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最強劍神系統 >第五百五十七章 四面楚歌

第五百五十七章 四面楚歌 (1/2)

小說名稱《最強劍神系統》 作者:皇楓  更新時間:2014-10-03 02:14  字數:3484

高峰溝壑,群山巍峨。

燦爛奪目的朝霞在山澗涌動著,顯得格位的祥和寧靜。

而就在這時,一道溝壑間徒然有著刺目的光芒衝天而起,撕裂涌動的朝霞,只見得在溝壑的最深處赫然是一座破敗的祭壇,這祭壇上布滿著蜘蛛網般的裂痕,彷彿隨時都會崩潰開來。

然而在這光芒的籠罩下,祭壇上卻有這著一股恐怖的氣息涌動而出,很快,祭壇上空的虛空略微有些扭曲,泛起道道漣漪,一道白衣身影緩緩顯現。

抬眸,蘇敗望著這片近乎荒蕪的天地,輕微一嘆:「沒想到劍盟中竟是也有西陀爛柯殿以及秋道武宗的修行者存在,我如今蹤跡已暴露,西陀爛柯殿和秋道武宗的強者即將蜂擁而至…」

「也不知道此處是何處?」蘇敗低眸望著腳下岌岌可危的劍陣,一道凌厲的劍氣自他的雙腳處洶湧而出,將這座祭壇直接轟碎。

在最後一刻,蘇敗沒有通過紫薇劍盟城中的劍陣前往紫薇州,而是隨意挑選了這座劍陣能夠抵達的地方,他知道如今身份已經暴露,前往劍盟的話註定是毫無退路,畢竟西陀爛柯殿和秋道武宗的強者都會匯聚在劍盟中,那時,他如果沒有通過劍盟中那道劍陣離開末劍域,那麼他註定是插翅難逃。

而西陀爛柯殿和秋道武宗中有修行者在劍盟修行,因此他想借用那道劍陣不僅要得到劍盟的同意,同樣還要將這些攔路虎給掃蕩開來。但這個險,他冒不起。

「區區一座紫薇劍盟城就有先天境鎮壓,若西陀和秋道武宗有道基境修行者在劍盟的話,我前往的話毫無勝算…」

「而就算沒有道基境的存在,只要來上十來名先天境也能拖住我一時半刻,而這些時間足以讓西陀爛柯殿和秋道武宗的強者趕來。」

鯤鵬風翼自蘇敗背後凝聚而出,蘇敗雙腳輕微一踏,整個身體猶如離弦的箭支般直接掠出山澗,凌空虛踏,環顧四周。

「幸好不是前往其他的紫薇劍盟城…否則在整個末劍域都在通緝我的情況下。我只要現身的話就會被識破。」望著視線中那起伏的群山萬壑。蘇敗暗鬆了口氣。

但就在此時,一股恐怖無比的威壓徒然自一道溝壑間洶湧而出,緊接著蘇敗便是見到一道猶如龍捲般的靈氣風暴在天地形成,瘋狂的向著四周的巍峨高峰橫掃而去。

這些高峰遠遠望去如同擎天柱般。高聳入雲。

但在這道靈氣風暴的橫掃之下竟是崩潰開來。巨石翻滾而落。震耳欲聾的轟鳴聲在群山萬壑間蕩漾出去。

目睹這一幕,蘇敗面色頓時一變,隱約間有種不好的預感在他心頭泛起:「這鬼地方該不會就是首座所說的禁區?」

「不對。紫薇劍盟城中的劍陣怎麼會通往禁區…」

相隔百餘丈,蘇敗卻能清晰的感受到那道靈氣風暴內涌動的力量,這力量雄厚程度絲毫不亞於四品劍陣所能引起的靈氣風暴。

呼!

一道尖銳的破風聲自下方的溝壑中徒然響起,蘇敗眼瞳猛的一縮,幾乎在瞬息間他身形便是向著前方直掠而去。

只見得在下方的溝壑中,一股恐怖無比的力量似火山般迸發而出,引動方圓百餘丈內的天地靈氣,形成一道靈氣風暴肆虐開來。

「唉…隨處可在的靈氣風暴,這鬼地方看來就是首座所說的禁地。」再次目睹天地靈氣風暴的形成,蘇敗輕聲一嘆,這地方八九不離十就是那鬼地方了。

「還真是親手斷了自己的後路…失去這座劍陣,我要離開這鬼地方的話只能徒步…」低頭,蘇敗看著下方溝壑中那座倒塌的祭壇,蘇敗不禁有種後悔的感覺,這鬼地方若真是禁區的話顯然不宜久留,誰知道這禁區中會蟄伏著怎麼樣的危險,如果隨便亂闖的話沒準都要把小命交待在這裡。

「希望這禁區不像首座所說的那麼恐怖…」避開橫掃而來的靈氣風暴,蘇敗閉上雙眼,感受著四面八方涌動的能量波動,隨著他修為的突破,他如今的感知能力可是越來越明銳,方圓數萬丈內的能量波動盡數都在他的感應中。

「北方的能量波動比起此處更加恐怖…而南方的能量波動卻有所削弱,這禁區內形成的能量風暴應該隨著遠離禁區而減弱…」

「越往北就是深入禁區內部…往南則遠離禁區。」

蘇敗雙目緩緩睜開,他並沒有選擇一個方向作嘗試,這種如無頭蒼蠅般亂闖的方法沒準就會斷送他的性命,「那就往南…」

下定決心後,蘇敗沒有任何的停留,雙腳凌空虛踏,向著正南方的群山萬壑暴掠而去,只是在他剛剛掠出百餘的剎那,便是察覺到了數股波動自下方的溝壑中涌動而出,這種波動並非是天地靈氣掀起風暴所產生的波動,而是劍陣運轉瀰漫開來的獨特波動。

轟!轟!轟!

數道刺目的光芒自溝壑間衝天而起,直撼雲霄。

緊接著尖銳的破風聲自溝壑中響徹,無數的身影如同蝗蟲般鋪天蓋地的暴掠而出,出現在半空中。

「是蘇敗…」

「李赤猜測果然沒錯…紫薇劍盟城中的劍陣一共通往十二個地域,但只有通往死亡地帶的傳送點失敗,顯然傳送點的劍陣被人毀去…」

「哈哈,只要擒住他我就能夠成為西陀爛柯殿或者秋道武宗的核心弟子。」

伴隨著這些身影的出現,一股股凜冽無比的氣息猶如潮水般向著蘇敗匯聚而來,以及那刺耳的喧嘩聲。

這些人的氣息不是很強,其中最強者的氣息不過也是先天境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