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最強劍神系統 >第五百八十五章 薄積厚發

第五百八十五章 薄積厚發 (1/2)

小說名稱《最強劍神系統》 作者:皇楓  更新時間:2014-11-01 15:41  字數:3412

!--go--夜色如水,皓月當空,清冷的月光破開雲霧搖曳而下,籠罩整個神禁,低沉的嘶吼聲自山川中響徹而起,回蕩於天地間,掀起深夜的肅殺。Www.

一簇簇篝火緩緩燃燒,驅散夜晚的冷情。

車棚內,蘇敗盤膝而坐,自從成為徐家客卿後他也算是體會到了徐家客卿的待遇,前幾日那簡易的車棚已經被換成這輛豪華的車架,其內鋪滿著軟軟的獸毛,坐在其上沒有感到丁點的顛簸,舒服無比。

「初到太荒域,我想要融入太荒域就需要一個身份,而徐家客卿這身份剛剛好,我可以通過徐家快速的了解太荒域的勢力分布…還有我如今正缺精血,有這身份,短時間內我就不需要為修鍊資源所發愁。」

「西陀爛柯殿和秋道武宗都有對外的傳送陣,太荒域毗鄰末劍域,這兩宗在太荒域中應該有勢力據點,這徐家客卿的身份正好能夠掩蓋我的真實身份…」

「倘若我未隕落的消息傳到末劍域,西陀殿主和武宗絕對不會輕易罷休…」

「還有鯤鵬寶藏,於徐家而言這是千載難逢的機會,於我而言也是千載難逢的機會,如果我有機會得到其內的傳承,實力肯定有所暴漲。」蘇敗輕聲喃喃道,當聽聞鯤鵬寶藏的消息後,就算是他都為之心動,不過他也知道,就算他實力恢復全盛時期,也很難在那麼多望族修行者手中搶奪鯤鵬寶藏,而與徐家眾人合作的話。倒是還有一絲希望。

「不管如何,先恢復實力再說,只要我能夠煉化這些精血,體內的傷勢應該盡數恢復。」蘇敗取出血貂精血,在月光的照射下,血貂精血通體瀰漫著猩紅的光芒,如同紅寶石般璀璨奪目,「我如今的身體雖然能承受住血貂精血的衝擊,不過將血貂精血用來恢復傷勢倒是有些可惜了…」

氣血對於一名修行者而言十分重要,大多數修行者都是因為氣血不足。生機潰散。終究無法擺脫時間的力量而化成一抔黃土,比如神禁中不可一世的鯤鵬,以及其他凶獸。

修鍊唯我劍訣本身就會有損自身的氣血,因此。蘇敗對自身氣血的要求更高。

「先用普通的一品精血。恢復我體內的氣血!」蘇敗將血貂精血收起。取出普通的精血,這些精血上瀰漫的波動雖不如血貂精血那般恐怖,但也有著極為雄渾的波動瀰漫開來。蘇敗屈指一彈,彈開瓶塞,直接一口服下這精血。

一股血腥味在車棚中瀰漫開來,蘇敗頓時覺得一股狂暴無比的力量在這精血中洶湧而出,如同脫韁的烈馬般在他體內亂竄著,他雙手猛地結出修鍊印記,唯我劍訣悄然運起,這些能量立即以一種極端恐怖的速度向著蘇敗的身體灌注而去,在這種灌注下,蘇敗體內有著沉悶的響聲回蕩開來,他體內原本枯竭的氣血,如同乾涸已久的枯井再次迎來活水,漸漸恢復。

同時,在這種灌注下,他體內的骨骼以及血肉也再次瀰漫出淡金色的光芒。

蘇敗感受著體內的變化,臉上泛起一抹舒暢無比的笑容。

營地中,搖曳的火光倒映在徐倩那精緻的玉容上,徐倩雙眸微凝,靜靜的凝視著那架車棚。

「徐倩姐,我沒想到你會這麼突然的向他發出邀請,讓他成為徐家的客卿。這傢伙也真是的,不知道有多少強者想成為我們徐家的客卿,這傢伙還推三阻四…」徐靜黛眉輕蹙,好似想起什麼輕聲嘆道:「不過大多數客卿都要得到家族強者的認可才能成為客卿,也不知道他能否得到家族強者的認可。」

「會的,只要家族強者他們不傻的話會讓他成為徐家的客卿。」徐倩莞爾一笑。

「這倒也是,畢竟這傢伙的潛力擺在那裡…受這麼重的傷還能擊殺玄晶罡狼王,徐倩姐,你說他實力如果全部恢復的話,會有多強?」徐靜眸子看向蘇敗所在的車棚,輕聲嘆道。

徐倩想都不想,輕聲道:「力敵先天九重應該沒有問題。」

「力敵先天九重?按照目前的情況來看,這次鯤鵬寶藏之行並不樂觀,頂級望族宋家以及一些玄戰世家…這些世家的實力都不比我們弱,就算有西門吹雪的加入,我們想要奪得鯤鵬寶藏的機會也不大。」徐靜神情有些凝重,輕聲一嘆。

聞言,徐倩柳眉也是輕微一蹙,她也知道這件事情的棘手,道:「只要有一絲可能,我們都不能放棄…鯤鵬寶藏,只要我們徐家能夠得到,不僅僅能夠在這次選拔賽中大放異彩,更是能夠成為頂級望族。」

「嗯。」徐靜重重點頭,「我現在只希望徐震哥他也聽到鯤鵬寶藏現世的消息,只要他趕來的話,我們這次的機會就很大。」

「徐震!」聽到這個名字,徐倩柳眉皺的更深,顯然是很不願意聽到這個名字,不過還是出聲道:「希望如此!」

……

在接下來的幾天中,蘇敗幾乎寸步未離車棚,而是將所有的時間用在修鍊中,幸好這架豪華的車棚沒有讓蘇敗感到顛簸的感覺,他也能集中注意力修鍊。

同時,自從那一夜遭遇伏擊後,整個團隊再也沒遭受到任何的伏擊,或許正如徐倩所說的那般,宋家的修行者的伏擊並非是刻意針對徐家,而是針對想要奪取鯤鵬寶藏的世家以及宗門。

因此,在這般安靜下,時間如白駒般一閃而過。

而當第三日第一縷晨輝自天空灑落時,那車棚內,蘇敗那緊閉已久的雙目緩緩睜開,漆黑的雙目如同星辰般璀璨,他的臉龐上的慘白之色蕩然無存,取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