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最強劍神系統 >第五百五十二章 抉擇

第五百五十二章 抉擇 (1/2)

小說名稱《最強劍神系統》 作者:皇楓  更新時間:2014-09-28 00:08  字數:4359

全本小說下載地址「很瞥屈…」蘇敗輕聲道。

儘管上官婉兒的聲音從未帶著輕視的語氣,但那種闡述事實的口吻卻比起輕視更讓人感受到瞥屈,蘇敗手掌忍不住的緩緩緊握,這種感覺他已經很久未曾經歷過,然而每次經歷的時候,那種不爽的感覺始終如初。

不過蘇敗也知道,上官婉兒所言非虛,自己的實力太弱了。

經過這一番短暫的交談,蘇敗感受到了來自西陀殿主以及武宗的壓力。

「宗主可曾聽過佛心種魔?」沉默片刻後,蘇敗眼眸微抬望向一側的楚歌。

「以前未曾聽過,不過上官婉兒先前已經轉告我這件事情。」楚歌眉頭輕微一挑,顯然對於這件事情他也感到十分棘手,因為他知曉西陀殿主和武宗若掌握如此恐怖的修鍊功法的話,那麼他們二者是絕對不會放棄蘇敗如此優秀的爐鼎。

「武盟可擋的住西陀殿主和武宗?」蘇敗繼續問道。

「武盟的實力雖強,但西陀殿主和武宗的實力也不弱,她最多只能擋住西陀殿主以及武宗片刻。」楚歌輕聲嘆道,語氣中透著些許無奈,「劍域和武周皇庭建立同盟,在劍域受到西陀爛柯殿和秋道武宗威脅的時候,武盟會出面,但若西陀殿主和武宗要只是對付你的話,她或許不會出面…」

聞言,蘇敗神情明顯一怔,旋即若有所思道:「看來劍域和武盟建立同盟並不像想像中那麼美好…」

「都是各取所取罷了…劍域需要武周皇庭來和西陀爛柯殿以及秋道武宗分庭抗禮,而武周皇庭也需要劍域來分散來自末劍域的壓力。只有這樣武周皇庭才能有餘力對付蠢蠢欲動的臻皇庭。」楚歌輕聲道:「但武盟想要的也只是能夠分散西陀爛柯殿和秋道武宗壓力的劍域,而不是一個能夠和武周皇庭並駕齊驅,甚至將之超越的劍域…」

到這裡,楚歌的目光已經停留在蘇敗身上,劍域雖然擁有劍意傳承台,其底蘊卻遠遠不如西陀爛柯殿和秋道武宗,因此劍域若是想要與這些勢力並駕齊驅,還需要百餘年時間的積累。

但劍域也有著超越這些勢力的契機,那就是眼前的蘇敗。

領悟宗師劍意,蘇敗的未來成就註定不局限於皇道境。至少也是帝道境。

在帝者不出。皇者獨尊的年代,只要蘇敗問鼎帝者,今後末劍域必然屬於他的時代,劍域也能夠因此一躍成為末劍域真正的霸主勢力。無人可以撼動。西陀不行。秋道不行,武周也不行。

蘇敗沉默片刻,然後笑了笑。道:「也就是,武盟同樣不想看見我成長起來…而武周皇庭和劍域已經建立同盟,武盟雖有這份心思,不過卻礙於臉面而不能出手,因此她倒是十分樂意西陀殿主和武宗對我出手。」

「不,武盟她會出手的,但絕非這一刻…而是待到西陀殿主或武宗魔種大成的時候出手。」

「因為她也不願意見到,昔日的宿敵能夠得到你這具爐鼎,從而擁有問鼎帝者的契機,無論是西陀殿主,還是武宗,但凡他們有人問鼎帝者的話,末劍域這百餘年未變的勢力格局也將被打破。」楚歌抬頭望著那空曠的星空,漆黑的眸子中露出些許冷意,不僅僅蘇敗有種瞥屈的感覺,他也有種瞥屈的感覺,「在那時候,她或許會不顧所謂的同盟,親自出手抹殺你。」

風驟然變得冷冽起來,如墨的夜色也變得壓抑起來,彷彿能夠滲出水來。

蘇敗同樣抬起頭望著上空的星空,很是隨意問道:「劍域的選擇呢?」

「扼守一域…」楚歌側過頭看著蘇敗微笑道。

同樣,蘇敗白皙的面容上也難得泛起一抹笑容,至少這個答案沒有讓他心寒,至於劍域能否做到這一步,他卻不能確定。

因此,蘇敗嘴角的這抹笑容很快就消失,「西陀殿主和武宗聯袂而來的話,劍域是守不住的,那時,武盟或許會出手護住劍域,但卻不會出手護住我,我終究還是無法改變成為西陀殿主和武宗的爐鼎。」

「這是我的疏忽…」楚歌默然道。

「不,只能出了我這樣的變數…」

蘇敗微嘲一笑,輕聲道:「以一己之力創建劍域,同時與武周皇庭建立同盟,若是沒有我這樣的變數,劍域的未來應該會一直按照宗主所預料的方向發展下去。」

「若是沒有劍意傳承台的存在,如今的劍域也不復存在,至少於劍域而言,你這變數是好的。」望著那微嘲的蘇敗,楚歌神情一怔,旋即露出一抹無奈的笑容:「真如李慕辰所你對於琅琊宗始終都無法完全信任…」

「我更喜歡把自己的命運掌握在自己手中…」蘇敗負手俯視著下方燈火通明的琅琊七閣,絲毫沒有掩飾自己內心的想法,就如同他當初對李慕辰所那般,他喜歡把自己的命運掌握在自己手中,而是被人掌握,那樣命運就像無根的浮萍,誰也不知何時會被江河所吞沒。

楚歌只能輕微一嘆,他也知道蘇敗所言非虛,若是西陀殿主和武宗聯袂而來的話,劍域是守不住的,但楚歌也知道,西陀殿主和武宗如今都已經盯上了蘇敗,蘇敗的一舉一動都是被對方所掌握,這是一盤必死無局,無論怎麼做都無法改變結果,「所以你的選擇是?」

「我要暫時離開琅琊宗…」蘇敗看著楚歌那緊皺的眉頭,忽然展顏一笑道:「我的存在對於劍域而言就是種災難,而相對於琅琊宗我還是比較喜歡的,畢竟在琅琊宗中有一段算是可以追憶的日子,因此我也不願見到琅琊宗因為我而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