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最強劍神系統 >第四百八十七章 劍痴者,劍必極致

第四百八十七章 劍痴者,劍必極致 (1/2)

小說名稱《最強劍神系統》 作者:皇楓  更新時間:2014-07-25 23:05  字數:3447

琅琊劍閣屠榜事件,最終以蘇敗佔據榜首之位的結果而落幕。水印廣告測試水印廣告測試

誰也沒想到蘇敗居然會在最後進入第九層,超越皇玄夜佔據榜首的位置,對於這件事情,大多數大炎皇宗弟子都是質疑這琅琊劍塔的公平性,認為蘇敗能夠進入第九層絕對是琅琊宗在幕後操控,否則以他的實力都能進入第九層,那麼皇玄夜豈會止步於第八層?

「沒有真正的實力來支撐的盛名終究只是泡沫而已,看似璀璨奪目,但終究經不起衝擊,待到劍域大比時,一切都會浮出水面…」

「琅琊宗那些人只是自欺欺人而已,熟不知捧得越高摔的越慘。」

各種言論在大炎皇宗弟子中盛傳開來,而後流傳在劍域二十五宗,對於這樣的言論,琅琊宗倒是沒有去理會,甚至不屑去理會,比起這個,他們更關心的是蘇敗居然能夠以先天一重的修為擊殺第八層的鎮守者,進入第九層。

青幽的琅琊劍殿內一片死寂,楚歌端坐在首位,他的目光靜靜的望著站在下方的李慕辰,過了很長時間後,楚歌方才緩緩開口,面孔上難得泛起一抹笑意:「第九層,我記得這小子才是先天一重的修為,竟是將先天四重左右的蘇贏虛影給擊敗,比起他老子,他優秀的可不像話……」

「第八層試煉層雖然只模擬出蘇贏當初試煉時的實力,但無論是劍瞬止水還是萬神劍劫都是被劍塔所模擬出來,擁有這二者,那道虛影展現出來的實力可是不亞於普通的先天五重巔峰,而那小子居然能夠將之擊敗。」李慕辰有些唏噓有些驚嘆道。

「你我先前還是低估了這小傢伙的實力…現在我已經有些迫不及待看到這小傢伙成長起來的實力,以他如今展現出的潛力,今後的成就定當超越你我的想像。」鬢角的白髮隨風搖曳。楚歌雙目露出些許期待,不過他好似想起了什麼,又是輕微一嘆,「只可惜。蘇贏當初的劍瞬之法未曾流傳下來。否則,我琅琊宗又要多出一門頂級身法。」

「就算劍瞬之法流傳下來。我琅琊宗內又有誰能夠修習?宗主莫非忘記昔日您曾向蘇贏討教過劍瞬之法,以您的資質尚且無法領悟劍瞬之法,更何況是宗內修行者。」李慕辰搖頭輕笑道,不過想起劍瞬之法。他眼中也有一抹惋惜之色顯現,作為那個時代的人,他可是比誰都清楚這劍瞬之法的可怕。

「或許我無法領悟劍瞬之法,可是那小傢伙卻可以…」楚歌輕笑道,「那小傢伙現在在何處?」

李慕辰輕聲應道,「在天樞閣中,他在此次的劍塔試煉中應該有所領悟。聽天樞閣弟子講,他一出琅琊劍閣就直接前往天樞閣閉關。」

「戰鬥永遠是最好的修鍊方式,而所謂的天才就能夠在戰鬥中使自己儘可能的進步。」楚歌微微點頭,驀然起身。向著殿後走去,只是在他即將走進後殿的一剎那,他身形略微一頓,有些沉默,最終還是開口道:「待到他出關後,你便帶他前往埋劍冢,當初他父親留下的東西,他如今也有資格繼承了。」

聞言,李慕辰身形微顫,略微有些遲疑後,還是緩緩開口道:「您當初不是說過那份傳承是要給楚修?」

「他比起楚修更有資格繼承…畢竟,那是他老子留下來的。」楚歌的聲音在殿中蕩漾開來,他的身形已被無盡黑暗所吞併。

李慕辰則是站在原地許久未動,直至整座劍殿再次陷入死一般的寂靜時,他方才輕笑開來:「以蘇敗的資質應該能夠領悟那道劍意…想必再過些時日,蘇贏的劍意就會重現末劍域。」

餘音尚在,李慕辰身形化作一縷青煙消散。

天樞閣,後峰,一片萬仞懸崖處。

一道身影如長槍般筆直,站立於雲海之濱,其下便是一望無際的懸崖深淵,而前方則是翻滾無際的浩瀚雲海。

而這道身影自然是蘇敗,蘇敗目光遠眺望著那不見盡頭的蒼茫雲海,心境在此時如同一灘死水般不起波瀾,然而在他平靜的眸子中,隱約間有著劍芒流轉,彷彿在這深邃的眼眸深處,隱藏著兩柄絕世利劍,隨時都會破空而出,鋒芒畢露。

就在這時,一道清風自下方的深淵中吹拂而起,整片天地間的雲海竟是翻滾而起,聲勢浩大。

而蘇敗的身影在此時也是一動,他御空而行,凌空虛踏,單手握住背後的鐵劍,鏗鏘一聲,整個人勢若游龍般衝進雲海中,隨著他身形動,一道道悠揚無比的劍吟聲在雲海中響徹而起。

而後,那翻滾的雲霧竟是化作風雪搖曳而落。

眨眼間的功夫,整片天地猶如披上了一層銀裝素裹,白茫茫一片。

而在這風雪中,一道白衣身影持劍而行,蘇敗雙眸緊閉,他的心神完全沉浸在唯寂劍意中,昔日在系統幻境中所見到的那一幕幕再次湧上他的心頭。

「恭喜宿主劍神一笑熟練度+1」

偶爾感悟的時候,蘇敗手中微垂的鐵劍便已徑直刺出,劍光撕裂雲霄而現,而又隱匿於風雪中,殺機瀰漫。

「明明已經接觸到那道門檻,卻始終無法邁出那一步。」蘇敗雙眸中的光芒在風雪中黯淡下來,他揮舞出的劍停落在半空中,整個身體如同雕塑般站在風雪中,一動未動,目光緊盯著手中的鐵劍,「我到底缺了什麼?我入系統幻境知西門吹雪一生,知那種遠山冰雪般寒冷的寂寞,知那種冬夜裡流星般孤獨的寂寞,至今為何未能領悟其劍意真諦?」

雲霧朦朧,蘇敗的目光也漸漸變得迷茫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