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最強劍神系統 >第五百五十章 分離

第五百五十章 分離 (1/1)

小說名稱《最強劍神系統》 作者:皇楓  更新時間:2014-09-26 05:49  字數:2927

蘇敗隔著柔和的月光凝視著這張過分絕美的臉龐,在精緻如皎月般的眸子中他看到一抹堅定,沉默片刻後,忽然問道:「是武盟嗎?」。

這是一個很直接的問題,但也是個很愚蠢的問題。

但對於這個問題,滄月卻是很認真問道:「嗯。我也沒有想過曾經被她當做抹布般捨棄的我會受到她如此重視,甚至讓武周皇庭的九千歲親自前來接我回武周皇庭。」

「這一切僅僅只是因為我體內的血脈覺醒九成…滄月的聲音噙著些許譏諷,不僅僅是對武盟的譏諷,同樣也是對自身宿命的譏諷,「普通面首的女兒竟是能夠覺醒九成血脈,這被那些自譽為天命皇族的人而言可真是件諷刺的事情。」

血脈神通。

蘇敗知道滄月體內也有著血脈神通道紋的存在,這血脈神通道紋應該是來自武盟,而對於血脈神通道紋的認知也僅僅只停留於宣揚涯的敘述上,並未有深刻的認知,但僅僅憑藉眼前這件事情,他可以斷定覺醒九成血脈絕對是件很難的事情,否則高高在上,統御皇庭的武盟不會如此重視滄月。

「武周皇庭那是個怎樣的地方?」

蘇敗轉過身雲海中忽閃忽現的燈火,那裡是琅琊劍殿的位置,蘇敗知道今日被稱為九千歲的那個女人就在琅琊劍殿中,她隨時就會出現在這裡。

「一個很骯髒的地方…」

「聽上官婉兒說那裡道德是最不值錢的存在,唯一能夠將人串在一起的也只有利益。」滄月嘴角挑起一抹冷笑。對於武周皇庭她可是沒有任何的好感。

「必須要去嗎?」。蘇敗說出這句話後就沉默起來,他知道自己這個問題是毫無意義的,無論滄月怎麼回答都無法改變滄月即將前往武周皇庭的事實,只因武盟的存在。

「必須要去,這是她的意思,同樣也是我的決定。」滄月輕輕點頭,她目光同樣是望向上空涌動的雲海,輕言細語道:「曾經我以為此生都不會和武周皇庭有任何的牽扯,而宿命這娘們竟然給我這個機會,那我就要好好把握。至少要把曾經屬於我的東西全部給奪回來…屬於我的。誰也不能佔據,至少那些自命不凡的皇族不行。」

「那些人可不好對付…」無論是柳玄影還是玄天都展現出來的實力都給蘇敗一種強大無比的壓迫,而被譽為四大勢力之一的武周皇庭,年輕代中肯定有不乏這樣的翹楚。蘇敗知道。以滄月面首之女的身份前往武周皇庭。絕對會受到這些人的排擠。

「有我在,武周皇庭中沒有人敢對付她!」

而就在這時,一道嗓音略顯空靈的聲音在半空中響起。

聽到這道聲音。蘇敗眼瞳猛地一縮,只見在虛空中,那裡的雲海突然向著左右兩側退去,而在那裡有著一道飄然出塵的身影緩緩走來,衣玦搖曳,青絲輕舞,轉瞬間便是出現在蘇敗和滄月的上空。

「時間已經差不多了,走吧!」

上官婉兒望著下方相擁的兩道身影,眼中掠過一抹異樣的神色。

聞言,滄月眉頭也是一皺,而後螓首輕點,轉過身纖細的雙臂緊緊的攬住蘇敗的腰,展顏微笑道:「敗類,我要走了…在我離開的這段時間內你可要安分守己些,不要到處拈花惹草,否則的話,我不介意讓你數年輪。」

看著少女臉上的笑容,蘇敗看的出這抹笑容很勉強,他雙臂同樣緊緊攬住後者的柳腰,低著頭在滄月的耳旁輕聲喃喃道:「無論何時,你想離開那裡的話就寫信告訴我,我帶你回來…

蘇敗的聲音很輕柔,但卻輕緩而堅定。

「嗯!」滄月螓首微點,毅然的轉身,凌空虛踏向著上空的上官婉兒走去,「走吧!」

唰!唰!

兩道倩影在蘇敗的注視下化為兩道流光,掠向天際,幾個呼吸間便已出現在一座傳送劍陣的正上方,這座劍陣格外的恢弘,無論是規模程度還是其上涌動的波動都遠遠超過普通傳送劍陣的存在。

「這座劍陣連通了荒琊州和武唐州,通過這座劍陣就能夠抵達武周皇庭。」上官婉兒美眸低垂,指著下方的劍陣,蔥白的玉手徒然凝結出一道印記,只見得下方死寂的劍陣徒然震動起來,而後一道刺目的光芒衝天而起,照耀了夜空。

「也就說今後劍域若是遭遇秋道武宗和西陀爛柯殿攻擊的話,武周皇庭能夠在第一時間趕到劍域。」盯著下方這道運轉起來的劍陣,滄月若有所思道。

「嗯,走吧!」上官婉兒輕輕點頭,正欲抬步走進劍陣,卻發現滄月還是站在原地:「怎麼?不舍離開了?」

「放心,我先前應諾的事情絕對不會食言,我既答應你前往武周皇庭就會隨你去的。不過,在前往武周皇庭前,還望九千歲能夠先履行一個約定。」滄月搖頭道。

「約定?」上官婉兒如畫的柳眉輕微一蹙。

「你曾說過我若是前往武周皇庭的話,她會賜給我一些賞賜以此來彌補這些年她對我的忽視。」滄月美目掃了雲霧下方的天樞閣,一字一頓道:「現在我想好了所要的賞賜,我要武周皇庭中最頂級的劍陣…現在就要!」

上官婉兒柳眉蹙的更深,她並非是傻子,自然看的出,滄月要武周皇庭中最頂級的劍陣是為了蘇敗,「可以,不過我修習的並非是劍陣之道,銘記劍陣的玉片並未在我身上,不過只要回到武周皇庭,我會第一時間內讓內務府將皇庭內的頂級劍陣轉交給你。」

聞言,滄月柳眉也是一蹙,而後點點頭,她知道以前者的身份是不可能撒謊的。

「武周皇庭雖然可以允許武技外傳,但你將這為數不多的機會用在他身上值得嗎?要知道君上可是很少賞賜後輩,就算你提出更離譜的要求,我想君上也會同意。我勸你還是將這些機會用在自己身上,儘早提高自己的實力,這樣一來就算沒有君上出面,皇庭中也沒有人敢笑話你。」上官婉兒道看著滄月,勸說道。

「在我懂事的時候就知道這個世界上看你笑話的人,永遠比在乎你的多。於我而言,那麼多人等著笑話我,多那些人不多少那些人不少,而在乎我的人卻是屈指可數。」滄月目光停留在下方的雲海上,隱約間可見到下方天樞閣中閃動的燈火,以及那道身影:「而敗類就是其中之一,你說我能失去這樣的人嗎?在皇庭中,我最多只是讓人笑話,而敗類卻不一樣。西陀爛柯殿和秋道武宗可在一旁虎視眈眈,將他視為重點目標,因此他更需要儘早變強。」

「我還是不懂,他有什麼值得你如此付出的地方。」上官婉兒輕微一嘆。

「這世間哪有那麼多值不值得的事情,只有你願不願意。」滄月道。

「他是怎麼樣的一個人?」上官婉兒道,她有些好奇,蘇敗到底有什麼本事能夠讓滄月如此看重,難道僅僅只因為前者的妖孽天賦?

「一個很特別的人,即使我微笑著說「我還好」的時候,他也能察覺得到我的痛苦。」滄月想都沒有想就回答道,而後蓮步輕抬,整個身影完全踏進劍陣中。

「但他也只能察覺到你的痛苦,卻不能幫你解決這種痛苦。」

「況且待你成為武周皇庭的時候,這種痛苦也不復存在,君上會彌補你的過往。」上官婉兒雙手徒然相合,下方的劍陣轟然運轉起來,光芒將滄月的身形完全吞沒,同時,上官婉兒身形則是向著下方的天樞閣走去,轉瞬間就出現在蘇敗的前方。

看著眼前的身影,蘇敗目中掠出一抹訝然,顯然他沒想到上官婉兒會再次出現,「滄月呢?」

「她已經前往武周皇庭,而我來這裡是為了告知你一件事情…」上官婉兒輕聲道。

「什麼事情?」蘇敗皺眉道。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