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最強劍神系統 >第五百零九章 強勢對碰

第五百零九章 強勢對碰 (1/2)

小說名稱《最強劍神系統》 作者:皇楓  更新時間:2014-08-15 04:47  字數:3163

猩紅血光猶如潮水般洶湧而出,整座殿宇都是變得暗紅起來,那可怕的凶煞瀰漫整座殿宇,使殿宇看起來格外的陰森。

青年身形緩緩懸浮起來,那對死寂般的眼瞳平靜的盯著蘇敗,嘴角牽扯出一抹笑意:「現在就讓我看看你到底能否承受的起師尊那般評價,是否辱沒那個人的威名…」

唰!唰!唰!

就在青年最後一字落下的瞬間,他的身形徒然暴掠而出,只見那洶湧滾動的血光竟是匯聚在一起,瞬息間便是形成無數道猶如實質的劍影,這些劍影猩紅可怕,透著陰冷的氣息,隨著青年身影邁出,便是向著蘇敗鋪天蓋地暴射而去。

「那個人的威名…是指家父嗎?」蘇敗望著那暴掠而來的猩紅劍影,卻是沒有任何絲毫退避的跡象,反而是不緊不慢的朝前邁出一步,衣玦搖曳,萬千劍吟聲在他背後響徹而起,而後道道漣漪毫無徵兆的顯現,無盡劍意撕裂而出,化作森然的劍風,橫掃開來。

這兩人還未接觸,猩紅的劍影和森然的劍風就已經撞在一起,那看似可怕的猩紅劍影,竟是在唯寂劍意的橫掃下崩潰開來,化作血霧瀰漫。

「宗師劍意…」青年目光微凝,死寂的瞳眸中首次顯現出炙熱的戰意,雙手探出衣袖,結出一道奇特的印記,使得周圍散開的血霧再次匯聚而來,竟是凝聚成一柄丈長龐大的血色巨劍。

巨劍上,一股凌厲森然的劍意涌動,而後在青年的控制下暴射而出,似長虹,拖掠出一道璀璨奪目的血光,帶起驚人的凌厲,狠狠的撞上橫掃而至的劍風。

咔!咔!咔!

猶如裂帛破碎的聲音在殿宇中回蕩著,這些劍風雖是融入唯寂劍意,然而在如此凌厲的攻勢下還是被擊潰。這些劍風還是漸漸潰散開來,一道凌厲的鋒芒自血劍上滲透而出,直指蘇敗的眉心。

感受著這道血劍上泛起的波動,蘇敗眼神微凝。其心境卻是平靜的如同一灘死水,不起任何的波瀾,好似融入這方天地中。

瞬間,一道道凌厲刺骨的劍意自這些劍風中滲透而出,在蘇敗上空瘋狂凝聚,那種凌厲森寒,儘管只是通過光幕,但他們還是一陣渾身發寒,特別是那些天羅宗弟子,呼吸漸變得急促起來。先前末浩日可就是敗在這一劍下。

心劍之術。

劍意瘋狂凝聚,才眨眼的功夫,一柄丈長的劍影在蘇敗上空徒然成形。

一股更加可怕的波動在這道劍影上顯現,蘇敗右手微抬,這道劍影立即化作長虹呼嘯而下。攜帶著毀天滅地的力量,對著遠處暴射而來的血色劍影,悍然撞去。

在無數道緊張目光的注視下,這兩道劍影相撞在一起,兩道劍意氣息在殿宇上空瘋狂肆虐著,同時,兩道裂痕在這兩道劍影上迅速的蔓延而出。頓時化作無盡劍氣在半空中散開。

青年橫衝直撞而來的身形徒然一滯,眼中的戰意更盛:「師尊曾言,若未對劍意領悟自大成者絕無機會踏入心劍之術的登堂入室境界…單單這一點,你就比我強…」

話音未落的剎那,青年身形再次暴掠而下,同時在他的手中。只見一道刺眼的血光閃現,而後,一柄血色長劍便是出現在其手中。

這柄血劍,通體布滿凶煞之氣,同時閃爍出猩紅的光澤。而在這柄血劍的兩側,竟是有道道血槽顯現,一股凌厲刺骨的鋒芒自其上滲透而出。

握住這柄血劍的剎那,青年的氣息愈發的森冷,「此劍名為元屠…」

只聞唰的一聲,青年手中的血劍便是撕裂長空,直接出現在蘇敗的正上空,攜帶著無盡的劍影,向著蘇敗狠狠的傾泄而下。

下方那片區域,其虛空都在此時呈現出一種扭曲之感,方圓數十丈內的空氣盡數被抽空,形成一片真空地帶。

由此可是這些劍影的可怕,幾乎在瞬間,這些劍影就將蘇敗的身形籠罩住,而那柄血劍也是極為精準的擊中在蘇敗的身影上。

見到這一幕,大多數人都是雙手緊攥,目露緊張之色,這名血琊修行者的攻勢太恐怖了,無論是先前那片血光化劍影,還是眼前這攻勢,始終給人有種狂風暴雨的感覺,壓抑無比,若是蘇敗無法承受住這攻勢,必然潰敗。

因此,大多數人目光皆是直直盯著那道即將被劍影淹沒的身影,只見在其中,一道奪目的劍光暴掠而出,照亮了整座殿宇。

而後,震耳欲聾的鏗鏘聲在殿宇中蕩漾開來,那道道劍影在這道劍光前,猶如陽春殘雪般,迅速的化開,緊接著眾人便是見到,一柄銹跡斑斑的鐵劍在半空中顯現,就是這柄鐵劍擋住青年這一劍。

見到這一幕,大多數人都是露出一抹難以相信的神色,他們儘管未置身於那座偏殿中,不過看其攻勢如此浩蕩,也能夠想像的出有多恐怖,而蘇敗儘是可以憑藉一柄銹跡斑斑的鐵劍將之擋住。

「師尊曾言你在劍術上擁有著極高的天賦,甚至掌握著數道出神入化的劍術,今日就讓李某見識下。」青年盯著盡在此次的蘇敗,死寂的眸子中有著寒意涌動,手中的血劍徒然一震,只見一道道血霧在血槽處洶湧而出,將他手中的血劍包裹住,血光綻放,這柄劍竟是在青年手中扭動起來,彷彿具有了某種靈性,「龍嗜!」

一道高亢的龍吟聲在半空中響起,蘇敗只覺得一股磅礴無比的力道在對方的劍峰處泛起,而後,那涌動的血霧便是向著鐵劍洶湧而來,如同鎖鏈般纏繞住鐵劍。

與此同時,這柄血劍在青年手中掙脫開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