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最強劍神系統 >第五百一十四章 劍拔弩張

第五百一十四章 劍拔弩張 (1/1)

小說名稱《最強劍神系統》 作者:皇楓  更新時間:2014-08-22 07:00  字數:2900

在風太蒼的聲音擴散開來的剎那,現場的氣氛徒然變得緊繃起來,無數道錯愕的目光皆是匯聚在金色石台上的四道身影上,特別是大炎皇宗弟子,各個臉上露齣戲虐的神情。

「沒想到最後的規則居然會是大混戰,這樣的話豈不是意味著石軒師兄和皇玄夜師兄兩人可以聯手,一旦這兩人聯手的話,誰還是他們的敵手。」

「這位師兄你這句話可就有歧義了,單單石軒師兄就可以橫掃此次的參賽者…」

「可惜了,原本以為會有一場龍爭虎鬥的大戰,現在看來一切都塵埃落地了。」

陣陣驚嘩聲衝天而起,無數人搖頭輕嘆,面露遺憾的神色,他們可是期待著接下來的大戰,而眼前這一幕顯然讓他們有所失望,甚至有些人更是出聲質疑這所謂的決賽規則,只是在風太蒼那威嚴的目光掃視下,這些質疑聲蕩然無存。

在這漫天的嘩然聲中,琅琊宗所在的石台上,那琅琊宗弟子都是面色陰沉,眼神憤憤不平的望著盤旋在上空的身影,顯然對於這所謂的決賽規則極為不滿意,誰都看的出,這規則對於蘇敗而言極為不公平。

「首座,這決賽規則明顯是不公平的…」

「對,決賽應該就是按照往日里的比斗方式,各自抽籤選擇對手…」

「蘇敗領袖實力就算再強,也沒強大足以對陣皇玄夜和石軒的地步…」

素紅塵和林瑾萱等人緊握著小手,柳眉微蹙。目光轉向面沉如水的李慕辰,而後者則是抬起頭望了一眼上空便是輕微搖頭道:「對於這個決賽規則我也有些始料未及。不過風太蒼宗主選擇公布這規則,也就意味著這規則是經過劍域二十五宗宗主的同意,就算我等反對,這決賽也得進行…」

聞言,談書墨和悲戀歌等人皆是輕微一嘆,雖然他們知道有石軒在場,這次劍域大比的冠軍非他莫屬,但在他們心中還是存在著一絲幻想。幻想蘇敗能夠繼續創造奇蹟,為琅琊宗奪得此次的劍域大比冠軍,問鼎第一,現在看來,這絲幻想也是蕩然無存。

而就在漫天嘩然聲中,在那座氣勢恢宏的金色石台上,皇玄夜漠然的面龐上也是泛起一抹戲虐的神色。他目光微凝,注視著遠處那兩道站在陽光中的身影,其目光瞬間變得猶如刀鋒般凌厲,鎖定住蘇敗,嘴角有著一抹冰寒的弧度緩緩的掀起:「原本以為你還有垂死掙扎的機會,現在看來連這點機會都沒有了……」

而後者。好似察覺到皇玄夜的目光,蘇敗緩緩轉過身,瞧見皇玄夜嘴角泛起的森然笑容,眼神也是輕微一沉,「以我目前的實力。若是單獨遇見皇玄夜的話,我倒是沒有什麼可以畏懼的。不過要是多了石軒,就算我動用全力,勝算也不是很大。」

「還真是有趣的規則,這些老頭子倒也懂得與時俱進,不過敗類,幸好站在這裡的人是我,不然你就要以一敵三了…」滄月玉手輕輕挽起額前搖曳的青絲,那雙精緻如皎月的眸子中也是掠出一抹凝重之色,顯然,她也意識到這場決賽的棘手,握住玉劍的力道不由加大數分。

「你們都明白最後的決賽規則了嗎?」當周圍的嘩然聲再次死寂下來的剎那,風太蒼略顯威嚴的目光在金色石台上停頓,而後掠過蘇敗、滄月等人,洪亮的聲音再次響徹而起。

「明白!」聽得風太蒼的問好,金色石台上空頓時響起蘇敗等人的聲音。

「爾等既然已經明白規則,本座就不繼續廢話,不過最後本座還是要提醒一點,此次大比只是劍域二十五宗弟子間的切磋,切磋過程中要點到為止,不得下死手…誰若是敢違反這規矩的話,直接按照劍域律條處置。」

風太蒼手掌緩緩抬起,目光在皇玄夜和蘇敗兩人身上停留瞬息,而後在無數道目光的注視下,手掌轟然揮落:「現在我正式宣布,劍域大比決賽開始。」

轟!

隨著風太蒼話語的最後一個字眼落下,殿宇四周徒然爆發出震耳欲聾的驚呼聲,響徹雲霄,特別是琅琊宗和庄夢閣弟子,儘管他們明知道二者在皇玄夜和石軒的夾擊下,想要問鼎第一的機會微乎及微,但他們依舊按捺不住內心的激動動,扯破嗓子為他們吶喊。

「師兄,看來先前囑咐你的事情已經用不著了,這人,我可以親自出手教訓了。」皇玄夜眼神戲虐的盯著那道讓他格外厭惡的身影,轉過頭對著遠處的石軒遙遙一笑,而後他便是一步踏出,整個身體猶如獵豹般向著金色石台中央暴掠而去,同時,他那森然的聲音也是在這金色石台上蕩漾開來,「蘇敗,可敢一戰?」

瞬間,天地間的氣氛徒然沸騰起來,無數人眼神炙熱,匯聚在金色石台中那兩道身影上,對於蘇敗和皇玄夜之間的恩怨,年輕代修行者可謂是人盡皆知,就算一些老一輩也有所耳聞。

「那就是庄夢閣的滄月嗎?臉上雖帶著些許稚氣,不過望上去倒也有幾分武盟當年的風采,難怪皇玄夜師侄會對她傾心不已。」

「不過我聽聞這妮子可是傾心於琅琊宗的蘇敗,嘖嘖,男人往往在自己喜歡的女人面前會表現出自己最強悍的一幕,而最不能忍受的就是在自己心愛的女人面前丟臉,皇玄夜估計就是抱著這種心思,想當著這小丫頭的面將蘇敗狠狠的踩在腳下…」

上空,不少劍域宗主都是面露一抹期待的神色,顯然對於小輩間的糾葛,他們也聽說過不少。

皇誓炎轉過頭對著庄不周輕笑道:「庄宗主,你可生了個好女兒,當真讓人羨慕…」

聞言,庄不周則是淡淡一笑,並未說些什麼,目光始終停留在金色石台上。

而在無數道目光的注視下,蘇敗那微低的眸子也緩緩抬起,望向那道站在石台中央的身影,輕聲道:「妮子,如果動用全力的話,你能幫我拖住石軒多久?」

青絲搖曳,滄月側過頭,眨著雙眸,盯著蘇敗那張猶如刀削般的側臉,想都沒想,就直接開口道:「你想要多長時間,我就能拖住他多久。」

很是平淡的話語,其內卻是透露出一種無比的堅定以及自信。

聞言,蘇敗神情倒是一怔,同樣側過頭,迎上那雙美眸,輕笑道:「倒也不需要很長的時間,你只要幫我拖住那傢伙百息的時間就可以…不過看現在這情勢,那傢伙也沒有打算出手的準備,只要在關鍵時刻,你幫我出手拖住他就可以。」

「至於這皇玄夜,交給我處理即可。」蘇敗話音未落的剎那,其步伐同樣向著金色石台中央邁去,而在他聲音傳開的剎那,眾人神情明顯皆是一怔。

無數人目光匯聚在那道白衣身影上,聽他這番話的意思,是將皇玄夜當做刀板上的魚肉,任由他宰割。

大炎皇宗弟子更是扯了扯嘴巴,眼神戲虐的看向蘇敗,百息的時間,這傢伙倒是什麼話都敢說。

「百息的時間?」皇玄夜目光怪異的盯著蘇敗,他的嘴角微微抖動著,面龐上露出一抹猙獰的笑容:「沒想到我皇玄夜也有這麼一天被人如此小覷,我不知道你的信心是來自那裡,那是故意在滄月面前裝出來,無論如何,我會用這雙手將你這所謂的信心踐踏的丁點不剩…」

磅礴的氣息波動徒然自皇玄夜體內洶湧而出,形成一股恐怖的壓迫,而這壓迫猶如潮水般向著蘇敗涌去。

剎那間,整座石台都籠罩在這股恐怕的壓迫之下。

在這股壓迫前,蘇敗那單薄的身影看起來格外的卑微。

迎上這股威壓,蘇敗嘴角同樣揚起一抹笑容,這笑容看似和煦,卻猶如刀鋒般森然,而後,在無數道目光的注視下,蘇敗再次抬步而起,向前邁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