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魔天記 >第五卷劍氣九霄1060隊伍

第五卷劍氣九霄1060隊伍 (1/2)

小說名稱《魔天記》 作者:忘語  更新時間:2015-05-03 18:17  字數:3698

ps:看《魔天記》背後的獨家故事,聽你們對小說的更多建議,關注,悄悄告訴我吧!還有3天《魔天記》手游就要上線了。醞釀了大半年,終於要跟大家見面了,第一次當遊戲監製,好緊張!不知你們是否跟我一樣期待呢?

柳鳴對其所言自然不會理睬,同時眸中閃過一絲不易覺察的冷色。

但見其袖子一抖,一道灰芒隱隱的滑落至手中,接著身形一晃,人就鬼魅般化作四道虛影的往前激射而出。

身處半空中,手中法決猛地一催。

「砰」「砰」幾聲接連響起!

五條尚餘下七八丈大小的霧蛟與霧虎,竟同時爆裂而開,化作漫天的滾滾黑霧,將錦衣男子連同五枚嗜冥環,包裹的風雨不透。

而柳鳴所化的四道虛影,則一閃之下,紛紛沒入了錦衣男子周身的黑霧中,不見了蹤影。

錦衣男子望著四周起伏不定的滾滾黑霧,臉色一沉,接著虛空一招,五連嗜冥環在虛空中微微一顫後,從中飛射出無數道灰絲的飛射回其身旁,並在其周圍不停的旋轉起來。

此時嗜冥環中射出的灰絲,已經化作一張環環相扣的灰色絲網,將其籠罩起來,同時周圍的黑色霧氣仍翻滾著被灰色圓環狂吸而入。

「嗖」「嗖」幾聲,四道虛影竟同時從四周的黑霧中一閃而出,將錦衣男子圍在了中間。

「哼,等的就是你!」

結果柳鳴所化四道虛影尚未站穩身形。錦衣男子一聲厲喝,破空聲大作,卻是無數灰絲從周身的五枚灰色嗜靈環中激射而出。

只見四周漫天灰芒一閃,密密麻麻灰絲從其中三道虛影身上洞穿而過,將它們撕裂粉碎。

僅有最後一道虛影。手臂一抖,一道灰光激射而出,滴溜溜一轉下,化為大片寒光,,瞬間就將面前灰絲絞碎而開。

正是那柄子母陰魂劍!

灰色劍光一閃。寒光順勢朝錦衣男子閃電般席捲而去。

錦衣男子哼了一聲,雙手法訣一動,五枚嗜冥環忽然飛快一個收縮的合為了一個灰色圓環,緊接著雙手一翻,灰色圓環便滴溜溜旋轉著擋在了身體前。

「砰」的一聲!

灰色劍光從圓環之中穿過但驟然一滯。被嗜冥環一個側轉,牢牢的卡在了其中。

但見圓環上冥紋大盛,一縷縷淡灰色的陰冥之氣從母劍之上狂瀉而出,湧入了嗜冥環之中,整柄母劍在虛空之中微微顫動,不時發出哀鳴之聲。

「哼,只要是冥氣,就沒有這嗜冥環無法吸收的。如今你這冥器都被我控制住了,看你還有……」錦衣男子傲然說道,似乎已經勝券在握。

然而其話音未落。柳鳴臉上厲色一閃,手中法決一變。

一聲清鳴之聲。

一柄僅有尺許長的淡灰色小劍,從母劍電光火石般一閃而出。

錦衣男子發現不妙想要做什麼時,卻已是太遲了,淡灰色小劍早已從其眉心處洞穿而過。

「你……」

錦衣男子雙目圓睜,嘴巴微張的望了柳鳴一眼後。便直接栽倒在地。

下一刻,柳鳴單手一招。一長一短兩道灰色劍光「嗖」的一聲飛回其手中,緊接著雙手輕輕一搓。兩柄子母陰魂劍,便再次合為了一體。

場上這一番變化如兔起鶻落一般,前一刻,柳鳴似乎還大處下風,結果僅僅兩三息過後,身具嗜冥環的錦衣男子便隕落當場了!

這一幕,讓擂台邊的圍觀人群紛紛目瞪口呆起來!

這些人大多甚至還未看清究竟發生了什麼事情,只見到一道淡淡的灰光閃過,錦衣男子就應聲倒地了。

高台之上,城主冷月自然也注意到了這一幕情形,不過他只是匆匆一瞥之後,便將目光移了開去。

這也難怪,雖說以假丹修為戰勝真丹十分不易,但以其天像境的眼光,又怎會真看進眼中的。

柳鳴所在的擂台上,在錦衣男子倒地後,籠罩二人的灰色禁制光幕也隨之潰散了開來。

當兩名執事幽族躍上台來,確認錦衣男子已經死的不能再死後,當即飛快將其屍體抬下了擂台,只是看向柳鳴的目光中,帶有一絲驚懼之色。

柳鳴背負著雙手的看著幽族執事做完這一切,在二人下台後,又面無表情的從擂台外圍觀眾人身上一掃而過。

這一次,一時間再也沒有人上來挑戰了。

柳鳴此番展現的強悍實力,讓一些原本躍躍欲試之人,也放棄了上擂台挑戰的心思,紛紛跑去了其他擂台,去尋找那些看起來較弱,或已經車輪戰後顯得精疲力盡的對手了。

看到這一幕,柳鳴也鬆了口氣。

雖說他並不擔心有人挑戰,但若真是被這些人以車輪戰的方式輪番挑戰,自己也要大感吃不消的。

時間過的飛快,轉眼間,高空的冥日已經只剩下小半,已經臨近傍晚時分。

此刻的十個擂台中,除了柳鳴所在的以外,還有三四個擂台上也是根本沒有人敢再上去挑戰了。

其中那名瞳目碧透的外來幽族修士,也位列其中。

而剩下的四五個擂台,則彷彿成為了眾矢之的,守擂者一直更換個不停。

柳鳴倒也落得個清閑,靜靜的等待著最後幾個擂台的結果,同時仔細大量了一下其他幾名已基本確定守擂成功的強者。

這些人幾乎都是真丹境界,其中一名擁有兇猛巨猿鬼物的魁梧大漢,更是真丹後期的修為。

又過了大約一刻鐘的時間,隨著一聲有些尖利刺耳的鐘聲從中間高台響起。原本喧嘩的圍觀人群頓時安靜了下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