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最強劍神系統 >第五百四十六章 宣告天下

第五百四十六章 宣告天下 (1/2)

小說名稱《最強劍神系統》 作者:皇楓  更新時間:2014-09-21 05:36  字數:4231

第一更的章節名應該是第五百四十五章,o╯□╰o

死寂!

無數道駭然的目光都是望著上空中那搖曳而下的骨粉,身形巨震。.

死了!

煜逸王者和雨辰王者幾乎同時被轟殺,至死他們也理解不了為何自己已經擋住楚歌這一劍,還會死在楚歌這一劍下,唯獨素裙女子目『露』些許沉思之『色』,而後輕吐口氣,嘆聲道:「萬神劍劫第三術,沒想到此術在他手中竟變得如此恐怖,幾乎無視對手的攻勢直接攻擊對手的本體…」

「直接攻擊對手的本體?」蘇敗和滄月兩人臉『色』皆變,這豈不是意味著這道劍術幾乎是無視任何的防禦,倘若對方的肉身強度不夠強悍的話就會如煜逸王者和雨辰王者那般,直接會被碾壓成齏粉。

整個天地無比壓抑,而這壓抑的來源自然是那道巍然如岳的身影。

浩瀚的威壓震動了整個天宇,楚歌持著第五劍贏**於虛空中,風姿絕世,深邃的眸子中沒有任何擊殺對手的雀躍,反而更冷了。

三名王道境強者的血,在楚歌看來不夠。最強劍神系統546

因此在下一瞬間,楚歌便是轉過身,第五劍贏輕輕一揚,其後的萬餘柄劍器再次錚錚作響,劍鳴九霄。

見到這一幕,西陀爛柯殿和秋道武宗修行者的身體都是緊繃而起,豆珠大小的汗珠自他們的額頭處滾落而下,神『色』慌張。

就連柳玄影和玄天都也是如此。兩人幾乎有種置身於冰窖般的感覺,失去煜逸王者和雨辰王者,他們這方几乎沒有人可以力敵楚歌。

一人一劍,天地死寂。

而這種死寂無疑是最能給人帶來發狂的,其中一名秋道武宗的道基境強者率先忍受不住這種壓抑,冷聲喝道:「何需忌憚,此人雖能斬煜逸王者和雨辰王者,但他終究只是初入王道境而已,此時恐怕已是強弩之末。

「而我等戰力又不敵,豈能就此失去戰意……」

這些西陀爛柯殿和秋道武宗的修行者都是心志堅定之輩。否則也不會有如此修為。因此在這人的帶頭下,兩宗的修行者幾乎極為有默契的向著上空衝去。

奪目的劍光和可怕的劍意衝天而起,形成滔天浪『潮』向著楚歌籠罩而來。

「螢火之光豈能與日月爭輝…」素裙女子輕笑道,她的聲音極為空靈。

待到這些人即將沖向楚歌周身百餘丈的剎那。楚歌揚起的第五劍贏在此時劃落。

唰!唰!唰!

『亂』劍穿空。萬千劍器。每一柄劍器上都有著恐怖的劍意透出,悚然無比。

那些踏空而來的修行者豈能擋住這些劍意,如同收割莊稼般。這些劍器所過之處,猩紅的血柱便是衝天而起,染紅了天際。

咔嚓!

只見一柄其形似龍的劍器洞穿了一名道基境強者的頭顱,那頭骨蓋破碎的聲音顯得格外的刺耳,猩紅鮮血與腦漿齊迸。最強劍神系統546

咔嚓!

一柄只有半截劍身的斷劍撕裂天際而來,劍雖無峰卻接二連三的洞穿了數十名先天境修行者,數十道血柱幾乎同時涌濺而出。

陰霾的蒼穹下彷彿飄起了一場磅礴血雨,斷臂殘肢在虛空中搖曳而下,畫面血腥而又慘烈。

那淌落的血,將下發的廢墟染的一片猩紅。

而目睹這一幕,劍域這方修行者都是倒吸了口冷氣,毫無抵抗之力,這完全是單方面的屠殺。

唯獨蘇敗一人搖頭直嘆,眼中儘是惋惜之『色』,這麼多道基境和先天境,若是讓他來殺的話那將會獲得多麼龐大的功點值。

滄月雙目卻是發光的望著下方涌動的鮮血,這些鮮血可是強者的血,其內涌動的力量極為龐大,若是能將之煉化的話,修為絕對能夠有所突破。

煜逸王者和雨辰王者的隕落尚且都無法讓楚歌目光有所停留,這些道基境和先天境修行者的慘死更不能讓他有所停留,楚歌轉過身,看向遠處,玄天都和柳玄影兩人所在的位置。

玄天都和柳玄影面容微肅,手心冷汗直冒。

這二人都知道,只要楚歌願意,頃刻間就能夠擊殺自己二人。

「西陀爛柯殿年輕代第一人、秋道武宗年輕代第一人,實力倒是不錯!」楚歌漠然開口道。

對於這樣的讚譽,無論是玄天都還是柳玄影兩人在宗內都聽的不厭其煩,然而這話在楚歌口中說出,兩人竟是有種受寵若驚的感覺。

楚歌的目光在玄天都和柳玄影身上只停留片刻,旋即便是移開。

移開的剎那,玄天都和柳玄影兩人幾乎是氣喘吁吁,楚歌的目光太可怕了,彷彿蘊含了身後的萬千劍氣。

「五年,能殺的了他們嗎?」

「什麼?」玄天都和柳玄影神情皆是一怔,望向出言的楚歌,很快他們就反應過來,楚歌這番話並不是對自己等人所說,而是其後的蘇敗。

「不能。」迎上楚歌投來的目光,蘇敗自然知曉楚歌這番話是對自己所說,而他們就是指玄天都和柳玄影,「三年,只要三年就足夠了!」

「這兩人可是西陀爛柯殿以及秋道武宗年輕代的最強者,身懷血脈神通道紋,未及而立之年便已踏至道基境。」楚歌輕聲道。

聞言,蘇敗目光難得認真的停留在玄天都和柳玄影身上,的確,這兩人很強,強悍的有些離譜,無論是那恐怖的血脈神通道紋還是那道基境的修為都讓蘇敗有種高山仰止般的感覺。

對方很強。

至少遇見的年輕代中,沒有見過像這二人如此強悍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