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魔天記 >第五卷劍氣九霄1114蠍王內丹

第五卷劍氣九霄1114蠍王內丹 (1/2)

小說名稱《魔天記》 作者:忘語  更新時間:2015-05-30 01:47  字數:3961

「飛兒,既然這可能是一場機緣,你便留在這裡修鍊吧。」柳鳴終於做出了決定。

「主人,我不想離開你……」

飛兒聞言,頓時用兩隻肉呼呼的手臂拉扯住柳鳴的衣袖,露出一副不舍的神情。

「好了,又不是再也見不到了。你就在此安心修鍊便是,等他日我會再來九幽,帶你離開的。」柳鳴心中也是有些捨不得,輕輕一揮衣袖,出一股柔和的力道,推開了飛兒。

飛兒眼中隱隱浮現出一抹淚光,張了張口,還要再說些什麼之時,異變突生!

遠處黑色山谷中破空聲乍響,緊接著一道白色霞光竟一閃而至,一把捲住了飛兒的身體。

柳鳴心中一動,卻沒有出手阻止。

陰流眼中也是閃過一絲驚色,忍不住往後退了一步。

白光捲住了飛兒的身體後,光芒一閃,就往山谷內再破空而回,瞬間消失的無影無蹤了。

柳鳴和陰流在原地站立了片刻,一時無語。

「既然你這頭靈寵已經被飛祖召喚過去,我們也不便在此多停留了。」陰流率先打破了沉默,淡淡說道。

「好,不知六陰前輩當初說的離開此地的辦法是……」柳鳴輕呼了一口氣,點了點頭後,又開口問道。

此地之所以凶名之外,除了進來時的重重難關外,還有便是此地本就是一個有來無回的絕地。

這並不是說絕對沒有辦法離開,根據洞毫提供的信息來看,還是有幾種方法可以離開的,只是無一不比進入此地時還付出更大的代價。

此舉自然是為了將那些潛入此地之人,生生困在此處。

「當年我第進入此地時,可是差點真無法脫身離開……不過這次,可是有備而來了。」陰流說著,單臂一抬,一團黑色光暈滴溜溜的從手心浮現而出,同時口中念念有詞起來。

在咒語聲中,陰流將手中黑色光暈往身前一拋。

「噗」的一聲!

黑色光暈迎風暴漲,驀然化作一輪兩三丈大小的黑色光輪,一枚古怪符文從陰流口中一閃即逝的沒入其中,微微一轉下,光輪表面光霞紛紛翻滾涌動,並出低低的嗡鳴之聲。

「從這裡進入,可以避開其餘禁制,直接進入潮汐寒流。不過如今已過了十年一度的衰弱期,潮汐寒流可不比之前了!」

陰流留下一句話後,取出一件金色長袍一披,轉身化作了一道金光,飛入了黑色光輪之中,不見了蹤影。

柳鳴望著黑色光輪,神色陰晴不定了好一會兒,終於還是深吸了一口氣,身形一閃的跟了進去。

……

一刻鐘後,幽王之殤外圍的潮汐寒流之中,一紅一金兩道人影飛馳而出,遁光散去,露出了兩個身影,赫然是柳鳴和陰流。

兩人看起來都有些狼狽,衣衫襤褸,柳鳴更是面色蒼白異常,身上血跡斑斑。

不過這些傷勢,對於擁有天妖血脈的柳鳴而言,自然不算什麼了。

「總算是出來了。」柳鳴心有餘悸的回望著身後混亂暴躁的黑色寒流,長呼了一口氣。

兩人在進入陰流祭出的不知名光輪後,如陰流所述一般,直接進入了外圍的潮汐寒流,結果這股寒流比進入時,狂暴了數倍不止,且寒汐漩渦頻出。

好在二人本就不是常人,且有提前準備之下,自然還是有驚無險的度過了大半段路程。

不過在後半段的時候,生了一些意外,兩人遇到了一大群生活在寒流中的風吼靈。

此物乃是一種潮汐寒流中誕生的一種靈體異獸,沒有實體,靈智不高,但是善於御風神通,且對一切活物有著強烈的敵意,在這種環境之下,身形神出鬼沒,極難對付。

陰流依靠身上的金袍及手中一柄黑色長劍,硬生生殺開了一條血路,但卻由於環境所限,無法顧及柳鳴了。

柳鳴雖然有暖陽寶玉護體,且手段盡出,但還是遇上了不小的危機,最終將青靈所賜的替身傀儡祭出後,化作一個與自身一模一樣的替身,吸引了大部分風吼靈,這才堪堪擺脫逃出。

「柳道友接下來可有什麼打算?」陰流將身上金色長袍一收而起,看了柳鳴一眼,開口問道。

「在下一個人族修士,待在九幽總是不便,我打算儘快離開九幽,返回中天大6去。」柳鳴思量了一下後,說道。

「如此也好,我還有要事在身,就先走一步了。不過,還望柳道友回到中天大6之後,不要忘了你我之間的承諾。」陰流面色一肅的說道。

「六陰前輩儘管放心,晚輩絕不敢忘卻的。」柳鳴拱手鄭重說道。

陰流點了點頭,,接著二話不說的化為一道遁光,很快消失在了半空。

柳鳴看著陰流遠去的放心,面上露出一絲沉吟,隨即袖子一抖,也化為一道黑光,朝著另一個方向飛遁而去。

……

數月後。

北蚩沙海附近的一片龐大無比的墨晶森林,灰白色的墨晶樹連綿到視野盡頭,一眼望不到邊際。

正在此時,一道黑色遁光從遠處飛馳而來,一閃之下,徑直遁入了墨晶林中。

沒過多久,黑色遁光便熟門熟路的來到了墨晶林中央地帶,透過黑氣隱約可見其中的人影,正是柳鳴。

柳鳴又飛了一會後,眼前出現了一片開闊空地,地面上幾處焦黑色的深坑呈現眼前,顯得觸目驚心。

這裡正是當年碧炎等人被擊殺之處,也是虛靈隕落之地。

雖然距離當時的惡戰過去了幾個年頭,但是一想到那墨明玉傀儡的威能,柳鳴心中仍不免心有餘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