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最強劍神系統 >第五百一十三章 規則

第五百一十三章 規則 (1/2)

小說名稱《最強劍神系統》 作者:皇楓  更新時間:2014-08-20 05:47  字數:3379

第五百一十三章

金色石台懸浮在正殿的上空,通體流轉著金光。

而此時,方圓萬丈內,無數道目光皆是匯聚在這座金色石台上,在金色石台的正東、正南、正西、正北的位置上空處,有著四道黃金鐵門,這四道黃金鐵門的位置正對著下方的金色石台。

就在眾人視線匯聚在這座金色石台上,位於最東方的鐵門徒然泛起一道嘎吱的聲音,而後一道身影猶如鬼魅般暴掠而出,這道身影剛剛出現的剎那,他的身體便向著下方的金色石台直墜而下,雙腳穩穩的落在其上。

只是在這道身影踏在其上的剎那,整座金色石台竟是輕震了一下,一股雄渾無比的氣息自這道身影上席捲開來,使得周圍無數道目光都是匯聚在這一道身影上。

「石軒傳奇…」

震耳欲聾的歡呼聲驟然在殿宇四周掀起,而石軒則是淡淡的站在石台上,猶如一座擎天巨岳般矗立於天地間,抬眸望向上空的諸宗之主,微微頷首。

「不負傳奇之名,小小年紀就有如此實力,只要再過數年,此子必然能夠突破自身桎梏,踏入道基境,到時候貴宗又要添一強者,當真讓人羨慕不已。」

冰魁枯瘦般的臉龐上露出一抹笑容,目光徒然轉向一旁的皇誓炎。

「冰魁宗主這番話可說錯了,再過數年,大炎皇宗可不單單只添一名強者,莫非你忘記皇玄夜師侄。」琴劍宗宗主微微笑道,而後好似想起了什麼,繼續道:「皇玄夜師侄和石軒師侄兩人最後必然在這石台上相遇,爭奪劍域大比的冠軍。這手心手背可都是肉,不知皇宗主是希望誰最後能夠問鼎劍域?」

巨座上,皇誓炎幽若深潭的眸子微抬,臉上露出一抹如沐春風的笑容:「琴宗主這番話可說早了,如今登上正殿的不僅只有我大炎皇宗弟子。還有庄夢閣和琅琊宗事情。」

「呵,琅琊宗蘇敗天賦固然妖孽,不過比起兩位師侄還欠了些實力,而庄夢閣滄月雖然能夠動用血脈神通道紋,但修為也是她最大的硬傷,有實力逐鹿問鼎者也唯兩位師侄。」冰魁含笑道。其眼眸卻是一低,望著矗立於殿宇正南方的那座鐵門。

嘎吱!

那道鐵門如同受到某股恐怖力量的洶泄,崩潰開來,而後,一道強悍無比的氣息自其內洶湧而出,這氣息猶如凶獸蟄伏蘇醒過來散發出來。壓抑窒息。

這突如其來的一幕立即引起眾人的注意,原本停留在石軒身上的目光紛紛向著上空望去,只見在其通道中,一道高大挺拔的身形踏空而出,似察覺到周圍的目光,這道男子緩緩睜開雙眼,剎那間。兩道猶如實質般的劍光自眼瞳中閃掠而過。

「就是這種感覺,萬眾矚目的感覺…」

皇玄夜目光掠過周圍那涌動的身影,輕輕一笑,漆黑的眸子湧出些許桀驁,「有些人生來就是讓人仰望的,而我就是這樣的人…」

「滄月,今日你會在這裡親眼目睹我皇玄夜成為年輕代第一人,無可超越的第一人。」

砰!

話音未落的剎那,皇玄夜腳掌猛的踏在石階上,身體猶如一尊鐵塔般。猛然從空而降,攜帶著磅礴無比的力量,狠狠的落在金色石台的正南方處,而在他雙腳著地時,金色石台也是略微輕微抖動一下。

皇玄夜抬起頭。望向正東方的那道身影,微微一笑道:「果然,我就知道以那些廢物的實力是無法逼師兄你用出真正的實力,卻沒想到,那些廢物居然連逼師兄動劍的實力都沒有。」

聞言,石軒緩緩抬起頭,正欲說話,只聞上空一道嘎吱的響聲,而後,位於正西方的鐵門緩緩敞開,在其內,一道纖細優雅的倩影搖曳而。

這道倩影的出現瞬間將全場的目光吸引了過去,甚至有不少青年才俊歡呼而起:「滄月劍子!」

其聲震耳欲聾,比起石軒出現時更加的洪亮。

而這些匯聚而來的歡呼聲卻未讓少女的臉色有所變化,滄月明亮的雙眸先是掠過下方的石台,而後停留在遠處那道依舊緊閉的鐵門上,巧笑嫣然,蓮步輕邁,衣裙搖曳,少女那纖細的身姿在半空中顯得格外的唯美。最後,在無數道目光的注視下,落在那金色石台上,那遺世而獨立般的奇特氣質讓皇玄夜雙眸中有著狂熱湧現。

「果然,也只有這樣的女子才有資格成為我的女人…」

皇玄夜盯著滄月,漠然的臉龐上緩緩的掀起一抹溫爾儒雅的笑容,輕笑道:「不愧是滄月劍子,竟是能夠走到這一步,難怪十大王者曾言,若你再修行數年,這傳奇弟子的位置必有你一席。」

只是對於皇玄夜的話語,滄月聞若未聞,她伸著猶如羊脂般細美的玉頸,精緻似皎月般的眸子正寧靜的注視著正北方,那座緊閉的鐵門。

對於滄月的無視,皇玄夜臉色倒是沒有任何的溫怒,而是識趣一笑,目光同樣轉向石軒,問道:「師兄可曾在先前數座偏殿中遇見蘇敗?」

「未曾…」石玄目光在滄月身上停留瞬息便是收回,回應了一句。

「那還真可惜,我也未曾在先前的三座偏殿中遇見他,也就是說,是末浩日那傢伙遇見了他…」

皇玄夜面露遺憾之色,旋即又輕笑道:「不過末浩日也是個難啃的骨頭,也不知道他能否啃下這骨頭…」

嘎吱!

就在皇玄夜聲音罡落的剎那,一道嘎吱聲在那座鐵門中響徹而起,而後,這道鐵門也是緩緩敞開,一道白衣如雪的身影猶如閃電般暴掠而出。

凌空虛踏,蘇敗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