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最強劍神系統 >第五百四十章 白衣、青牛、古劍

第五百四十章 白衣、青牛、古劍 (1/2)

小說名稱《最強劍神系統》 作者:皇楓  更新時間:2014-09-16 23:16  字數:3544

第五百四十章白衣、青牛、古劍

兩道凜冽刺骨的眼神如寒流般洶湧而來,使得蘇敗眉頭猛的一皺,目光自虛空中移開,而停留在其中一道目光所投射而來的方向,那裡正是秋道武宗修行者所在的方向。

白衣獵獵作響,凌厲刺骨的劍氣自上空盤旋著。

最後,蘇敗的目光鎖定在這些白衣劍客的最前方處,在那裡,有一名青年負手而立,同樣一襲如雪般雪白的白衣,唯一不同點是在這名青年的左右衣袖上綉著一柄金色劍影,彰顯其與眾不同的身份。

這名白衣青年的面容極為柔美,柔和的線條使得他看起來格外的陰柔,他微眯著雙眸,嘴角牽扯出一抹輕輕淺淺的笑意,靜靜望著不遠處的蘇敗和滄月,通過那狹小的眼縫,隱約間可以看出其內閃現的精光:「他就是師尊所看重的爐鼎嗎?先天一重之境,弱了些。」

「不過還真如師尊所說,盯上這爐鼎的人可不在少數。」白衣青年緩緩轉過身,遠眺著大炎皇宗宗門所在的虛空,那裡,一隻只神駿而又猙獰的凶獸如山嶽般矗立於天地間,渾身覆蓋著金色鱗甲,神光燦燦,頭角崢嶸,通體瀰漫出凶煞之氣,讓人心寒。

而就在這白衣青年將目光投射而去的剎那,這些威武不凡的凶獸竟是發出一道低沉的嘶吼聲,透著濃濃的畏懼。

白衣青年的目光沒有在這些凶獸上停留,作為秋道武宗年輕代第一人。他自然知曉這些凶獸為何物,但就算這些凶獸比擬先天境,在他眼中亦只是螻蟻,能夠讓他唯一在意的也就只有為首的那隻凶獸,以及端坐在其上的一道身影。

「吼…」

這隻凶獸形似青牛,渾身覆蓋著如玉般的鱗甲,青光流轉,神輝涌動,而在其頭角上倒垂著兩道玉角,縈繞著凌厲無比的氣息。看起來非常的神駿與威武。而此時,這隻青年彷彿察覺到白衣青年投射而來的目光,口中發出一道低沉的嘶吼聲,並不是畏懼。而是帶著些許挑釁。

「青涯不得放肆…」一道溫和的聲音在此時響起。一雙如玉般白皙的手輕輕按落在青牛的犄角上。青牛立即安靜下來,只是那炯炯有神的雙瞳依舊直直盯著遠處的白衣青年。

而在這青牛上,端坐著一名約莫二十四五歲左右的青年。青年身著一襲青衣,面如豐玉,噙著儒雅的笑容,別有一番出塵的氣質,與四周那殺氣騰騰的制裁騎士形成鮮明的對比,這名青衣青年單手雖按落在青年的犄角上,其目光卻是望向虛空中那兩道身影,直至這時,他方才轉過頭,迎上白衣青年的目光,輕笑道:「沒想到武宗會讓你前來這劍域,看來,真如殿主所說的那番,武宗對於此爐鼎是勢在必得,柳玄影!」

「聽說你在半年前就已經閉關,為數月後的東玄域戰做準備,而此時也出現在這裡。」

「看來,西陀殿主對於此爐鼎也是頗為看重。」白衣青年雙眸還是虛眯著,他同樣在笑,只是比起青衣青年那和煦如春風的笑容,他的笑容就顯得有些陰柔。

「呵,這爐鼎修為雖然差勁了些,不過其天賦倒也算是妖孽,我想沒有人能夠抗拒這爐鼎的誘惑。」

青衣青年輕笑道,他目光轉向上空,隨著煜逸王者和雨辰王者的加入,虛空中涌動的威壓的越來越恐怖,在三大王者的壓迫下,先前宛若神明的楚歌在此時也是死死的被壓制住,特別是失去劍陣這後招後,楚歌的攻勢已不復先前那般恐怖,「看來這場戰鬥很快就能夠分出勝負…接下來就是商議這爐鼎的歸屬,我知道以武宗的性子是絕對不會讓出這爐鼎,你們也絕對會全力爭奪這爐鼎,那時你我雙方交手的話必然影響了秋道武宗和西陀爛柯殿的關係…」

「因此,我這裡有個提議,既不破壞兩宗昔日的情誼,又能讓你貴宗信服…」青衣青年語氣徒然一頓,看向柳玄影,而柳玄影則是漠然點頭道:「什麼提議?」

「這爐鼎的爭奪就由你我來決定,如何?」

「你柳玄影若是能夠勝過我玄天都,這爐鼎就歸你秋道武宗。」青衣青輕笑道。

聞言,柳玄影那素來虛眯的雙眸在此時睜開,兩道足以撕裂天際的劍意自眸子中暴射而出,認真打量著這騎著青牛的青年,而後也是輕笑開來:「看來你在這半年是有所突破,否則以你的性子是絕對不會提出這樣的提議,不過,我想知道這是你的提議,還是西陀爛柯殿的提議?」

「我的提議,但我想玄天都這三個字足以代表西陀爛柯殿,就如柳玄影可以代表秋道武宗。」青年微微一笑,若是普通人說自己能夠代表西陀爛柯殿,絕對會引起眾人一番嗤笑,而這青年的確有這資格。

僅僅只因為,玄天都,這個名字代表著西陀爛柯殿年輕代的最強者,放眼整個西陀爛柯殿,能夠與之比擬的也只有西陀爛柯殿的聖女。

「那就依你之言…不過在你我交手前,還有事情要做,那就是擒住爐鼎,免得趁亂讓他離去。」柳玄影雙眸再次虛眯起來,彷彿收斂了全部鋒芒,使得他看起來如同普通人一般,他凌空虛踏,向著蘇敗和滄月所在地行去,而在他踏出數丈的時候,秋道武宗的其他修行者紛紛持劍向著劍域修行者襲殺而去。

「記住,凡是劍域修行者,殺無赦!」

玄天都,既那青年,目光掠過四周的劍域修行者,側過對著其後的制裁騎士囑咐道,而後,他單手拍著青牛的犄角,這青牛便是凌空虛踏而出。道道漣漪在其所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