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最強劍神系統 >第五百一十五章 烈陽劍拳

第五百一十五章 烈陽劍拳 (1/1)

小說名稱《最強劍神系統》 作者:皇楓  更新時間:2014-08-23 06:49  字數:2809

「漂亮的話誰都會說,但往往很多時候這漂亮的話都變成了笑話…」

蘇敗抬步向著金色石台走去,面對皇玄夜的譏諷,他的雙眸一如既往的死寂,其中沒有任何的波動,比起皇玄夜,他更在意的是在一旁漠然注視的石軒。

「呵呵,那就看到最後誰的話會變成笑話…」

皇玄夜眼中涌動的寒意猶如化作精光迸射出來,他體內的真氣不受控制的洶湧而出,猶如水紋般掀起道道漣漪,而在這些漣漪中,這涌動的真氣竟是化作灼熱無比的火焰,就這般詭異的漂浮在這裡,「特別是在滄月面前變成笑話,我想那對於你我而言都是最難以接受的事情…」

嗤!嗤!嗤!

搖曳的火焰在此時瘋狂的橫掃而出,驅除這片天地間的空氣,每一簇火焰內都涌動著可怕無比的力量,猶如一片火海擋在蘇敗前進的方向上,皇玄夜站在其內,似火中君皇。

面對如此聲勢浩大的一幕,大多數劍域修行者都是目露火熱之色,這兩位終於要動手了。

蘇敗抬眸望著那搖曳不定的火海,其步伐還是不緩不慢的向前邁出,只是隨著他步伐的邁動,那自他體內瀰漫而出的波動以一種極端恐怖的速度暴漲起來,直至先天一重巔峰。

「在前年此時,我的修為就是先天三重…」感受著蘇敗身上瀰漫的波動,皇玄夜嘴角微微抖動。垂在衣袖間的右手猛然抬起,曲指微彈。只見那詭異的火焰猶如潮水般席捲而出,鋪天蓋地的向著蘇敗暴掠而去。

唰!唰!

尖銳的破風聲響徹而起,這暴掠而出的火焰好似夜空中隕落的星辰般,攜帶著無形的威壓瀰漫開來,蘇敗所處的金色石台在這威壓下竟是不受控制的抖動起來。

望著這一幕,大多數人都是面露驚嘆之色,不愧是劍域二十五劍子中的佼佼者,儘管只是輕描淡寫的攻勢。但展現出的威力絲毫不亞於那些先天四重強者的全力一擊。

蘇敗微微揚頭,迎上那攜帶著恐怖能量轟轟而來的火焰,眼神微凝,一道悠揚的劍吟聲破體而出,而後便是無盡的劍意在他周身蕩漾而現,掀起一道道森然的劍風,風本無形無相。但這些劍風卻通體透著幽黑之色,凌厲刺骨。

森然的劍風與灼熱的火焰在半空中悍然撞擊在一起,兩股雄渾無比的能量自其中滲透而出,使得整座金色石台震動的更加劇烈,而就在此時,一道劍影猶如長虹般撕裂劍風而現。肆虐天地,直奔皇玄夜而去。

「心劍之術嗎?當初在琅琊劍塔中,楚歌的虛影尚且無法以此劍術壓制住我,更何況是你。」皇玄夜牙縫中有著凜冽刺骨的笑聲響起,旋即他整個身形竟是暴掠而出。單拳緊握,迎上那暴掠而來的劍影。一拳平緩的轟出。

轟!

皇玄夜的拳頭看似緩慢的轟出,然而這種緩慢也相對於他本身的速度而言,幾乎瞬間就轟落在這道猶如實質般的劍影上。

而後,兩道霸道無比的氣息在他拳頭處瘋狂的凝聚著,這兩道氣息竟是劍意的氣息。

「給我崩!」

皇玄夜低沉的咆哮聲響徹而起,他這一拳竟是以一種霸道無比的姿態,將這道劍影轟的支離破碎,重新化作劍風擴散開來,這一幕使得不少人都是眼瞳一縮,他們先前可是見到蘇敗心劍之術的可怕,但沒想到皇玄夜竟是能夠以一拳將之崩裂。

「明明看起來簡單無比的一拳,在皇玄夜師侄出拳的剎那我恍惚間好似看見一柄絕世利劍破封而出,勢不可擋…」

冰魁見到這一幕,眼神也是微微一凝,而後轉過頭對著皇誓炎輕嘆道:「我若記得沒錯的話,這是烈陽王者的烈陽劍拳,將劍術和拳術二者相結合,真正做到人既是劍,劍既是人的地步…嘖嘖,皇玄夜師侄雖然對這烈陽劍拳的掌握還未至爐火純青的地步,不過也相去不遠,這等天賦比起皇宗主你有過之而無不及。」

「冰魁宗主你這番話可說錯了,俗話說虎父無犬子,皇宗主尚且是天才中的翹楚,皇玄夜師侄可會差。」一名與大炎皇宗交好的宗主輕笑道,他目光凝視著那道霸道無比的身影,「昔日那一戰,我可是親眼目睹烈陽王者一拳擊潰一名西陀爛柯殿的王者,由此可是這烈陽劍拳的恐怕,相比琅琊宗的心劍之術也不遑多讓。」

「在如此情況下,蘇敗的情勢可有些不妙,儘管他領悟宗師劍意,不過其修為始終是他致命的弱點。」琴劍宗宗主也是出聲道,目光掠過楚歌,後者眼神古井無波,看不出其情緒波動。

庄不周和百尺宗宗主都是向楚歌投去一目光,比起其他宗的宗主,他們可是比誰都清楚心劍之術的可怕,只是蘇敗對於心劍之術的掌握還遠遠不夠,就算有劍意上的優勢,但在修為上也存在著明顯的弱勢,在這種情況下,心劍之術顯然是無法壓制住皇玄夜。

對於二者投來的目光,楚歌面露一笑,並沒有說些什麼,而後將目光繼續投向金色石台。

在金色石台上,皇玄夜一拳崩碎劍影后,他腳掌身形略微一頓,而後腳掌再次踏著石台,身影似鬼魅般暴掠而出,瞬息間就出現在蘇敗面前,看著那張格外讓人厭惡的面龐,他再次一拳轟出:「你知道我最討厭你的是什麼嗎?以前是討厭滄月對你念念不忘,而現在是討厭你這一副故作鎮定的表情…」

轟!

話音未落的剎那,皇玄夜這一拳已經轟然來臨,可怕的劍意在拳頭處瘋狂的匯聚著,隱約間竟是在他的拳頭處形成一道類似劍影的虛影,將他的拳頭和右臂包裹住。

一股冰冷無比的感覺臨身,蘇敗眼瞳倒映著這一拳,竟是有種面對一柄絕世利劍撕裂而來的感覺,其上透著的鋒芒猶如實質劍峰般,切割著他的皮膚。

這一拳,不簡單。

只是面對這一拳,蘇敗倒是沒有絲毫的後退,他步伐再次抬起,不緩不慢的向前踏落,整座石台輕顫一下,蘇敗的右手徒然揚起,白皙修長的手指上透著一股凌厲無比的劍意。

就在此時,天地間的靈氣頓時有種沸騰的跡象,形成一股無形的威壓向著皇玄夜籠罩而去。

「大荒劍囚指…」

比起皇玄夜那顯得凜冽的聲音,蘇敗的聲音就顯得有些溫和,猶如和煦春風拂來,但在他聲音落下的剎那,一道劍指竟是在半空中凝聚而出,隨著蘇敗劍指的殿落,這道劍指呼嘯而下,迎上皇玄夜的拳頭。

「哼…心劍之術尚且壓制不住我,更何況是這秋道武宗的武技。」皇玄夜眼神越發凜冽,他體內的真氣猶如火山爆發般洶湧而出,匯聚在他的拳頭上,整個拳頭直接是轟在劍影上。

鐺!

一道刺耳的金鐵相交聲在石台上空響起,拳指相接,一股狂暴無比的能量波動席捲開來,這能量竟是讓金色石台上空的光線都有些扭曲起來,不過那些強者還是可以目睹過,一道道細微的裂痕在劍指上蔓延開來。

起初,這些裂痕還是極為的細小,如同手指寬,但隨著皇玄夜體內真氣的湧出,這些裂痕立即變得極大無比,直至最後,這道劍指轟然崩潰,皇玄夜的拳頭狠狠的轟向蘇敗的手指上,狂暴無比的能量洶泄而下。

承受這股能量的轟擊,蘇敗眉頭微皺,其身形噔噔的朝後退出數丈。

而皇玄夜見蘇敗後退,眼中的寒意更盛:「才一拳而已,看來你也沒有我想像中那麼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