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最強劍神系統 >第四百九十六章 對峙

第四百九十六章 對峙 (1/2)

小說名稱《最強劍神系統》 作者:皇楓  更新時間:2014-08-03 07:51  字數:3622

「滄月劍子…」

這道聲音彷彿帶著某種莫名的魔力,使得在場的喧嘩聲竟是死寂下來,而後無數名修行者紛紛抬起頭向著天際盡頭望去,一道璀璨如銀月般的光芒撕碎朝陽而來。

在這道光芒中,眾人隱約間可見到一道纖細優雅的身影。

待到光芒緩緩消散時,這道纖細優雅的身影漸漸清晰起來,是一名拖曳著銀色宮裙的少女,她擁有著完美無瑕的容顏,這種美並非是世俗的美,而是美的不帶人間煙火,讓人有種人有自慚形穢的感覺,彷彿世間所有的美好事物在她面前都要黯然失色。

而比起她這禍水般的玉容,更讓人醒目的是她的雙眸,琉璃炫目的雙眸如皎月般精緻,讓人有種忍不住沉醉在其中無法自拔的感覺,只是在這雙眸中,只有那種如水的淡漠,讓人感覺到一種遙不可及。

凌空虛踏,少女迎風而行,曲線朦朧的玉體在銀色宮裙下若隱若現,動人心弦,但卻讓人生不出任何的邪念,少女皎月般的眸子輕輕眨動著,她的目光沒有在任何人身上停留,彷彿這世間沒有什麼人能夠引得她停眸凝視。

在場的目光,都是隨著她的蓮步而移動著,就這樣,這道倩影一步步的向著石台走去,只是她走向的石台並非是庄夢閣的石台,而是琅琊宗的石台。

皇玄夜目不轉睛的盯著這道玲瓏曼妙身姿,他眼中有著掩飾不住的狂熱和佔有慾,只是當他看到這道倩影走向琅琊宗所在的石台時,他眼中的狂熱迅速被一抹陰沉所取代。

「素紅塵說的對。才半年的時間而已,這妮子的變化還真大…」

石台上,蘇敗的目光盯著那蓮步輕踏,黑髮輕舞的少女,心中也是忍不住的輕吸口氣。記憶中的少女很美,同樣也美的動人心魄,然而她那玉容上卻有掩飾不住的稚氣,而如今的少女,她好似已經脫去了所有稚氣,綻放出所有的美麗。

最讓蘇敗有些詫異的是。在這道嬌軀內,有著一股極端恐怖的力量波動若隱若現,這股力量波動竟是不亞於先天境的修行者。

「我以為你死在那個地方,害的我都偷偷抹了好幾次眼淚…」

就在蘇敗打量這道倩影的時候,半空中的少女也向著他望來,那素來安靜的猶如深潭不起波瀾的眸子中泛起些許光澤。而她的唇角輕微揚起,輕輕淺笑,這一笑如仙葩綻放,極其燦爛,頓時讓天穹盡頭處緩緩升起的旭日失去色彩。

如同天籟的聲音傳來,非常的動聽,但蘇敗卻在其中察覺到了一抹難以掩飾的激動。看著眼前款款而來的美麗少女,蘇敗嘴角同樣泛起一抹笑意:「你知道,我的命可是比茅坑裡的石頭還要硬了…」

「幸好你回來了,原本我還打算前去那鬼地方給你挖屍。」美眸眨了眨,滄月盯著那張比起半年前少了些青澀,多了些成熟的面龐,旋即她竟是伸出雙臂對著眼前的蘇敗攬了過去。

一股幽香之味湧上蘇敗的鼻尖,蘇敗雙臂下意識的張開,而後一道彷彿柔弱無骨的嬌軀如同水蛇般黏在蘇敗的懷中。

如此近距離望著這張曠世容顏,感受著周身傳來的觸感。就算是蘇敗,此時的呼吸也出現一絲急促,不過他的眼前卻始終很清明,苦笑道:「你這不是給我拉仇恨,原先那些人就恨不得將我碎屍萬段。如今恐怕都有種啃我的肉飲我血的想法了。」

滄月貪婪的嗅著那熟悉的味道,聽到這句話,她眼波流轉,娥眉輕挑,笑容燦爛道:「你也太高估了我的魅力…」

太高估了?蘇敗可是清晰的察覺到,四周頓時有著無數道敵意的目光向自己投射而來,其內涌動的寒意更盛,冷冽刺骨。

而此時,望著那兩道靜靜相擁的兩道身影,整個天地彷彿陷入死一般的寂靜,他們都未想到往日里清麗若仙,淡漠如水的少女竟是會做出如此大膽的舉動,而那些原本對滄月還抱著些許幻想的青年才俊皆是面露苦澀的笑意,一時間,整個天地中彷彿有著無數道心碎的咔嚓聲音響起。

在百餘米開外,原本臉上噙著優雅笑容的皇玄夜,在此時,他臉色終於變得猙獰起來,雙手緊攥,青筋起伏,甚至一股極端恐怖的波動在他身上蕩漾開來,彷彿像一刻炸彈般,隨時都會爆炸開來。更加

同時,在天羅宗的石台上,末浩日見到這一幕,臉龐也是忍不住的有些抽搐,對於蘇敗和滄月的事情,他也只是有所耳聞,心中還存在著些許僥倖,而如今見到這一幕,他知道如果還看不出這二者關係的話,那他就是純粹的傻子,他可是知道這少女有多驕傲,驕傲的甚至連望自己一眼都未曾有過。

「這果然是個看臉的世界…」末浩日輕嘆道。

「末浩日師兄,他們兩個郎才女貌你就不要去摻合這一腳了。」王瑤鑰黛眉也是微微蹙了蹙,對於滄月這個人她並不陌生,甚至經常聽天羅宗的弟子提起,但她卻很少見過滄月,而如今看來,這少女的容貌氣質,即便是她,心中都是忍不住的有一絲挫敗感,這少女太完美了。

「瑤鑰師妹,難道你不覺得她和我般配嗎?」末浩日的目光,在滄月出現時便是凝固在那道曼妙的背影上,當聽到這句話的時候,他方才轉過頭,伴隨他的聲音,有些低沉和不甘的蕩漾開來:「這次劍域大比,我會告訴蘇敗,到底誰更適合她。」

看著前者眼中的執著和堅定,王瑤鑰竟不知道說些什麼,她同樣是女人,她知道,在這個世界上。大多數女人或許喜歡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