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最強劍神系統 >第五百七十一章 徐雯

第五百七十一章 徐雯 (1/1)

小說名稱《最強劍神系統》 作者:皇楓  更新時間:2014-10-19 13:23  字數:3094

夜已深,群山萬壑間凶獸橫行。

黑暗的天色如同簾幕般垂落下來,無比陰冷與森然的凶煞之氣自山嶽中涌動著,伴隨著數道震耳欲聾的轟鳴聲,直撼雲霄。

在這群峰中,一片碎石空地上,一道道帳篷蔓延開來,形成一個營地。

在營地中,人影涌動,顯得格外熱鬧。

這些人身上都涌動極為恐怖的氣息,絲毫不亞於先天境,但他們的面容看起來卻極為年輕,約莫二十餘歲左右,眉宇間有著淡淡的桀驁之色,不過當他們目光觸及正中央那道身影時,眉宇間的桀驁蕩然無存,取而代之的則是狂熱以及敬畏。

篝火涌動,一道倩影迎風而立。

這是一名身材高挑無比的女子,她身穿淡白色的衣裙,得體的衣裙將她曼妙的身姿體現的凌厲精緻,然而比起她這玲瓏有致的身段,她的臉頰卻是顯得有些清瘦,不過卻是一張難得的美人臉,精緻無比,肌膚白皙如雪,柳眉如畫,唯一美中不足的是這張臉上沒有太多的笑容,使得她看起來有幾分冷艷,給人一種可遠觀而不可褻玩焉的感覺。

「神禁的夜晚最為恐怖,在場的諸位應該都已經有深刻體會,多餘的話我也不多說,按照計劃,每一批十個人守夜…」在眾多目光的注視下,這名白裙女子淡淡道,她的聲音帶著些許清冷,但聽起來卻是格外的悅耳。

「徐倩姐你就放心吧。大伙兒又不是初進神禁的雛兒,你就安心的去修鍊。畢竟徐倩姐你才是我徐家的希望,只有你突破道基桎梏,成為道基境修行者,我徐家才能在這次的選拔賽中脫穎而出,成為大炎皇朝的玄戰世家。」一名溫爾儒雅的青年開口笑道,他的身姿極為挺拔,面容丰神如玉,一雙劍眸正狂熱的盯著這名白裙女子。

「對,徐倩姐你趕緊修鍊去…這次的鯤鵬寶藏能否被我徐家所得,就看徐倩姐你了。」白裙女子旁。一名女子出聲道。這名女子的面容只能算上姣好的那種,但她的身材極為火爆,凹凸有致,特別是胸前那傲人的雙峰給人一種要破衣而出的感覺。使得身側的青年目光都是不由自主的流轉在這名女子身上。

「嗯。今夜的防衛就交給諸位了。」白裙女子螓首微點。邁著蓮步向著正中央的帳篷走去。但就在即將邁入帳篷的剎那,嬌軀微頓,美目向著最邊緣的一座帳篷望去。貝齒輕啟,聲音清脆的似玉珠落盤,「那人現在怎麼樣了?」

「還能怎麼樣,一副半死不活的樣子。」先前出聲的青年皺著眉頭道,「徐倩姐,我還真不明白我們為什麼非要帶著這個累贅,今日為了保護那累贅,徐虎和徐陽他們都受了些輕傷。」

「你以為徐倩姐還想啊。還不是徐雯那小妮子鬧的,平時撿些貓狗也罷了,現在居然還撿了個人回來,還真把我們徐家當做她養寵物的地方,這裡可是神禁,連道基境強者稍有不慎都要隕落的地方。」身材火爆的女子柳眉輕蹙,語氣帶著些許無奈,「徐雯那妮子本來就是個累贅,現在倒好,又帶了個拖油瓶,這無疑給我們團隊帶來更大的壓力。」

聞言,白裙女子的畫面也是輕蹙,緊緊抿著嘴唇,道:「徐雯這妮子自幼性格便是如此,你們也是知道的,若是逼她遺棄那個人的話,她非得以死相逼不可…徐靜,你待會兒取顆生死玄丹給徐雯…」

生死玄丹!

聽到這個字眼,在場眾人眉頭都是皺起。

特別是那名身材火爆的女子,嘟著嘴略微有些不舍道:「生死玄丹,這可是家族為了我們能夠在爭奪賽中脫穎而出而準備的丹藥,在關鍵時刻足以扭轉局勢,將這樣的丹藥用在一名奄奄一息的陌生人身上未免太浪費了吧。」

「就算現在不給,片刻徐雯那妮子也會來向我要的。」白裙女子嘴角泛起一抹無奈的笑容,她可是知曉自己這位族妹的性子,搖著頭,拉起簾幕走進帳篷中,留下身後一臉不舍的徐靜。

在最邊緣的一道帳篷內。

這裡只擺放著一張簡單的床榻,床榻上躺著一道身影。

這道身影顯得狼狽無比,全身上下都是密密麻麻的傷口,看上去極為猙獰,但這些傷口明顯是經過清理,其上沒有任何的血跡。

「怎麼辦?他體內的生機越來越少,連氣息也變得越來越虛弱,這樣下去的話,他體內的生機會徹底泯滅,氣息全無。」一道略顯慌張的聲音在帳篷內響起,只見在床榻前跪坐著一名少女,瘦小的身軀在那大一號的衣裙中顯得格外單薄,她看上約莫十五六左右,五官並不算精緻,但看起來卻格外的清秀,特別是那雙像柳葉的眼睛,細長細長,眸子就像精雕細琢的玉石般明亮。

此時,少女柳葉般的雙眼正慌張的盯著床榻上那張格外好看的臉龐,兩隻小手緊緊攥著手帕,小心翼翼的清理著這道身體上的傷口,口中喃喃道:「徐倩姐說這人是因為燃燒體內的真氣,肉身經過可怕力量的摧殘,導致他體內的生機消散…要不,向徐倩姐討要一枚生死玄丹,那可是家族特別為徐倩姐她們準備的丹藥,丹藥內蘊含著極為濃郁的生機,給他服下的話,他可能就不用死了…」

「徐雯,你這個小丫頭膽子還真大,果然打上了生死玄丹的主意。」而就在少女低聲說話間,一道略顯嬌叱的聲音,突然從帳篷外響起,嚇了帳篷內少女一大跳,她如同驚慌失措的兔子般站起來,轉身,當瞧見走來的身影時,兩隻小手緊張的攥著衣裙下擺,鼓起勇氣道:「徐靜姐,他體內的生機的越來越淡,恐怕支撐不了多久。」

「這不更好,死了也不會浪費生死玄丹。」走來的正是徐靜,聽到少年的話,徐靜雙眸向著床榻上的身影望去,當感受到這道身影內若有若無的生機時,俏臉上不禁揚起一抹喜色。

「不,他不會死的,只要徐倩姐給我一顆生死玄丹就能夠救活他。」聽到徐靜說死,少女臉色頓時緊張起來,撩起裙擺,正準備撒腿衝出帳篷。

見此,徐靜猛的拉扯住少女的衣裙,無奈道:「你這丫頭還真像徐倩姐說的那樣,徐倩姐現在正在修鍊,你這會兒過去非得打斷她修鍊,你也知道徐倩姐現在正準備衝擊半步道基,丁點時間的都不能浪費。」

「可是,不找徐倩姐的話,他支撐不了多久,現在也只有徐倩姐才能救他了。」少女緊緊抿著嘴唇,像柳葉般細長的眼眸里浮現出迫切之色。

「喏…徐倩姐早就知道你會向她討要生死玄丹,讓我轉交給你。」徐靜搖搖頭,她取出一玉瓶,轉交給少女,這玉瓶中有著一刻圓潤晶瑩的丹藥,丹藥周圍隱約間有著光暈環繞,就算有著玉瓶的遮擋,但整個帳篷內依然有著淡淡的清香瀰漫。

見到這丹藥,少女的雙眸頓時明亮無比,快速的接過玉瓶,向著床榻小跑去,「太好了…這下子,他有救了。」

徐靜嘴角略微有些心痛的抽搐,生死玄丹可是寶貴無比,就算他們徐家作為大炎州的頂級世間,但擁有的生死玄丹也不是很多,而如今要將生死玄丹浪費在一名陌生人身上,實屬浪費。

看著沉浸在喜悅中的少女,徐靜忍不住的說道:「徐雯,你這次隨我和徐倩姐進神禁,是為了祭拜你的父親,原本帶上你就是累贅,現在我們又要帶上這人,無疑是雪上加霜,同時還浪費了一刻生死玄丹,希望在接下來的路程中你要懂得分寸,別再給我們填麻煩了,知道嗎?」。

少女嬌軀微顫,臉色漲的通紅,沒有說什麼。

對於少女的反應,徐靜顯然早就習以為然,搖著頭走出帳篷,邊走邊嘀咕著,「家族那邊也真是的,明明知道這次選拔賽有著非凡的意義,還讓我們帶著這累贅進神禁…」

徐靜的聲音雖然不大,但站在帳篷內卻清晰可聞,少女嬌軀顫抖的越發厲害,不過想起床榻上那人,她連忙跑了過去,小心翼翼的倒出丹藥,塞進這人的嘴中,口中嘀咕著:「不會死的,生死玄丹可是家族頂級丹藥,肯定能將你救活的。」

轟!

丹藥入體,一股磅礴無比的生機迸發而出,游離在這具身體內。

這具身體內即將消散的生機重新凝聚起來……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