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最強劍神系統 >第五百二十九章 混亂大戰

第五百二十九章 混亂大戰 (1/2)

小說名稱《最強劍神系統》 作者:皇楓  更新時間:2014-09-06 23:30  字數:3526

在無數道目光的注視下,身著青衫的楚歌自座位上起身,凌空虛踏向著前方走去,他的神色漠然如水,鬢角處兩抹如雪的白髮在風中搖曳著,自有一種從容鎮定。dm

「當然以琅琊宗和西陀爛柯殿之間的恩怨,我想就算楚歌宗主有這份心思的話,西陀爛柯殿恐怕也不會讓琅琊宗成為西陀爛柯殿的附屬宗門。」皇誓炎望著踏步而出的楚歌,挖苦道。

對於皇誓炎的挖苦,楚歌神情未變,彷彿世間沒有什麼事情能夠讓他臉色有所變化。

見楚歌依舊一副古井無波的神色,皇誓炎眉頭微皺,他最厭惡的便是楚歌這樣的神情,好似一切都掌握在自己手中的樣子,當下便是繼續道:「不過若是楚歌宗主你能夠說些好話的,我想秋道武宗應該不介意讓琅琊宗成為他們的附屬宗門,畢竟在十餘年前,琅琊宗就曾是秋道武宗的附屬宗門,皇某依稀記得,楚歌宗主還親自將自己的妻子兒女送往秋道武宗當人質。」

「呵呵,楚歌宗主的妻女屍骨尚在我秋道武宗中,不知這次楚歌宗主又要送誰來我宗當人質呢?」

枯瘦老者渾濁的目光在楚歌身上停留片刻,旋即便是向著下方的石台望去,指著站在石台上的蘇敗,輕笑道:「不如就將蘇贏之子送進我秋道武宗當做質子,如同十餘年前那般,我秋道武宗再次庇護你琅琊宗不受西陀爛柯殿的血洗,如何?」

一股陰冷無比的氣息籠罩而來。在這老者的目光下,蘇敗竟是有種置身於冰窖中的感覺。眉頭微皺,對於琅琊宗成為秋道武宗附屬宗門的事情,蘇敗曾聽李慕辰說過,但其中的細節卻未曾聽說過。

「楚歌宗主他將妻女送進秋道武宗當人質?」滄月柳眉微蹙,側過頭望向一旁的李慕辰。

「嗯!」對於這件事情,李慕辰好似不願多言。

「男人果然無情起來的時候什麼事情都做的出來…」滄月嘀咕一聲,不由抬眸望向高空中那道端坐在巨座上的身影。

在無數道目光的注視下,楚歌身形在虛空中停下來。只是他眼中素來瀰漫的漠然在此時消散,取而代之的則是凜冽刺骨的殺意,一股可怕的足以撕裂天際的壓迫自楚歌身上滲透而出,一股股無形的波動擴散開來。

在蘇敗的感知中,虛空中徒然有著無盡的劍意撕裂而出,「心劍之術!」

呼!呼!

虛無的天地間,一道道似裂帛的聲音響徹而起。在那虛空中,竟是有著一道道悚然的劍風顯現,這些劍風通體瀰漫著幽冷的光澤,猶如實質般。

剛剛顯現的剎那,這些劍風便是攜帶中恐怖無比的力量,向著遠處的枯瘦老者以及劍鷹等人席捲而去。聲勢浩蕩。

「影老頭,看來你的招降失敗了…」

雲影咧嘴輕笑道,緊接著在他周身的虛空中,徒然有著一道道劍氣顯現而出,他右手迅速的探出衣袖。向著席捲而來的劍風按去,盤旋在其後的劍氣立即如同洪流般洶湧而出。然後與那襲殺而來的劍風碰撞在一起,一時間竟是有著金鐵相交的聲音在半空中響起!

鏗鏘!

一股無形的風暴在虛空中肆虐開來,雙方的身形在這風暴中都是巍然如岳,一動未動。

「這就是琅琊宗聞名於世的心劍之術嗎?果然傳聞是以訛傳訛,在本殿看來這劍術也不過如此而已。」劍鷹爽朗的笑聲在風暴中響起,只見他整個身形不徐不疾的走了出來,那雙鷹瞳正停留在楚歌身上,其語氣徒然變得極為陰冷:「本殿最後說一句,退出劍域成為西陀爛柯殿和秋道武宗的附屬宗門,我等兩宗保你們傳承不斷,其二,和今日的劍域一起徹底消失在末劍域中…」

轟!轟!

隨著劍鷹的最後一句話落下,一道道恐怖無比的氣息在其後的西陀爛柯殿修行者、秋道武宗修行者身上洶湧而出,那一道道衝天而起的劍氣猶如長虹般璀璨,使得整片天際一片璀璨,一股更加恐怖的威壓在這片天穹下匯聚而成。

二十餘名道基境,加上數百名先天境的威壓,使得下方眾人呼吸驚呼窒息,面色蒼白。

「大炎皇宗就此退出劍域,成為西陀爛柯殿的附屬宗門…」

「冰炎劍宗就此退出劍域,成為秋道武宗的附屬宗門…」

「琴劍宗就此退出劍域,成為西陀爛柯殿的附屬宗門…」

「血琊就此退出劍域,成為秋道武宗的附屬宗門…」

一道道洪亮的聲音在半空中響徹,皇誓炎緩緩起身,略顯威嚴的目光掃過一側沉默的眾人,沉聲道:「良禽擇木而棲,諸位又何必將各自宗門的前程與這即將覆滅的劍域捆綁在一起,斷送自己宗門的傳承。」

如果是平時,皇誓炎絕對不會說出這樣的廢話,不過此時,他知道若是能夠多勸服在場的一個宗門,在今日過後,他重新組建劍域,那麼劍域的實力比起現在也不會相去太遠,只是回應皇誓炎的只是那一道道怒意十足的目光,見此,皇誓炎有些意興闌珊道:「原本看在昔日的情分上不願見到諸位的宗門覆滅,而諸位現在如此不識趣,也休怪皇某接下來不念舊日之情。」

說到這裡,皇誓炎的聲音徒然變得殺氣騰騰起來:「大炎皇宗弟子聽令,凡是琅琊宗、天羅宗、庄夢閣、百尺宗……弟子殺無赦!」

「冰魁劍宗弟子聽令…」

「琴劍宗弟子聽令…」

話音未落的剎那,皇誓炎的身影微微蕩漾,便是詭異的出現在楚歌的正前方,然後陰冷如冰的眸子盯著楚歌,冷冷笑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