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最強劍神系統 >第五百五十一章 爐鼎

第五百五十一章 爐鼎 (1/2)

小說名稱《最強劍神系統》 作者:皇楓  更新時間:2014-09-27 13:41  字數:3309

o】

山風凜冽,蘇敗望著那站在虛空中的一道優雅的倩影,輕風拂來,素裙下的身姿若隱若現,曼妙無比,然而就是這樣的一道身影卻給蘇敗帶來巨大的壓迫,使得天樞閣上方涌動的雲霧都凝固住。水印廣告測試水印廣告測試

這是王道境強者的威壓,比起烈陽王者更加恐怖的威壓。

蘇敗神色平靜,身軀在這股威壓下卻始終如同長槍般挺拔,只有他那額頭上滲出的汗珠表明他此時並不輕鬆,汗水更是從他的後背滲透而出,將他的白衣浸透。

上官婉兒望著下方的少年,此時如水的月光撕裂雲層落在少年俊逸的面容上,形成一圈圈光暈,使得少年原本俊逸的面容看起來更加的邪俊,這使得她神情微怔一下,隱約間她彷彿又看見曾經那個洒脫邪異,孤傲輕狂的蘇贏,只不過比起蘇贏那睥睨天下的銳利,眼前這少年就顯得更加內斂,他那雙黑色眸子寂若幽潭,讓人難以看出其內的情緒波動。

「未及弱冠之齡就已是先天之境…」

「以劍意化劍陣,單手凝聚劍陣,放眼整個劍盟,在你這年紀便能做到這一步的人不多。」

「無數強者窮極一生都無法領悟的宗師劍意,你如今就已經領悟兩道。」

「比起我想像中,你更加的優秀,難怪那妮子會對你如此傾心,你確實有傲視同輩的資本,就算昔日的蘇贏比起你都稍有不及。」這片天地間沉默了半響,上官婉兒那微蹙的柳眉徒然舒展開來,薄紗下的嘴角輕揚起優雅的弧度,而後卻是泛起了一道惋惜的聲音。

這道惋惜聲既是對蘇敗的惋惜。也是對滄月的惋惜。

作為皇庭的九千歲,上官婉兒最清楚身為皇家子女的無奈,他們看似外表光鮮,一生下來就是天之驕子和天之驕女。然而這世界永遠都是公平的。你得到了什麼就要意味著什麼,比如當他們享受皇族待遇的時候就意味著失去了自由。

而滄月。當她回到武周皇庭的時候也失去了自由。

君皇是孤獨的,而上官婉兒作為武盟為數不多的心腹,對於這位君上,她可是比誰都清楚。君上的行事是如何的霸道,就算那位被末劍域稱為年輕代四大翹楚的皇太子在面對自己這位君上前也是唯唯諾諾,迎娶一位他素未謀面的女子。

因此,上官婉兒在一開始就不看好蘇敗和滄月。

而這只是其中的部分原因,還有一點,上官婉兒比誰都清楚遠在那座古室內的老僧和高居雲海中的那名梟雄對於眼前這少年有多麼虎視眈眈,無論付出多麼巨大的代價。那兩位都不會放棄這少年。

「絕世妖孽般的天賦註定讓他擁有傲視同輩的資格,這是他的幸運,但同樣是他的不幸。」上官婉兒的惋惜聲在夜風中搖曳而下,他註定是成為西陀殿主亦或者武宗的爐鼎。這是誰都無法改變的事情,甚至武盟都不行。

而在這道惋惜聲落下的剎那,這片天地間的威壓徒然蕩然無存,上官婉兒的身影出現在天樞閣中,憑欄而立,她伸著雪白的玉頸,凝視著上空點點星光的夜空,輕聲道:「這世間最脆弱的莫過於感情,而憑藉些許感動而換來的感情更加脆弱不堪,它不會像眼前的星空般萬古不變,它就像迎風而綻的鮮花終究抵擋不過時間的侵蝕,直至凋零……」

「而這種感情對於懵懂的少女而言更加脆弱,待到他們各自成長後才會發現當初所謂的堅持以及山盟海誓是多麼的慘白幼稚。」說到最後,上官婉兒側過頭,美目注視著蘇敗,無奈的嘆了口氣:「我不知道你和她曾經經歷了什麼,只是來告訴你一件事情,你的實力,太弱。」

「弱的甚至無法掌握自己的命運,只能任由自己被他人如同擺弄提線木偶般玩弄,因此在你們這段感情還未凋零的時候,你若真為她著想的話就儘早放棄這段慘白幼稚的感情,至少這樣對你還是她都是一種最好的選擇。」上官婉兒的聲音顯得很輕柔,一如既往般的空靈。但用這樣的聲音來闡述這件事情的時候,就顯得格外的刺耳,至少在蘇敗聽來就是這樣。

蘇敗眉頭微微皺了皺,他並不是傻子,自然知道上官婉兒這番話並不是在感慨什麼,而是指他和滄月,「這世界上沒有人一開始就是強者…」

螓首微點,上官婉兒略微有些訝然的看著眼前的蘇敗,在她說出這番話前她就曾想像過蘇敗的反應,或激烈或憤怒亦或者垂頭喪氣,卻未想到,就算此時,蘇敗的眸子還是一如既往的死寂,靜若幽潭。

「這世間確實沒有生來就是強者的人,但對於這些人而言,若是沒有足夠成長的時間,他們終究將成為時間長河中的一縷黃土!」

「而你就是後者,你永遠都沒有機會成為強者,因為無論隱居古寺中的西陀殿主,還是高居雲海中的秋道宗主,他們都不會給你成長的時間。」上官婉兒輕聲道,她不知道眼前少年的平靜是來自何處,來自他那引以為傲的天賦嗎?

對於上官婉兒這番話,蘇敗沒有反叛,因為他很清楚上官婉兒所言非虛,無論是柳玄影還是玄天都的到來,都讓他意識到西陀殿主和秋道武宗並不僅僅只想抹殺那麼簡單,否則的話以柳玄影還是玄天都的實力,都足以在那一刻將他抹殺,而不是要將他生擒。

「我身上到底有什麼讓那兩位如此在意的地方…」蘇敗皺著眉頭問道。

「爐鼎!」上官婉兒眼眸微垂,語氣平靜道:「你身上能夠讓西陀殿主和武宗在意的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