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最強劍神系統 >第五百四十一章 所謂「比賽」

第五百四十一章 所謂「比賽」 (1/1)

小說名稱《最強劍神系統》 作者:皇楓  更新時間:2014-09-18 10:45  字數:2656

「世界最蠢的事情莫過於坐以待斃…垂死掙扎或許還有一線機會。水印廣告測試水印廣告測試」

蘇敗平靜的望著玄天都,無論是玄天都還是他座下的青年、柳玄影,皆是給蘇敗帶來一種強烈無比的壓迫,這種壓迫就如同他當初在血煉空間中見到巨獸般,讓他感到無力。

但就算這股壓迫如瀚海般磅礴,碾壓天穹,蘇敗的身軀卻未曾有過彎曲,他握劍的手未曾有過顫抖,鐵劍始終靜靜的躺在他手心,凌厲刺骨的氣息縈繞,如同一隻沉睡的巨獸。

「這樣的話我在十六年前便曾聽過,那時說這番話的人是蘇贏…」

「最終,他還是死了…」望著蘇敗那張俊逸中透著邪異的臉龐,玄天都腦海中不禁浮現出昔日那道如神明的虛影,旋即輕微一嘆道:「你母親是西陀爛柯殿昔日的聖女,而你作為她唯一的骨肉,也能算的上是半個西陀爛柯殿的修行者……未及弱冠之齡便已領悟宗師劍意,放眼整個西陀爛柯殿,無人可以比擬這一點,你若隨我前往西陀爛柯殿修行,無論是殿主,還是其他白銀殿主都會重點培養你…」

柳玄影神情漠然的望著這一幕,他知道以前者與西陀爛柯殿的關係是絕對不會屈身於西陀爛柯殿,而前者正如他所想的那般,蘇敗抬起手中的鐵劍,冰冷的劍峰斜斜指著玄天都道:「身為人子…父輩的仇莫敢忘。」

「當年你父親不知好歹與我西陀殿主作對,落得那樣的下場也算是他咎由自取,你又何必因為父輩的恩怨而耽誤自己的前程?」玄天都眉頭微皺道。

「在西陀爛柯殿中不見得有什麼好前程…」

蘇敗淡淡道,目光凝視著虛空中那聲勢越來越浩蕩的戰鬥場面,眼中露出些許沉思,「琅琊宗中道基境除去宗主、首座外。應該還有兩人…劍碑樓中的兩位前輩,而如今強敵來犯這兩位前輩為何未現身…宗主對於今日的驚變顯然有所準備,甚至布下驚天劍陣來屠戮西陀爛柯殿和秋道武宗的修行者,他絕對也會料到這兩宗王者的到來…」

想到這。蘇敗那素來寧靜的眸子中泛起些許漣漪。或許眼前這一幕並未像他所想像中的那麼槽糕。

望著眉頭微皺的蘇敗,玄天都略微有些失望的搖搖頭。經過只是短短的接觸,他卻知道眼前這少年並非是自己三言兩語可以勸動的,因此他倒也懶得繼續廢話,而是側過頭望向柳玄影:「我突然想起一個不錯的比賽…」

「什麼比賽?」柳玄影目光停留在滄月身上。準確的說是停留在滄月手中的玉蝶劍上,眼中露出些許訝然,武盟的氣息。

「很簡單的比賽規則,你我分別壓制住自身的修為,以先天境來擒住此子,看誰擊潰此子所動用的修為層次最低,那麼他就歸對方所有。」玄天都面露和煦的笑容。看向蘇敗的眼中已沒有了先前的惋惜。

「確實是不錯的比賽,至少比先前的規則有趣。」柳玄影撫掌笑道,他們兩人旁若無人的討論著蘇敗的歸屬,無論在他看來。還是玄天都看來,蘇敗都只是任人宰割的羔羊。

「柳兄同意這比賽,那就不妨由柳兄先出手…」玄天都揮袖,青牛踱著沉重的步伐向著虛空後退去,將其空間讓給柳玄影。

「你倒是打得一番好算盤,他若是潰敗在我手中,又有幾分餘力能挨你一掌。」柳玄影輕笑道,不過還是抬步向著遠處的蘇敗和滄月走去,「不過你也莫忘要忘記我柳玄影的手段,只要我願意,他頃刻間就能恢復巔峰時期的戰力…」

「正是因為如此,我才讓柳兄先出手,這樣才能保持比賽的公平性。」

玄天都雙手托著自己的腦袋,整個身體以一種極為庸懶的姿勢躺在青牛後背上,目光饒是期待的望著前方,如同台下正欲看戲的行客。

蘇敗雙手握攏,體內的唯我劍氣以一種極端恐怖的速度運轉起來,一縷縷劍氣滲透而出,使得他整個人看起來如同一柄出鞘的絕世利劍,他雙眸直直盯著踏空而來的柳玄影,儘管前者身上沒有任何的氣息波動流轉,但他體內那涌動的力量卻讓人心驚膽顫。

「玄天都的話你應該也聽到了…蘇贏和西陀爛柯殿間的恩怨可謂人盡皆知,你若真是落在西陀爛柯殿手中,其下場就不用我多說了。」站在十米開外,柳玄影雙眸虛眯看著蘇敗,讓人無法看清楚其內涌動的神色,不過在他嘴角處顯然是有著一抹笑意掀起,「因此,落入西陀爛柯殿手中還不如落在我秋道武宗手中…」

蘇敗依然沉默不語,沒有接話,只是他的手仍緊緊握著鐵劍。

「罷了…你若是明白人的話就應該好好配合我…」柳玄影望著眼前這眸若幽潭的少年,略微有些無趣,他那掩在衣袖中的手掌在此時滑落出來,這原本是一雙比女人還要精緻的手,只可惜其手背上卻布滿著密密麻麻的劍痕,破壞了原本的美感,「現在就讓我領會下宗師劍意的風采…」

隨著柳玄影話音的落下,柳玄影周圍的天地靈氣在此時變得紊亂無比,與此同時,一股磅礴無比的氣息如火山迸發般自柳玄影體內洶湧而出,這股氣息的雄渾程度相當於先天三重左右,但比起普通的先天三重更加凝練。

「先天三重…應該夠了。」柳玄影步伐向前邁出一步,細微的腳步聲頓時如雷鳴般轟隆響起,只見得他那布滿劍痕的右手緩緩抬起,霸道無比的劍氣在他的指尖撕裂而出,攪動天地,使得周圍天地靈氣變得更加狂暴,而後在蘇敗那略微有些凝重的目光中,一道劍指徒然凝聚。

蘇敗只覺得周圍的天地彷彿形成一道囚牢,天地靈氣便是那無所不在的鎖鏈。

這種感覺,蘇敗熟悉無比,正是大荒劍囚指。

只是柳玄影和蘇敗所施展出的大荒劍囚指又有所不同,這道劍指足足有五截,其上布滿著玄奧無比的紋路。

「一代宗師境界!」蘇敗目前對於大荒劍囚指的掌握只要初入門徑,因此他動用大荒劍囚指時,凝聚而出的劍指只有一階截,比起眼前的五截劍指,無論是凝練程度還是其上涌動的力量都遠遠不如。

「看來情報上所說的無誤,你掌握了我秋道武宗的大荒劍囚指…」

看著眉頭微皺的蘇敗,柳玄影顯然是猜出了蘇敗的心思,他抬起的手指轟然向著蘇敗點落而去,只見得這道龐大無比的劍指上頓時有著霸道的劍意爆發出來,周圍的天地都是掀起道道漣漪,而後這道劍指便是呼嘯而出,以一種極端恐怖的速度向著蘇敗掠去,所過之處,虛空竟是有種扭曲的視感。

劍氣涌動,劍指在蘇敗瞳孔中迅速的放大著,周圍天地間滲透而出的壓迫讓蘇敗有種置身於沼澤般的感覺,舉步維艱,他那如夢如幻的鯤鵬風翼在此時也難施展開來。

因此,蘇敗只能選擇出擊,身形猛的向前橫跨出一步,十指翩然而動,星光瀰漫,銀月虛影赫然撕裂天際而出,在柳玄影那略微有些錯愕的目光中,這道銀月虛影攜帶著磅礴無比的天地靈氣向著劍指轟然撞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