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最強劍神系統 >第五百九十一章 青銅宮闕(上)

第五百九十一章 青銅宮闕(上) (1/2)

小說名稱《最強劍神系統》 作者:皇楓  更新時間:2014-11-07 02:38  字數:3686

蘇敗望著這顆晶瑩剔透的青蓮,瀰漫開來的幽香讓他身心氣爽,迫不及待的將青蓮握在手中,很快他就察覺到體內的唯我劍氣在此時安靜下來,如同涓涓細流般在他體內流淌著,最終灌注至丹田氣海中,使得蘇敗心境格外的安寧。

但後方漸響的破風聲卻讓蘇敗眉頭一皺,待到他轉過身看去時,只見數道身影猶如獵豹般在山川中暴掠而出,虎視眈眈盯著蘇敗手中的青蓮,絲毫不掩蓋眼中的貪婪。

「是古青玉蓮子…奶奶的,我林業的運氣還真不錯,才剛剛進鯤鵬寶藏就遇上如此天材地寶。」

「古青玉蓮子,這可是好東西,陸某記得異珍榜上記載過古青玉蓮子,古青玉蓮百年開一花,百年結一子…」

這些人踏空而來,他們目光都是直直盯著蘇敗手中的青蓮子,待到來臨時才注意到蘇敗的模樣,各個面龐上露出一抹古怪的神色,「這傢伙不是徐家的修行者?」

「諸位想要我手中的蓮子?」蘇敗晃動著手中的青蓮,目露笑意的望著這些突如其來的修行者,暗自猜測,應該是自己和巨蟒間的戰鬥將這些修行者吸引過來。

蘇敗的這句話讓這些修行者心臟不由砰砰的加快跳動起來,特別是先前出聲的修行者,各個雙目露出凶光。

那名自稱為林業的修行者,呵呵笑道:「古青玉蓮子,這可是不多得的天材異寶…不可這天材異寶並不是誰都可以擁有的。你說呢?」

「原來這蓮子叫做古青玉蓮子…」聞言,蘇敗玩弄著手中的青蓮,圓潤無比,如同握著暖玉般,抬起頭對著林業輕笑道:「留下你們身上的丹藥以及精血,我可以繞你們一命。」

「……」林業神情一怔,彷彿有一雙無形的巨手掐著他的脖頸,使得他接下來的話語都止在喉嚨中,眼神古怪的盯著蘇敗,旋即嗤笑而出:「好狂妄的年輕人。難怪剛才敢頂撞宋浩。不過你好像還沒明白自己現在的處境,我們這些人可對你手中的古青玉蓮子極為有興趣,你說該怎麼辦。」

「你們想要就過來取…」蘇敗露出人畜無害的笑容,如同貓看老鼠般的眼神。掃過林業等人。「先天七重的修為。弱了些!」

「不知死活的傢伙,你也不看看在場有幾位先天七重的修行者,林業兄。別和他廢話了,我知道你在顧忌徐家,這一點完全沒有必要。」一名青年修行者神色頗為不耐煩道,在話音未落的剎那,他的身形便如離弦的箭支般,向著蘇敗暴掠而去,「就算老子現在宰了他,徐倩那娘們也不會知道這小子是被老子給宰了。」

這名青年踏著湖泊,一閃之下便是出現在蘇敗的正上空,他雙手正緊握著一柄暗血色的長刀,唰的一聲,長刀掀起刺目的刀芒,以一種極為狠辣的姿態斬向蘇敗的頭顱。

這一出手,就顯露出這名青年那狠辣而又老練的攻勢,顯然,他是想一刀將蘇敗劈成兩半。

「不知死活。」刀芒自蘇敗眼中掠過,他並沒有出劍,區區先天七重的修行者還沒有資格讓他出劍,那雙縈繞著唯我劍氣的手閃電般的探出,貼著斬落而來的刀芒。

在青年錯愕的目光中,蘇敗單手猛的握住刀刃,而後猛的一甩,青年便是察覺到一股磅礴無比的力道自刀柄上彈開,手中的長刀便不受控制的脫手而出。

「這怎麼可能?他居然能夠徒手接白刃?」這突如其來的一幕讓青年頭皮發麻,他可是清楚自己這一刀的威力,輕而易舉就能破開山嶽,而這傢伙居然安然無恙的用手接下來。

「可惜我還是比較喜歡用劍…」蘇敗鬆開長刀,拳頭緊握,快若閃電般的轟落在青年的身上。

咔!

骨骼破碎的聲音驟然響起,這名青年胸脯處的衣衫幾乎瞬間就破碎開來,一股凌厲無比的氣息如同實質利劍般,洞穿了他的胸脯,鮮血狂濺,氣息全無。

「你…」這乾淨利落的擊殺方式讓林業等人目瞪口呆,沒想到這名看起來病怏怏的少年,肉身竟如此恐怖。

「好恐怖的肉身,沒想到徐家竟出了這一號人物,難怪徐倩那娘們對你如此重視。」林業眉頭微皺,他不得不承認,先前小覷了蘇敗,「諸位,這小子看起來沒那麼好對付,要不我們哥幾個先聯手除掉這小子,至於古青蓮玉子的歸屬等解決完這小子後再說,如何?」

「可以!」

「行!」

目睹蘇敗那恐怖的肉身後,這些心高氣傲的修行天才難得達成一致,手中的武器頓時化為凌厲攻勢,對著蘇敗全身要害之處籠罩而去。

但林業明顯慢了半拍,落在這些修行者身後,眼中涌動著戲虐之色,「一群蠢貨,等你們解決完這小子,就是你們的死期。」

顯然,林業是打算這些人與蘇敗交手的時候在背後出手,但就在下一剎那,林業的身形如同中邪般在半空止住,目光驚駭的望著前方的天地,直接一道漩渦驀然在湖泊內產生,在半空中,一股凜冽刺骨的氣息撕裂天際而出,形成森然無比的勁風,以一種極端驚人的速度向著自己等人肆虐而來,壓抑的氣息讓他們喘不過氣來。

「這是什麼攻勢?」林業從來沒有見過如此詭異的攻勢,剛欲抬拳向前轟去,他便見到,其他修行者展開的凌厲攻勢在劍風橫掃而來的剎那,土崩瓦解,同時,一道道猩紅的裂痕在這些人的身上蔓延開來,最後化作無數血肉向著下方的湖泊墜去。

如此血腥的一幕,使得林業膽顫心驚。他想都沒想就朝後退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