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最強劍神系統 >第五百七十二章 太荒神禁

第五百七十二章 太荒神禁 (1/2)

小說名稱《最強劍神系統》 作者:皇楓  更新時間:2014-10-20 03:12  字數:3841

一股濃郁無比的生機在蘇敗的體內涌動而出,他的身體如同久經乾涸的旱地引來一場春雨,這春雨則是綿綿細雨,卻是滋潤著這片旱地,使得他的身體再次迸發出久違的生機。

那消散的意識在他體內也漸漸重新凝聚,但還十分的模糊,隱約間蘇敗只覺得自己的意識被無盡的黑暗所包裹,他試圖衝出這黑暗,但那股無力感卻讓他束手無策,不過他唯一能夠確定的是自己走出了禁區,同時還被人所救,畢竟就算這段時間內意識沉睡,但他或多或少還能夠感應到,自己似乎是被人照顧著。

特別是隨著意識的蘇醒,這種感覺越來越強烈。

這應該是一名少女。

蘇敗感受到對方那輕柔的動作,感受到那雙芊芊玉手划過肌膚帶來的觸感,但他意識還是無法從黑暗中衝出來,睜開雙眼去看對方到底是怎麼樣的一個人。

不過,讓蘇敗如釋重負的是,在那股生機的滋潤下,他身體的機能漸漸的恢復,同時,他意識對於身體的掌控也漸漸的恢復著,他試圖睜開雙眼,隱約間,一道微弱的光芒驅散黑暗,似一雙無形的大手將他的意識從黑暗中揪了出來。

經過沉重的掙扎後,蘇敗緩緩睜開雙眼,視線還是有些模糊,不過蘇敗還是能夠看的出自己正處於一座帳篷內,而通過雙手上傳來的觸感,他知道自己現在應該躺在鋪面獸皮的床榻上。

「這是哪?」蘇敗試圖扭動著頭,但體內那種極端無力的感覺卻是讓他動彈不得。他只能眼睜睜的看著上空的帳篷頂,「我記得我已經走出禁區了…不過在走出禁區的剎那,我的身體彷彿再也承受不住靈氣風暴的壓迫,直接暈眩過去…現在看來,我應該是被人所救了。」

「不過我到底沉睡了多久?如果不是先前體內的那股生機,我恐怕早已生機泯滅。」經過片刻,蘇敗的意識漸漸清晰起來,記憶也猶如潮水般湧進腦海中。

想到這,蘇敗不禁有種劫後餘生的感覺。

「幸好是被人所救,否則以我當時的那種情況。留在那裡的話必死無疑。」蘇敗再次試圖想扭動著頭。因為他感受到在床榻旁的一側有道微弱的氣息,均勻的起伏著,同時一股淡淡的清香撲鼻而來,這股清香蘇敗早就習慣。在這段時間中。他倒是經常聞到。

這應該是少女身上的體香。

蘇敗如是想道。只是在他脖頸剛剛扭動剎那,一股撕心裂肺的絞痛同時蔓延而來,令其額頭上冷汗直冒。使得蘇敗不得不放棄扭脖頸的想法,而是雙目緊閉,感受著自己的身體。

「傷的這麼重…」

但蘇敗心神沉浸丹田中的剎那,他的臉色頓時劇變,只見得他丹田內的氣海黯淡無光,看起來隨時都會崩潰開來似的,其內空蕩蕩的一片,沒有任何的唯我劍氣流動,而他體內的經脈更是破碎不堪,就像被人用手撕扯過,斷斷續續。

「氣海差點崩潰,丹田破碎…經脈錯亂斷裂…」

「骨骼崩裂…血肉內精血幾乎枯竭…」

「完全都廢掉了…」

當把身體檢查一遍後,蘇敗面露苦澀之色,燃燒真氣的代價果然大,特別是在禁區那種情況下,代價更大,他如今的身體近乎殘廢,如果不是先前那道生機滋潤著他的身體,他萬萬是不可能蘇醒過來的,「幾乎將這具肉身內的生機全部透支,完全成為廢人。看來要好好調養一下,否則繼續讓這具肉身這樣下去的話,體內的生機終究還是會潰散開來…」

想到這,蘇敗心神微凝,控制起體內那股涌動的生機,這股生機內蘊含著極為溫和的能量,先前就是這股能量滋潤著他的肉身,而如今他是要主動控制這股能量來滋潤他的身體,效率比起先前更了數十倍。

而在這股能量滋潤著他破敗不堪的身體時,蘇敗心中那種極端無力的感覺緩解了不少,待到這股能量完全耗盡時,他的四肢已經恢復了不少力氣。

這讓蘇敗有些心安,至少能夠控制自己的身體。

無力的雙手輕輕撐著床榻,蘇敗微微顫顫的起身,這動作看似簡單,但在他做完後,額頭上又是冒出些許冷汗。

也唯獨這時,蘇敗才看清楚自己所處的位置,一道簡陋無比的帳篷,就連他身下的床榻也簡單無比,只是一塊巨石,而後在巨石上鋪上一層獸皮,難怪有種硬邦邦的感覺。

「雖然簡陋了些,不過好比風吹雨灑來的強。」蘇敗目光微移,落在床榻右側,在那裡,蜷縮著一道瘦小的身影,她像個老鼠般捲縮在被褥的另一端,彷彿察覺到帳篷外吹來的微涼氣息,伸出小手攥了攥身上的被褥,而這被褥和蘇敗身上的被褥是一體的。

這一攥,蘇敗身上的被褥直接滑落,也在這時,蘇敗才發現自己袒露著上半身,上半身上有著密密麻麻的的傷痕,這些傷痕盡數都結疤,但看上去還是猙獰無比。

這些傷到多數都是在禁區中所受,但其上的劍痕卻大多數是西陀爛柯殿和秋道武宗的傑作。

「西陀殿主…武宗…你們萬萬沒想到我蘇敗竟是能走出禁區,上天竟不絕我,今後我必然一一親自登門拜訪,在西陀爛柯殿和武宗內奏響血與火之歌。」

「還有武周皇庭…武盟出手之恩,我蘇敗定當謹記於心,他日必當好好感謝一番。」漆黑的眸子中涌動著森然的殺意,蘇敗嘴角牽扯出一抹殘忍的笑容,使得這帳篷內的溫度徒然下降,那趴在床榻上的少女猛打了個激靈,捂了捂身上的被褥。迷糊道:「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