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最強劍神系統 >第五百章 兩隻攔路虎

第五百章 兩隻攔路虎 (1/2)

小說名稱《最強劍神系統》 作者:皇楓  更新時間:2014-08-06 07:44  字數:3445

在殿宇的正上方,數道巨座懸空而現。

劍域二十五宗的宗主盡數端坐在其上,而在他們正下方,則是一座氣勢恢宏的石台。整座石台猶如黃金澆築而成,璀璨奪目,而在石台的上空,則有無數道光幕閃現。

光幕中,一道道身影閃動,奪目如虹的劍光縱橫交錯,顯然正上演著一場場激烈的戰鬥,而楚歌等人的目光則是盯著這些光幕,當看見蘇敗順利進入第二層時,楚歌嘴角頓時泛起一抹笑意,這傢伙的實力是越來越恐怖。

「那就是蘇敗嗎?有幾分蘇贏昔日的風範,先前他施展的可是心劍之術?」一名宗主輕聲嘆道,轉頭望向一旁的楚歌,眼中帶著些許詢問。

「是心劍之術,不過真正的心劍之術可不是如此,我可是記得昔日楚歌宗主以心劍之術橫掃諸多道基境的那一幕,這蘇敗所接觸的心劍之術只是皮毛而已,不過就算只是皮毛也足以讓人驚艷。」又是一名宗主輕聲笑道。

風太蒼雙眸虛眯,目光停留在光幕中的那道白衣身影上,而後也是輕聲道:「未及弱冠之齡就有如此實力,難怪風無忌王者曾言此子堪稱劍域第五傳奇…」

第五傳奇!

聽到這句話,大多數宗主眼瞳都是一縮,整個劍域中有修行者將近百萬,然而能夠堪稱傳奇名號的人也屈指可數。只有石軒這些人,不過想到半月前,琅琊宗那方出現的宗師劍意,他們也就釋然,單單這一點,蘇敗就有資格擔得起傳奇名號。

「風無忌王者都如此評價,這傳奇之名註定屬於蘇敗,楚歌宗主真是好福氣,一宗兩傳奇。」回過神後,大多數宗主都是對著楚歌恭賀。「這兩大傳奇若是成長起來的話。至少也是王者…」

「這世間不乏天才,也不乏中途夭折的天才…他們要走的路還很漫長。」楚歌笑著道。

「只可惜,這蘇敗的修行時間尚短,修為只是先天一重境界而已。比起皇玄夜和末浩日之流都有些差距。更不用說是石軒。想要擠進前三都有些難度。」冰魁皮笑肉不笑道,他的目光停留在下方的一道光幕上,語氣中有著掩飾不住的驚嘆。「才短短數月的時間,皇玄夜師侄已經突破瓶頸踏入先天五重之境,這份天賦,比起四大傳奇也不遑多讓。」

「咦…」

說到這裡,冰魁口中突然發出一道輕咦聲,只見在正下方的光幕中,皇玄夜凌空虛踏,如同不可侵犯的神明般微微低頭,俯視著下方被鮮血淌紅的地面,冷冷道:「這等實力也敢來參與劍域大比,琅琊宗還真以為劍域大比只是過家家,誰都能來參與。」

話音未落的剎那,一道道凌厲無比的劍氣在皇玄夜周身蕩漾而現,凝聚成劍影向著下方的身影呼嘯而下。

噗!

血光迸現,那是骨骼與血肉斷裂的聲音,數道斷臂拋天而起,血霧瀰漫。

躺在地面上的琅琊宗弟子皆是哀嚎而出,怒目望著半空中的皇玄夜,神情猙獰。

「怎麼?難道就允許你們琅琊宗的蘇敗斬斷我大炎皇宗弟子,我就不能以其人之道還之彼身,你們要怪就怪蘇敗,今日我只是為大炎皇宗討點利息而已。」皇玄夜的聲音像是來自九幽地獄般,寒冷的讓人靈魂都要顫抖,他輕輕拍著衣袖,眼角餘光掃過遠處面色慘白的其他宗弟子,道:「我數三息,三息過後有人還留在這裡的話…」

唰!唰!唰!

話音剛出,殿中就泛起道道光華,這些光華將地上的琅琊宗弟子和一旁的其他宗弟子傳送出劍殿。

見狀,皇玄夜方才滿意的笑了笑,轉過身向著黃金鐵門走去,同時輕聲喃喃道:「蘇敗,真希望在第二層偏殿中就能遇見你…」

殿宇上空,大多數宗主眉頭都是一皺,低語道:「只是普通的切磋而已,皇玄夜下手未免太狠了…」

「明明已經分出勝負,又何必將事情做絕,琅琊宗這些苗子天賦不錯,可惜失去一臂,今後潛力也就那樣了。」

聽著這些低語聲,一直在閉目養神的皇訾炎徒然睜開雙眸,神情略微有些愧疚的對楚歌拱拱手道:「楚歌宗主,抱歉了,我也不知道這小子會做出如此極端的事情,待到此次大比結束後,皇某親自帶著犬子前往琅琊宗道歉…」

楚歌面色倒是相對的平靜,語氣也不起任何的波瀾:「切磋難免會出現這樣的情況,只是希望這樣的事情不要再發生…」

相比楚歌的平靜,琅琊宗其他弟子就顯得憤怒無比,特別是見到這些捂著斷臂出來的同門師兄弟時,各個眼都紅了。

「太過分了,大比規則明言規定在比斗中不能下殺手,這皇玄夜公然蔑視規矩……」

「應該取消他的參賽資格,同時還要受到制裁才行。」

楊修面目猙獰,望向李慕辰,低聲道:「首座。」

「靜觀其變。」李慕辰淡淡道,其眼神卻是冰冷刺骨,顯然皇玄夜的此舉也是讓他憤怒無比。

「嘖嘖,拳腳無眼,切磋中難免會出現這樣的事情,用得著這麼激動,再說我皇玄夜師兄已經手下留情,如果他真要趕盡殺絕的話,這些人還能走出偏殿嗎?」

「就是,多大點的事情…你們琅琊宗如果連這點心理承受能力都沒有的話,我勸你們還是儘早棄權。」

伴隨著琅琊宗弟子憤怒的聲音響起,大炎皇宗弟子也紛紛出言,他們眼神中充斥著譏諷和戲虐,特別是昔日被蘇敗斬斷臂膀的修行者,各個一副解恨的神情。

聽著四周的喧嘩聲,楊修臉色漲的通紅,他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