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最強劍神系統 >第五百五十四章 琅琊宗的贈與

第五百五十四章 琅琊宗的贈與 (1/1)

小說名稱《最強劍神系統》 作者:皇楓  更新時間:2014-09-29 23:37  字數:3050

站在幽靜的房間中,蘇敗打量著手中的戒指。水印廣告測試水印廣告測試

這枚戒指是他離去時李慕辰所給的,他此次劍域大比的冠軍獎勵以及宗門給他的修鍊資源盡在這枚戒指中,而比起蘇敗手腕處的芥納鐲,這枚戒指無疑更加的精緻,通天閃爍著幽冷的光澤,待到蘇敗心神沉浸這枚戒指的時候,瞬間有一股磅礴無比的氣息在他的心神中蕩漾而出。

「這是……」蘇敗雙眸劇睜,再接著他的面龐上開始有著濃濃的震驚之色湧現出來,心神微動,只見得他手中的戒指泛起一道淡淡的光暈,而後一瓶精緻無比的玉瓶出現在他的右手處。

這玉瓶晶瑩剔透,握住時便有中溫潤無比的感覺。

而在這玉瓶中正懸浮著一滴液體,這液體呈現出淡金黃色的光芒,其內散發著恐怖無比的能量波動,就算有著玉瓶存在但也掩蓋不住那股磅礴如岳的氣息。

蘇敗目光死死盯著這滴金色液體,眼中有著難以置信湧現出來:「難怪宗主和首座會說這次劍域大比冠軍的獎勵極為豐厚,竟會是四品精血…」

自從在王瑤鑰那裡聽聞九品精血的說法後,蘇敗回到琅琊宗後就曾查看過一些宗門典籍,那些典籍上關於九品精血的說法比起王瑤鑰更加纖細,甚至明確給出確定的劃分方法,比如眼前這滴通體瀰漫著淡金黃色光芒的液體便是四品精血,一旦這滴液體瀰漫出的光華近乎金色的時候,那便是五品精血。

當初蘇敗所煉化的鯤鵬心血就是屬於三品精血,而眼前這玉瓶內所盛的精血竟是四品精血。

想起昔日煉化鯤鵬心血所承受的痛楚,蘇敗眼中就露出一抹後怕的神情,而眼前這精血是四品精血。雖然不知道這滴精血是屬於哪種遠古凶獸的精血,但蘇敗知道,他若要煉化這滴精血,所要承受的痛楚將遠遠超過當初的百倍之上。

這世界往往是公平的。蘇敗知道只要自己能煉化這滴精血。其實力註定發生天翻地覆的變化,無論是肉身強度還是體內的修為凝練程度。都將得到極大的提高。

不過想起自己當初煉化鯤鵬心血造成的衝動,蘇敗只能壓制住內心的衝動,將這玉瓶收起來,畢竟這是紫薇劍盟神。其內擁有數十名先天境修行者坐鎮,只要稍有異動就會引起這些修行者的注意,「只能尋一隱匿之地煉化這滴四品精血,在這裡顯然不合適。」

收起精血後,蘇敗雙眸再次閉上,心神沉浸在戒指上,這枚戒指所構造出來的虛空比起芥納鐲更大。足足有方圓五丈左右,而在這丈長的空間中蘇敗則是看的一堆堆酒罈子模樣的罈子。

這座罈子內自然不是盛著酒,而是盛著猩紅無比的凶獸精血,這些精血內涌動的能量波動雖然不如四品精血那般恐怖。但雄渾程度遠遠超過王瑤鑰當初給蘇敗的一品精血。

「我所修鍊的唯我劍訣對於自身精血的損耗極為嚴重,不過有這麼多精血存在,接下來的數年中我也不用為精血損耗而發愁。」蘇敗心中原本對於琅琊宗尚存的芥蒂在此時蕩然無存,他知道,琅琊宗如今的實力雖今非昔比,但也很難拿出這麼多凶獸精血,這些凶獸精血應該有些是來自大炎皇宗、冰炎劍宗等諸宗,因此,這些凶獸精血算的上是此戰的戰利品,而楚歌卻將這些戰利品全部給自己,「我蘇敗並非忘恩負義之人…琅琊宗對我所做的事情,我定當謹記於心。」

但楚歌給蘇敗的資源並不僅僅局限於這些精血,在這些罈子後,蘇敗看到了一堆捲軸,這些捲軸上閃爍著不同色澤的光芒,一股股奇特的氣息在其上滲透而出。

蘇敗心神微動,立即有一道捲軸自他手掌處浮現而出,而在他握住這道捲軸的剎那,立即有著一些信息飛快的湧進他的腦海中。

「崩雷逐日劍,三品武技…劍勢若崩雷,逐日之威,足可斬斷山川,震碎山嶽。」

「三品武技?」蘇敗眼中露出一抹訝然,他重新從戒指中取出一道捲軸,這道捲軸上瀰漫的光澤更盛,「枯寂指,三品武技,枯萎寂滅,生機泯滅,萬物皆無……」

「又是三品武技?」蘇敗不信邪的將戒指中的捲軸取出,這些捲軸足足二十餘卷,赫然都是三品武技,當然也有例外的存在,比如蘇敗手中的最後一道捲軸,這道捲軸上並未瀰漫出多麼炫目的光芒,但其內涌動的氣息極為可怕,特別是第一幅捲軸,其內好似封印著千萬劍器,使得捲軸上涌動的氣息十分凌厲。

轟!

「到底是什麼武技?」蘇敗緊握住這副捲軸,玄奧與晦澀的信息猶如洪流般在蘇敗腦海中洶泄開來,蘇敗閉著雙眼,沉浸在這些信息中竟是無法自拔。

「萬神劍劫,沒想到宗主竟是會將劍碑樓中的萬神劍劫記錄在這道捲軸上…」

直至片刻後,蘇敗方才睜開雙眼,眼中有著難以掩飾的興奮之色,他可是清楚這門劍術的恐怖之處,先前那一戰,楚歌就是以萬神劍劫擊殺了三名王道境強者,因此,這門劍術被稱為琅琊宗第一劍術也不為過。

「嘖嘖,宗主對我倒是有信心,也不怕我中途被西陀爛柯殿和秋道武宗修行者擒住,那時這琅琊宗第一劍術也會被這兩宗所得到。」蘇敗打量這道捲軸片刻,這捲軸上不僅記錄著萬神劍劫的四式劍術,同時還有楚歌的注釋,這些注釋顯然都是對萬神劍劫的感悟,「我如今所修習的心劍之術,大荒劍囚指以及鯤鵬風翼都僅僅停留在登堂入室的境界而已,此時若是分心去修鍊這道劍術的話就有些心有力而力不足…」

想到這,蘇敗只能將這道捲軸收起來,他知道目前的精力應該是趁早掌控已學的武技,而不是將精力放在這些武技上,貪多嚼不爛的道理他還是懂得的。

「有這些精血以及武技,今後我只要安心修鍊就行,沒必要為精血和武技所苦惱。」

「若是讓外界得知我手中掌握著如此修鍊資源,就算不用西陀爛柯殿和秋道武宗吩咐,那些宗門的強者也會對我出手。」蘇敗輕嘆道,他花費了近乎半個時辰的時間才將這枚戒指中的修鍊資源盤算清楚,這戒指內的修鍊資源遠遠超過他的想像,就算一些宗門的底蘊也不過如此。

如今,也該提高自己的實力了。

無論是與柳玄影以及玄天都一戰,還是輕易目睹王道境強者的恐怖威勢,這都讓蘇敗意識到自己與這些人間的差距有多大。

這些人尚且如此,更何況是高高在上的西陀殿主、武宗以及武盟。

因此,蘇敗在此刻對實力的渴望比起眼前更加的強烈,他沒有浪費任何的時間,直接盤膝坐在床榻上,雙眸微閉,運轉起唯我劍訣,兩道劍意在他四肢百骸中蕩漾而出,瘋狂的融入經脈中流淌的唯我劍氣中,同時,功點值所化的能量也瘋狂的湧進蘇敗體內。

就算是一品精血,其上也涌動著頗為雄渾的波動,因此在紫薇劍盟城中,蘇敗並不打算煉化精血來修鍊,而是煉化系統所帶來的功點值。

一夜無眠,窗外的月色悄然離去。

直至清晨曙光透過窗紗投落在蘇敗臉上時,蘇敗方才結束這一夜的修行。

感受著體內那洶湧澎湃的力量,蘇敗臉上露出一抹滿足的笑容,隱約間他已經接觸到先天一重巔峰的瓶頸,只要些許契機他就能夠完全突破這桎梏,從而突破先天二重的境界。

「先天一重時,我尚且能夠斬殺先天六重的存在。」

「待我先天二重時,就算遇見先天七重的存在尚且有把握將之擊殺。」緊握的手掌攤開,蘇敗稍微整理下衣著便是走出這道幽靜的房間。

蘇敗是個喜歡清凈的人,因此在昨夜進紫薇劍盟城的時候他選擇遠離繁華街道的酒樓,但在他走出房間的剎那,明顯聽到四周那陣陣滔天的喧嘩聲,這些喧嘩聲並不是在議論今日紫薇劍盟城所舉辦的陣徒考核,而是另一件事,一件有關西陀爛柯殿,有關秋道武宗,有關劍域的事情。

在昨夜,遠在古寺中的西陀殿主以及身居雲海中的武宗同時現身劍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