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最強劍神系統 >第四百九十章 宗匠之別

第四百九十章 宗匠之別 (1/2)

小說名稱《最強劍神系統》 作者:皇楓  更新時間:2014-07-29 10:38  字數:3461

萬丈霞光籠罩了整個天穹,整座古峰有著淡淡的劍吟聲響起。

這道劍吟聲猶如萬千雷霆轟鳴,將這萬丈霞光轟碎,在其光幕上撕裂出一道裂痕。

「埋劍冢封印後就成為我琅琊宗的禁地,此地往日里也只有宗主又資格前來,就算是我也有數十年的時間未踏及這座埋劍冢。」李慕辰輕聲道,其身形驀然一踏,化作流光向著裂痕直掠而去,眨眼間便出現在光幕的正下方。

蘇敗目光在光幕上停留數息,而後也是動身走進光幕中。

「這是風水之禁,利用大地靈脈布置而成,比起劍陣更加的玄奧和詭異。」李慕辰解釋道。

「風水之禁?」聽著這個相對陌生的詞語,蘇敗眉頭微皺,不禁想起了西門求醉,輕聲問道:「我記得西門師兄在棋痴前輩那裡修習風水之術,這風水之術到底是什麼?」

「大荒世界百族林立,萬朝逐鹿,無數宗門統御一方,其修鍊之道也是千千萬萬,而這風水之術便是修鍊之道中的一種,通常修鍊風水之術的被譽為風水陣師。」李慕辰雙手結出一道印記,上方光幕上呈現出來的裂痕以一種極端恐怖的速度閉合起來,而後,他才出聲道:「風水陣師的修鍊方式十分古怪,他們遊走於天地間,尋大地山脈之力修行…」

「大地山脈之力?」蘇敗眼露困惑。

「至於為何大地山脈之力?你可以認為大地山脈之力是類似於天地靈氣般的存在,這種修鍊方式對修行者的資質和身體都擁有極為苛刻的要求,加上這一途的修鍊困難無比,因此,風水陣師在末劍域中幾乎絕跡。」李慕辰解釋道。旋即好似想起了什麼,輕笑開來:「按照棋痴前輩的說法,西門胖子在風水之術的天賦資質不錯,他若是能將風水之術修習成功,今後定能問鼎末劍域強者行列。」

「不過以西門師兄的性子,他若是想修習這風水之術,可要付出些許苦頭了。」蘇敗輕笑道。

「半月前,我曾去過一次劍碑樓。那時見過棋痴前輩,聽他講。小胖子在風水之術上的天賦確實不凡,算是初步踏進風水之術的門檻。」李慕辰指著前方的古老大殿,輕笑道:「先不說西門小胖子的事情,就說說眼前這座埋劍冢,我想你應該對於宗主為何要讓前往此地有些困惑,我也不賣關子了就直接說了,這座埋劍冢中不單單埋葬著末劍域強者和天才翹楚的劍器,同樣還埋葬著蘇贏的劍器。」

「我父親的劍器?這就是今日你我來埋劍冢的目的?」蘇敗身形緩緩落地,落在古老大殿前。一股荒蕪蒼涼的氣息立即撲面而來。

「嚴格意義上而言,不是你父親的劍器,而是你父親封印在劍器中的劍意…昔日那一戰,蘇贏以一己之力戰十餘名道基境強者,若非最後有王道境強者出手,他或許就不會隕落。而在隕落的時候,他曾將自己領悟的劍意封印在自己的劍器中。」李慕辰眼中露出些許追憶之色,神情有些漠然,直至半響後才繼續道:「而蘇贏隕落後,宗主就將那柄劍器埋葬在這座埋劍冢中,今日,宗主讓我帶你前來就是為了讓你繼承這座埋劍冢,繼續埋劍冢中屬於蘇贏的劍器,既是繼承劍器中的那道劍意?」

「繼承劍意?」蘇敗神情微怔,他沒想到李慕辰今日帶他來會是這樣的目的。

「嗯。蘇贏將劍意封印在劍器中的手法並非是普通的手法,如同類似於劍意傳承台那樣的手法。你只要得到蘇贏的劍器,就可以去領悟劍器中的那道劍意。」李慕辰輕聲道,語氣中有著掩飾不住的羨慕,「比起劍意傳承台上的劍意,蘇贏那柄劍器中的劍意更加的不凡,雖然劍意級別未達到宗師劍意,不過也差點半步踏入皇者劍意級別…以你的資質若想領悟那道劍意,應該不難。」

「走吧。」李慕辰話音剛剛落地。他步伐就已經邁動,向著古老劍殿直掠而去,蘇敗反應過來後也只能迅速的抬步跟上,眼中露出一抹古怪的神色,讓我領悟蘇贏的劍意?

整座古殿顯得死氣沉沉,枯萎的樹藤纏繞在石柱的兩側。

在蘇敗即將踏進古殿之門的剎那,一道凜冽刺骨的寒意撲面而來,彷彿有著萬道劍峰直指他的皮膚。

蘇敗抬起頭來,望向前方。

這座古殿空曠無比。內部結構也是非常的奇特,沒有任何的石柱和雕塑。正中央處,只有一座石台。

這座石台比起古殿本身更加的氣勢恢宏,匍匐於正中央,猶如遠古凶獸般,一股驚天的凶煞之氣瀰漫開來,使得整座古殿壓抑無比。

讓蘇敗在意的並非是這座石台,而是石台上,那密密麻麻的劍器。

這些劍器的樣式不一,有短劍,有長劍,有巨劍,也有斷劍,其劍身上都是布滿著青銅銹綠,望上去如同一柄柄廢劍,其上沒有任何的鋒芒,然而那一股股驚天的凶煞之氣卻是來自這些劍器。

蘇敗的目光不緊不慢的掃過這座石台的劍器,在其劍柄處,他注意到,一條粗壯如胳臂大小的鐵鏈將這些劍器的劍柄纏繞住,將這些劍器死死的鎮壓在這座石台上。

「這鐵鏈名為封劍鏈,你別看這鐵鏈看起來普通,然而就是這道鐵鏈將這些劍器中的劍氣和劍意給封印住,一旦撤開這道鐵鏈的話,這些劍器中蘊含的劍氣和劍意都會洶現出來…」李慕辰右手微抬,指著石台的正中央處,比起四周密密麻麻的劍器,那裡就顯得格外的空曠,只有一柄劍器,「那柄劍器就是蘇贏昔日的佩劍,名為第五劍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