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最強劍神系統 >第五百零三章 雷霆手段

第五百零三章 雷霆手段 (1/2)

小說名稱《最強劍神系統》 作者:皇楓  更新時間:2014-08-07 05:52  字數:3518

平淡的聲音在這片區域蕩漾開來,使得在場參賽者都是露出一抹詫異,都到這時候,這傢伙居然還不忘出言譏諷姜瀾劍,難道他沒有看清楚自己現在的處境嗎?

凜冽刺骨的劍光鋪天蓋地而來,密密麻麻。追小說哪裡快

這些劍光尚未觸及蘇敗的時候,蘇敗便在四周察覺到一股磅礴無比的壓力,在這股壓力下,他的身子微微向著下方墜去,而在他正下方,也有著道道劍光暴掠而來。

全方位,完全被封堵住。

「死到臨頭還如此嘴硬,看來你還真是不見棺材不見淚……」

聽著蘇敗一副前輩口吻說出的評價,姜瀾劍臉色越發的陰沉,眼中寒意暴涌,磅礴浩瀚的劍氣在他手中的短劍處瘋狂的匯聚著。

而後,兩道足足有半丈左右長的劍芒在短劍處展露而出,一種無法形容的威壓自其上瀰漫,這兩道劍芒在密密麻麻的劍光中極為醒目,襲殺而來。

蘇敗抬起頭,黑色眸子中倒映著璀璨如虹的劍光,以及那道襲擊而來的身影,冰冷的寒意也在他臉龐上緩緩而現,他不緊不慢的向前邁出一步,垂在衣袖間的雙手徒然緊握起來。

而隨著他這一步,原本壓抑無比的半空中,彷彿是頃刻間爆發出山洪海嘯般,一道強悍無比的劍意氣息自蘇敗體內瀰漫而出,呼嘯於這片天地間,頓時悠揚的劍吟聲響徹不休。

嗡!嗡!嗡!

這股劍意是?

末浩日眼瞳猛地一縮,他背負在其後的巨劍欲脫鞘而出,彷彿受到某種力量的牽扯。

其他參賽者臉色也是劇變,他們紛紛按住自己的劍器,眼神變化不定的盯著上空的那道白衣身影。

劍器尚且都會受到這道劍意的影響。更何況是上空中掃掠而來的冰劍。

這些冰劍原本分布的位置極為有規律,均勻無比,每柄冰劍間的距離都是彼此固定的。

但是,在這道劍意席捲而出的剎那,這些冰劍皆是不受控制的輕顫起來,甚至有些冰劍直接是停頓在半空中,劍峰遙遙指向半空中那道白衣身影,猶如臣子朝拜君皇一般。

「這就是宗師劍意嗎?萬劍朝宗。氣勢非凡…」殿宇上空,不少宗主都是露出一抹動容之色。儘管他們已經知曉月前,那道劍意就是蘇敗所領悟的,但並非親眼目睹,而如今目睹這道劍意時,各個心中都有些震撼。

就算皇訾炎,他雙目也是虛眯,目光停留在那道白衣身影上,眼底深處露出一抹沉思,「宗師劍意…西陀爛柯殿和秋道武宗所在意的就是這道劍意。甚至不惜要求我等,無論付出多少代價也要生擒此子。」

相比諸宗宗主的神情動容,其他宗弟子就顯得更加不濟,目瞪口呆的望著這一幕,眼中儘是錯愕之色。

眼前這一幕,已經超越普通人的想像。

「這是什麼劍意…為何單單一道劍意就能夠影響到姜瀾劍師兄的劍式?」一名冰炎劍宗弟子輕聲道。

「這好像是宗門典籍中所記載的萬劍朝宗之象…」

一名明顯看起來精通宗門典籍的宗門弟子錯愕道。下意識的將宗門典籍中的那段話念了出來:「但凡劍意達到皇級便可引動天地震動,而帝級劍意可引動天地異象,宗師劍意便可引動萬劍朝宗之象…也就是說,蘇敗所領悟的劍意是宗師劍意。」

嘶!

在說出這番話後,這名宗門弟子都被自己的言語給嚇了一大跳,對於他們而言,劍意都是遙不可及的存在,更別說皇級劍意,帝級劍意,以至於王者劍意。

整個劍域。也只有少數王者才領悟到王級劍意而已。

宗師劍意!

這四個字帶著莫名的魔力,如同風暴般在石台上空橫掃而出,眾人的反應也幾乎一致,各個面露震撼之色。

望著那道凌空而立,如謫仙臨塵般的身影,不少女性修行者眼中都露出些許狂熱和愛慕,此時她們才發現,這道白衣身影是如此的炫目。

殿外的喧嘩聲被殿宇所隔絕,完全傳不進殿內。蘇敗並不知道唯寂劍意給劍域帶來多大的轟動。

此時,蘇敗已經不再壓制住唯寂劍意的真正威力,在他身後,劍意洶湧如滔滔江水般翻騰不休,甚至連周圍的虛空看起來都有些扭曲,隱約間可見到道道森然的劍風吹刮而起,將那籠罩而來的威壓盡數抵禦下來。

一股無法形容的可怕波動在這些劍風上滲透而出,蘇敗目光冰冷的盯著一臉錯愕的姜瀾劍,右手轟然抬起。這些劍風瘋狂的肆虐開來,劍風所橫掃之處。連虛無的天地都被撕裂出一道淡淡的漣漪。

聲勢浩大,最後在無數道目光的注視下,這劍風已經迎上暴掠而來的冰劍,一時間,咔咔之聲在半空中響起。

這些冰劍大多數都是劍氣凝聚而出,固然有著姜瀾劍的劍意縈繞,但在唯寂劍意前,這道劍意就顯得不堪一擊。

加上部分冰劍受到唯寂劍意的影響,姜瀾劍原本天衣無縫的劍技也出現了破綻。

咔!咔!咔!

震耳欲聾的崩潰聲在上空盤旋著,姜瀾劍的面色在此時變得極為難看,他原本也曾聽冰魁說過,蘇敗可能領悟了宗師劍意,本來他還有些不以為然,因為蘇敗的修為太低了,只是沒想到這宗師劍意會如此恐怖,特別是在心劍之術的增幅下,其威力簡直是呈幾何暴漲:「就算是宗師劍意…你我修為差距如此之大,我就不信單單一道宗師劍意就能夠彌補這一點。」

低吼聲在姜瀾劍的口中咆哮而起,他已持著兩柄短劍衝進劍風中,短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