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最強劍神系統 >第五百六十一章 皇者

第五百六十一章 皇者 (1/1)

小說名稱《最強劍神系統》 作者:皇楓  更新時間:2014-10-08 15:54  字數:3015

一股無言的威壓如潮水般在天地間瘋狂的散開,使得這片區域內掀起的靈氣風暴盡數潰散開來,西陀爛柯殿和秋道武宗的強者都是猛地轉過身望去,神情不一。

「是殿主…」詹偉臉上有著狂喜之色涌動,同時如釋重負的鬆了口氣。

只見在那虛無的天地間,渺渺佛音自風中搖曳而起,璀璨奪目的佛光在此時驅散了這片天機的陰霾,一名身著僧衣的老僧便是如鬼魅般自佛光中走出,隨著飄動的佛衣行走於世間。

老僧普普通通,他身上沒有任何的修為波動,但就是這樣的一道身影讓這片天地間的靈氣風暴盡數潰散,讓數十名西陀爛柯殿強者為之跪拜,以虔誠無比的佛禮來叩拜這道身影。

「西陀殿主…」蘇敗心中倒吸了口冷氣,罕見的絕望在他眼中涌動,到最後他還是出現了。

蘇敗有信心藉助禁區擺脫這些道基境強者,但卻沒有任何的把握可以避開這名西陀殿主。

天空中,老僧對於西陀爛柯殿強者的叩拜視若未睹,他的目光迫不及待的向著下方那道血色身影望去,眼中流露出一種狂熱,就像看著一件絕世瑰寶般,「宗師劍意,果然名不虛傳。幸好我當年親自將蘇贏誅殺,否則就不能成就今日你的…他日是前因,今日是後果。」

迎上老僧的目光,蘇敗心神劇震,他只覺得整個天地在此時彷彿崩塌下來,一股沉重無比的壓迫感在這片天地間蔓延而出。使得上空盤旋的劍陣轟然崩潰,但此時,這兩道劍陣崩潰並未掀起任何的能量風暴,而是化作虛無。

「你母親是我西陀爛柯殿的聖女,她辜負西陀爛柯殿對她的厚望,這是因,而她卻給西陀爛柯殿送來這份大禮,這是果…」老僧喃喃自語著,旋即便是抬起那乾瘦只剩下皮包骨的右手,對著下方的蘇敗隔空抓去。「而這就是我西陀爛柯殿所尊崇的因果之道。你今日就隨本殿回西陀。」

伴隨著老僧話音的落下,蘇敗周身的天地靈氣幾乎在剎那間便是狂暴而起,直接形成一道有天地靈氣匯聚而成的囚牢,向著下方的蘇敗徑直落去。

咔嚓!

蘇敗腳下的廢墟盡數裂開崩塌。身體更是不受控制的顫抖著。方才止住血的傷口再次湧出鮮血。轉瞬間,他便已化成一個血人。

媽的!

蘇敗抬起頭,神色不甘的望著這道籠罩而來的囚牢。他體內涌動的唯我劍氣在此時竟是徹底凝固住,毫無抵抗之力,只能眼睜睜的看著這道囚牢臨身,就連燃燒真氣的機會都沒有。

皇道境太強了,普通的道基境對於皇道境而言就是螻蟻,更何況是先天境。

天空中,秋道武宗強者望著毫無抵抗之力的蘇敗,眉頭都是微皺,在這樣下去蘇敗非得落入西陀殿主手中,但想到後者的實力,他們不敢有任何的舉動,也只能眼睜睜的看著那道囚牢將蘇敗的身體籠罩住。

「狗屁的因果之道…」

「玄缶你還是老樣子,每次出手都要為自己帶上一些冠冕堂皇的說法。」

一道戲虐的笑聲驟然在死寂的天際處蕩漾開來,聽到這道聲音,秋道武宗強者這方臉色頓時劇變,一掃先前的慌張以及擔心,取而代之的是興奮,只見在雲端間,一名白衣劍客踏空而來,滿頭黑髮狂舞,眸子凌厲如劍,高大的身軀猶如巨劍般,橫亘於這片天地間,睥睨四方。

咔!咔!

這道身影出現的剎那,蘇敗只覺得方圓數丈內的威壓盡數散去,而後一道恐怖無比的劍意在他上空顯現,化作一道劍影,撞向上空顯現的囚牢,將囚牢撕裂。

「皇者劍意…」蘇敗眼瞳微縮,眼神凝重盯著上空盤旋的劍影,只覺得有無數道劍峰正指著他的身體,刺痛無比,「武宗!」

顯然,不用那些秋道武宗強者驚呼,蘇敗就能猜測出來者的身份。

「在這兩名強者眼皮底下,今日我註定是插翅難逃!」蘇敗輕咳出一口鮮血,神色有些不甘。

而上空,老僧面色平靜的望著踏空而來的白衣劍客,對於後者的到來他沒有任何的意味,反而露出一抹理所當然的神情,「西陀做每將事情都要有一定的理由,無論這理由是對是錯…」

「少和我本座扯這些有用沒用的?他,是屬於秋道武宗的。」白衣劍客輕笑道,語氣極為霸道。

聞言,老僧卻是沒有任何的情緒波動,他目光靜靜望著下方的蘇敗,沉默許久才開口道:「你應該明白,你奈何不了我,而我也奈何不了你。」

「所以呢?」白衣劍客反問道,俯視著下方的蘇敗,眼中同樣有著狂熱之色涌動。

「所以你我需要各自妥協,他既屬於我西陀爛柯殿,也屬於你秋道武宗。」老僧淡淡道。

「從一開始你就已經做好了最壞的打算……」白衣劍客笑了,這也是他最初的打算,他知道,無論是他還是西陀殿主,都不會放棄蘇敗這爐鼎,就算自己得到,對方也不會讓這爐鼎倖存於世間,還有那名遠在廟堂的上的武盟也不願讓這爐鼎倖存於間,而以他一人之力,根本護不住這爐鼎,因此,在來的時候,他就做好妥協的打算:「那就這樣,你在他體內種下佛種,我在他體內種下魔種…能否領悟宗師劍意,就看你我各自的造化。」

老僧稍作沉默,便無任何的遲疑道:「依你!」

依你!

這兩個字傳出去,頃刻間就在天穹下掀起轟隆隆的迴響,秋道武宗和西陀爛柯殿強者都是如釋重負的鬆了口氣,顯然,眼神這一幕是他們最願意見到的,如果今日武宗和西陀殿主若是動手的話,他們在場這些人也得出手,西陀爛柯殿和秋道武宗的同盟關係可能也因此而破裂。

而西陀爛柯殿主和秋道武宗的妥協,無疑宣判了蘇敗的下場。

「果然是最壞的結果…」蘇敗望著上空中結束的談判,神情有些不甘,自己堅持了這麼久,終究還是沒有改變成為爐鼎的命運。

「是死還是成為爐鼎?」蘇敗微微皺眉。

「死?這世間本宗想讓誰死,那麼他就得死,同樣本宗想讓誰活著,那麼他再怎麼死也死不了…」一股莫名的壓力在蘇敗周身洶湧而現,使得蘇敗身軀動彈不得,而後秋道武宗的笑聲就在天地間泛起。

「小子,只要你能安安分分的成為本宗和西陀殿主的爐鼎,在今後,你在我秋道武宗中的地位僅次於本宗。」白衣劍客輕笑道,他一步步的向著下方的蘇敗走去,其身軀竟是有些顫抖,這是興奮的顫抖,只要得到這具爐鼎,領悟其內的宗師劍意,那麼本宗今後成帝有望,我秋道武宗成就皇圖霸業,指日可待。

老僧也是動身,他神色看起來比武宗平靜,但他眼中涌動的興奮之色卻表露了他此時的心情。

「這下連死都不能死了…」蘇敗試圖抬起腳,但那無所不在的壓迫就如同山嶽般落在他身上,動彈不得,但就在下一刻,一股柔和無比的力道徒然在蘇敗的周身顯現,這股力道雖然不如周圍壓迫那般恐怖,但卻將這壓迫盡數抵禦住。

「呼…」失去這股威壓,蘇敗整個身子直接趴在廢墟上喘息,同時眼神錯愕的向著周圍天地望去,怎麼回事?

白衣劍客和老僧眉頭輕微一變,顯然也察覺到這突如其來的變化。

白衣劍客眼瞳微縮,目光越來凌厲,向著周圍的天地掃掠而去,「誰」

其音如雷,震動整片天宇,伴隨著無盡的劍氣,讓整個天地都在顫抖。

「嘖嘖,堂堂的皇道境強者竟是聯袂而來欺負一乳臭未乾的後輩?西陀爛柯殿和秋道武宗現在做的事情是越來越沒有下線。」一道充滿戲虐的咯咯聲徒然在天際處響起,清晰的回蕩在蘇敗等人的耳旁。

蘇敗猛地抬起頭望去,只見在那片虛無的天地間,一連串的叮鈴聲搖曳而起,很快,蘇敗就見到一個體態略顯豐腴女子邁著蓮步款款而出,「這小子,今日我罩了!」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