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最強劍神系統 >第四百七十九章 神秘的鎮守者(上

第四百七十九章 神秘的鎮守者(上 (1/2)

小說名稱《最強劍神系統》 作者:皇楓  更新時間:2014-07-18 04:45  字數:3365

氣勢恢宏的劍塔如巨獸匍匐於天地間,磅礴威壓自其內滲透而出,而就在此時,一道路曜日般璀璨奪目的光芒自劍塔第五層間衝天而起,照耀萬丈天地。

這道光芒鋒利如刀,狠狠的刮向琅琊宗弟子的心頭,各個面沉如水。

「才短短兩時辰的功夫而已,皇玄夜師兄竟然已經進入劍塔第五層,諸位,今日看來皇玄夜師兄不僅僅要超越楚修傳奇佔據榜首,甚至有機會攻破這座琅琊劍塔。」

「嘖嘖,我曾聽聞過,這座琅琊劍塔就算是楚修傳奇也未曾進入第九層…」

望著面沉如水的琅琊宗等人,剛剛安靜下來的大炎皇宗再次狂呼而起,一臉戲虐之色。

「此子確實不簡單…」老者凝視著劍塔上空那道漸漸潰散開來的光芒,輕微一嘆:「按照他這種速度,或許今日他還真有機會進入琅琊劍塔第八層。」

……

時間,在昏暗陰森的劍塔中悄無聲息的流逝著,蘇敗轉身望著其後那堆積如山的凶獸屍體,眉宇間露出些許惋惜,這些凶獸若真實存在的話,那麼貢獻點應該十分的豐富。

「這種方法固然可以加深我對劍意和劍技的掌控,不過就是太耗時間了,再耽誤下去的話,試煉塔估計就要關閉了。」蘇敗緩緩收回目光,其雙指卻是飛快的揮動起來,夢幻的指影在他身前顯現,而後,一道道玄奧無比的劍印就在他的指尖凝聚而出。

這一剎那,整片天地間的靈氣好似都有種沸騰的跡象。

而就在此時,高亢的啼鳴聲劃破天際而來。一道道颶風在天穹盡頭處橫掃而出,而後密密麻麻的虛影猶如蝗蟲般向著蘇敗所在位置直掠而來。

顯然,這第四層的試煉幻境就是眼前這些數不勝數的妖禽。

「半步天罡級別的凶獸…」

蘇敗抬眸望著那直掠而來的虛影,他修長的手指凌空一點,只見得那盤旋在半空中的劍印重合起來。而後化作一道龐大的劍陣掠出,劍陣掠過處,可怕的天地靈氣風暴在其後顯現而出,最後在蘇敗的注視下,與那俯衝而下的妖禽轟撞在一起。

嘩!嘩!

儘管只是普通的劍陣,然而展現出來的威力足以輕易轟殺這些妖禽。一道道身影自靈氣風暴中搖曳而下,整片天地彷彿飄起了一場血雨。

「大荒劍囚指的修鍊果然能夠鍛煉到雙手,才短短半月的時間,我手速竟是再次提高不少…」鯤鵬風翼自蘇敗後背處展現而出,凌空虛踏,蘇敗雙手再次結印。一道道劍印在他的指尖處飛快凝聚,而後形成劍陣襲殺而出。

半刻鐘後,血色沙原上空已不見任何的妖禽虛影,而下方,近乎已經被妖禽屍體給鋪滿,蘇敗已經忘記動用多少次劍陣,斬殺多少次妖禽。「接下來應該就是第五層了,琅琊劍塔前四層的試煉都是最為基礎的試煉,而後五層的試煉才是最難的試煉…」

陰風乍起,吹起搖曳於天地間的血花,而後,整個天地漸漸暗淡下來,直至陷入無盡的黑暗中,蘇敗的身影也被這種黑暗所吞噬,與此同時,劍塔外。一道璀璨的光芒衝天而起。

「第五層…蘇敗領袖他也進入第五層了,這下子總算是趕上了。」盯著上空那道涌動的光芒,談書墨如釋重負的暗鬆口氣,然而就在他話音剛剛落下的剎那,又一道光芒在劍塔第六層上衝天而出。

「是第六層。」素紅塵貝齒輕咬。她眼中的狂喜還未湧出就被這道光芒所掩蓋。

「皇玄夜師兄威武。」

「痴人做夢,想趕上我皇玄夜師兄,你們琅琊宗蘇敗永遠只能在後面仰望我皇玄夜師兄的背影。」諸多大炎皇宗弟子再次狂呼而出,同時也不忘打擊一旁的談書墨等人。

只是在他們話音剛剛落下的剎那,那剛剛暗淡下來的劍塔六層再次爆發出一道璀璨如虹的光芒。

「這怎麼可能?他才剛剛進入第五層試煉塔,怎麼才短短數息內就進入第六層試煉塔。」

「作弊,這絕對是作弊。」這些大炎皇宗弟子皆是忿忿不平的望向老者,顯然在他們看來,皇玄夜尚且用將近半刻鐘左右的功夫才解決第五層試煉,而後者居然用數息的功夫就解決掉,這二者間的差距未免太大了。

面對這些人的質疑,老者直接無視,雙目直勾勾的盯著那道漸漸潰散開來的光芒,而後才輕嘆道:「第五層的試煉是千餘名天罡境修行者結成一道大陣…若單論修為的話,天罡境的力量在先天境前幾乎可以忽略不計,不過那道大陣確實將千餘名修行者的力量匯聚在這一起,其攻勢凌厲無比,就算是先天境也要暫避其鋒芒。」

「不過在先天境的劍陣師前,這道大陣的威力就完全體現不出來…」悲戀歌輕笑道,語氣帶著些許複雜,他當初在這第五層中可謂是吃盡苦頭,死了不下上萬次,而為了攻破這第五層,他可是足足用了將近三月的時間才摸索出一些經驗,而後者居然在短短數息間就攻破。

「接下來就是第六層…按照這種速度,蘇敗領袖和皇玄夜還真有機會在劍塔關閉前進入第八層。」談書墨雙手緊攥著,目光卻是轉向悲戀歌,輕聲問道:「我記得領袖你就是止步於第六試煉層…這第六試煉層難道就那麼難?」

「以前或許不是很難,不過在那三人進入第七試煉層後,這第六試煉層的難度就已經遠超以往。」悲戀歌轉身望向遠處矗立的石劍,儘管烈日高照,然而石劍上湧出的光芒依舊奪目刺眼,特別是那三道位於雲端間的名字,而悲戀