可多得的修鍊之所,一些散修經常會進入山中尋覓一些靈氣不錯的所在獨自修鍊。

不過這些人大都是不會攀的太高,因為山腰以上,便開始有兇猛的妖獸出沒,但相應的靈草靈物也是不少,故而許多修士常常會冒著隕落的危險,攀上鳳鳴山尋找天才地寶。

此時,距離海皇宮大戰過去已經將一個多月了。

鳳鳴山主峰山腰處,一名青袍青年與另一名白衫少女正盤山而上。

不多時,二人便來到山巔一座平台上,乾如屏看著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